星期四, 5月 01, 2008

[限制級洨言洨語]誤交損友,一生不覺

過去數年,我認識的不少涼濕液莠良師益友,其高風亮節都僅限於嘴砲層面上的,例如「小心我給妳一點顏射顏色瞧瞧」、「看我對妳洨以大液曉以大義」、「可惡!妳竟然不肯陪我打砲!自己出門!難道要我自己一個人手淫守營嗎?哼,但出門請別忘了帶淫具營具啊!XD」、「幫我把那個鋼塞放回去呀!」、「他是我肛交剛交到的網友」、「燃燒吧!我的小宇宙!」等等。

事隔多年,達爾文的「進化論」在這些人身上,都得到了具體的解釋,像:

一、「水球,我每天上床前都是處男,而我的夜夜都是第一次。XD」

二、「水球,我每晚都會失身,但起床後就是處男了。XD」

三、「水球,我每早起床都是處男,但...過十分鐘馬上就失身了。XD」

結論:本痴漢果然出淤泥而不染啊...(把酒臨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