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5, 2013

怎樣的死忠選民就會選出怎樣的垃圾總統

內鬥內行的遠因
馬英九執政說有三神器,「媒體、司法、689」,其實說穿了問題就是在這個被稱呼689的群體,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先預設立場,用個人主觀道德去主宰應該要客觀處理的政治問題。  
說一套做一套的兩套標準,每一件事情都要對人不對事,這種儒教精神的傳承,終於可以在馬英九身上,看到在現代社會的最大體現。  
民主機制是要拉下做不好的現任者,而非選上一個萬能的聖王,先預設了其他人全部都是爛人,拿到選票含血含淚也要投某個人,明明現狀已經夠慘不忍賭,還要選擇「再相信他一次」,這種人沒什麼資格去說,自己不是兩套標準,只對事不對人。
我發現太多太多的人老是拼命替馬的無能找藉口,整天自慰慰人、天天八年遺毒、還反觀民進黨blah blah blah,送給他765萬票(幹的五五六六還有689萬)、超過半數的國會席次、又身兼黨主席,事情還是做不好,每次出包還要跳出來酸大家只會罵他,現在難道還要支持他藐視憲法干預司法踐踏國會變項搞獨裁統治?你們到底是投票選性幻想的偶像還是替人民服務的總統啊?

我只能講,怎樣的死忠選民就會選出怎樣的垃圾總統,事後回顧,我也漸漸從身邊一個一個列為拒絕往來戶的「朋友」身上看到類似馬英九的特質:一切只有自私自利、自我感覺極度良好、滿口道德輕蔑法制、鼓吹人治大於法治,對於歷史完全無知、論述毫無科學精神,諸如此類,不勝枚舉。然後他們至今堅定支持馬英九的理由,還是只有那句:捍衛「價值觀」,雖然我實在看不出來他們誓死保衛的東西有任何價值。

照理說,馬英九要鬥倒王金平,合理的手段是:透過媒體爆料立法院長涉及司法關說,等到議題慢慢發酵、輿論出現院長不適任、順便世代交替的聲音,再假裝被逼的不得不動手,但這次卻如此匆忙揮刀,如果不是有「時間壓力(服貿、核四)」,就是心理明白柯建銘這個案子,根本是玩不下去的冤案。笑話,當檢察官是笨蛋、一再而三的上訴根本打不贏的案子、跟自己的績效開玩笑呀?

反正我已經受夠了,9/29,一定上街。但我絕對不會像那票白爛紅衫軍一樣天真的以為喊一喊馬英九就會「因為民主的力量」自己下台,一定會用手上的選票,一票一票的去剝奪這位總統的權力,非常期待明年的七合一選舉會有什麼有趣的結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