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04, 2015

[2015/02/04] 過往的結束才是新旅程的開始(註:水球絕大多數日本發浪只有六天)

早上六點多醒來,在床上垂死掙扎十幾分鐘後,還是換上浴衣、穿上木屐,在淒風苦雨中啪嗒啪嗒地走向城崎温泉的第七個外湯,城崎温泉全體外湯制霸就此大功告成、功德圓滿...
讓我很意外的是,即使在這種早上應該實踐躲在被窩裝死義務的天氣,像我一樣當早起被鳥吃的蟲兒亦所在多有,不乏父親溜小孩者共襄盛舉,更不缺全身毛髮散發出智慧光芒的長者。讓在下感動到毛巾都濕了(這是什麼鬼比喻?)。
可是... 瑞凡... 其實我真的快掛了...

他x的昨晚隔壁四人房(聽聲音是年輕男女混雜)到底是集體嗑藥還是泡到腦子燒掉,十一點枕頭大戰、十二點笑話大全集、凌晨一點真心話大冒險、凌晨兩點我已經神智不清到無法理解為何牆壁的另一端傳來激烈的連續碰撞聲,超想牆壁挖個洞塞顆手榴彈過去禮尚往來進行另類國民外交。

依據過往經驗,本來事先就預期到日本年輕人聚集在一起泡溫泉就不會有什麼好事(如果又來自大阪,那真的就是災難一場),昨天某個外湯上演全體男性不分老幼(小弟有幸躬逢其盛)默默的洗耳恭聽仔細聆聽牆壁的另一端傳來的年輕女性嬉鬧聲真讓我充分體驗動漫畫裡面男性角色們在溫泉鄉的心情啊啊啊啊啊。

最後只能靠豐盛的早餐維持士氣。還好早餐沒有螃蟹,要不然我就真的早蟹了。左邊被蓋起來的是湯豆腐,右邊是烤魚,千萬不要懷疑我啊。
離開城崎温泉前往豐岡轉KTR(Kitakinki Tango Railway,北近畿丹後鐵道)的宮津線,按照原先的規劃,轉車並購買Kyoto Sea Area Pass的時間可能只有六分鐘,原本擔心時間可能不夠,但今天實際跑一趟才知道我根本就太多慮了,JR豐岡下車月台直接連接KTR,根據指示路標走到底就是KTR的收票處,車站人員一看到我就直接問要去哪裡,一說要去天橋立馬上掏出來請你出示護照要你付錢了。超有效率。這Pass總計有三種,記得不要買錯。
別說六分鐘,卯起來我一下車六十秒內跑百米帶殺聲都可以完美轉車成功。不管你信不信,搞不好我自己也不會相信。啊我前面是在喊爽的嘛?
接著抵達號稱日本三景之一的天橋立,基本上就是用Kyoto Sea Area Pass搭船去一の宮、再搭cable car上傘松公園看風景、下山後慢慢步行天橋立。只不過當美景當前心曠神怡之際,手機卻傳來蘋果日報即時新聞速報復興航空的空難,心情瞬間down 90%。是怎樣?要逼大家以後只能搭長榮嗎?
原來日本三景的典故是這個,這次日本行該不該順便補完松島呢?
最後搭KTR到西舞鶴,再轉JR到東舞鶴。這趟山陰之旅就這樣畫下句點了。
繼去年十一月的瀨戶內海山陽道之旅,這五天在山陰道真的是看夠了日本海的美景呀。雖然快冷死了,駱駝也沒騎到。大丈夫,只要怨念還在,吉翁還可以再戰十年。
最後,終於踏上大日本帝國海軍舞鶴鎮守府的大門了!
說來也諷刺,過去礙於工作因素,甚少有超過六天的日本旅行,往往這時候心情就已經被重重踩下煞車準備收拾心情回台灣,總有一股還沒開始就結束的遺憾,現在的第六天,反而是全新旅途的開始,我從來沒有任何一次日本旅行是這麼快的進入狀態(第一天初訪陌生的鹿兒島就有一股一見如故的心情),越來越期待後面的十三天了,如果沒工作煩我的話,無論是新工作還是舊工作。啊啊啊啊啊我又開始覺得好煩啊啊啊啊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