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9, 2012

[印度流浪] 水球的印度巡禮(一):不知所云的序言

今年上半年實在太慘烈了,加上一月新春北海道大發浪和四月底的東北櫻花背包行,等於平均一個月就出國一次,裡面還包含兩次天殺該死讓我快沒命的印度流浪。如果不是為了工作,我想根本不會有太多人吃飽太閒沒事就跑去這個和台灣時差兩個半小時的軍事力過剩之咖哩大國。

更慘的是,印度人常吃的「咖哩」才不是台灣人習以為常、長期被日本人洗腦後的樣貌。印度教不吃牛肉,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一億多回教徒不碰豬肉,對我這種年過三十、體型難以抵抗地心引力誘惑的肉食動物,實在是太殘忍的虐待。

不過說來也好笑,台灣一票人沒事幹跟著香港人嘲笑人家是「印度阿三」,但印度阿三卻早已實現台灣人最夢寐以求的新興產業:世界最大資訊服務出產國、世界最大藥品出口國、世界第二軟體工業國、世界頂尖衛星生產國、世界最大茶葉出口國、甚至還是世界電影產量之冠...連通訊技術都非常強勢,諸如此類重大成就,族繁不及備載

印度軍事力量可與中國分庭抗禮,不僅擁有「可能是」全亞洲最強的空軍,更建立獨立自主的高性能火箭、核武及彈道飛彈技術(只不過當初領土沒分好,幹嘛為了一個巴基斯坦「殺雞用原子彈」?)。烈火五型這麼響鐺鐺的貨色,整個計畫只花4.86億美金就可搞定,真是太神奇了。

一個民族心靈長期被種性制度文化禁錮、社會階級差距大到難以令人想像的次大陸,能被公認是「內部安定的民主國家」,箇中必有其神奇精妙之處,絕非「印度神油」即可解釋。假如中國內部淪落至此,老早就殺聲震天了。

所以我這個不學無術的台灣浪人,將開始瞎子摸象、以管窺天,效法天龍人崇尚的高級價值觀,實踐本山人一以貫之「姦淫擄掠放火殺人順便教導路人做人處理之道」,臉上掛起營業式的微笑,強忍那跳動的眼皮與抽搐的嘴角,假裝「理性」「冷靜」的訴說我對印度的觀察,請多多死掉,夜露死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