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14, 2010

[正經版] 我對Google「義舉」的想法

講白了,如果一家公司,為了爭取某個潛在大客戶的生意,對方卻藉此對你提出諸多不合理的要求,例如要你提供其他客戶的機密資料及設計,或著千方百計的透過不正當手段,利用你想做他們案子的弱點,傷害你既有客戶的權益,影響他們的出貨,擺明壓榨你去扶植自己旗下的事業,那你要不要為了這個潛在客戶,去犧牲掉你辛苦建立的商譽和眼前現有的營運?

老實講,姑且不論中國和其他華人世界的憤青,我相信台灣一定不乏對Google嗤之以鼻,嘲笑「好端端的中國市場放在眼前、Google卻拱手讓人」的「菁英份子」,但他們絕對不曾想過,上網看不到「危害祖國統一」的內容還不打緊,假如Google一路退讓,北京食髓知味,哪天變成中國政府逼迫Google交出你的資料,認定你是反動份子,想要整肅你,讓你被中國政府逮捕送去勞改,你還會笑的出來嗎?過去已經有一個Yahoo的前例了。

即使台灣全島從765萬票後,就擺出一副急於和偉大祖國統一的饞樣,連美國都出現乾脆放棄台灣這個「芬蘭化」盟邦的聲音,看似台灣被祖國統一只是一步之遙,但對自認高級到一旦隔壁鄰居失火也絕不會燒到自己身上傷到絲毫寒毛的貴族階級來說,寫再多都是狗吠火車的屁話。

台灣還真不乏此種寄望被統一後就能在中國吃香喝辣躺在床上爽的頂級人才,尤其在今天的年輕陰莖... 精英世代更如過江之鯽,害我都自慚形穢,深感自己的無能無知與競爭力的不足,台灣真的有救了,福氣啦。

但回過頭來,美國政府到底在幹什麼?自己本國企業在國外遭受侵害和不公平待遇,就應該以國家對國家的立場去替爭取權益,而不是國會關起門來辦聽證會公幹這些在中國投資的公司「缺乏道德」,對北京卻一個屁都不敢放。想想真是蠻悲哀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