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14, 2010

差不多也該談談AMD這十多年來的x86微架構發展史了

昨天晚上一邊翻著磚塊、一邊看硬碟裡面,從學生時代至今,存放十多年堆積如山的PDF(目前21.6GB,當兵期間經歷過一次大滅絕)、一邊回顧自己過去數年來屢次大刺刺刊載在雜誌上的個人觀點(等價交換約數十萬稿費)、再一邊想到凌晨兩點多搞到遲遲無法入眠(結果上班狀況還真不是普通的差...),看在AMD Bulldozer和Bobcat終於問世的分上,也差不多該是對AMD的x86 CPU發展史,與Fusion大戰略,班門弄斧野人獻曝附贈痴漢裸奔的時候了。

工作壓力越大,反而越能激發靠著週末大清早起床長篇大論以逃避現實...呃,紓解煩悶的動力。我慢慢可以體驗Pat Gelsinger在Intel期間,明明忙得要死卻可以天天上教堂演講還拼命寫書的心情了。人總是要在極限狀態才能被激發出無窮的潛力。

不過離開iThome近三年,在產業界享受刺激生活兩年多而人間蒸發銷聲匿跡下落不明,應該不會有多少人記得「痴漢水球」到底是誰了吧,哈哈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