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11, 2015

[2015/02/08-11] 悲願成就的四日:第一天,ライメイ青葉、雪の美術館、Snow Miku Live! 2015

Note: 2/8因參加Snow Miku Live! 2015的OFF會(結束回旅館都十二點了),2/9搭乘北斗星從札幌殺回上野(四人B寢台沒有充電插頭),到了仙台又開始渾身發懶了,所以就只能拖到怨念全解,才開始動筆完全不現場的現場遊記。這拖稿理由應該非常有說服力吧?絕對是我有史以上最不會被噓的一次吧?各位一定要相信我啊!

キラリ光る 白い雪が
少しずつ空へ溶けてゆく
ねえ、二人で奏でたメロディー
忘れはしないよ
長い夢が覚める頃に
君はもう消えてしまうけど
きっと、また懐かしい歌声が
新しい未来で 光り輝く雪になって
この空に舞い降りる
やがて目の前に舞い降りる

坦白講,如果不是某Eji的「慫恿」,我自己一開始還真不知道這次的十九天旅行,有什麼要殺到北海道的理由。拜託,即使我很喜歡寒冷的雪國,但沒事還是沒必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吧?

可是... 瑞凡...(瑞凡:幹,你這水球到底煩不煩啊)... Eji在Line上只跟我講了一句:

『有怨念就要解。』

靠邀,我突然就有一股被推坑的預感,事後證明,似乎某種恐怖的東西在我體內覺醒,我可能會從此爬不上來了....
昨天走大通公園走的腳酸痛到不行,早上一爬起來,不小心腦內回溯東橫Inn那慘不忍睹的飯糰早餐(而且往往附贈吵到不行的香港和台灣旅客,為何我老是跟香港肥婆這麼有緣啊?這種孽緣送我我都寧願貼錢還你呀),身體自動躲回被窩、大腦自動停止思考,直到早餐死線達陣的那刻。這種為了追求精神勝利的無謂堅持,在水球的人生幻燈片中屢見不鮮,即使這台幻燈機偶爾會無預警卡住停格,拖稿四天又有新理由了。好棒。

問題來了,我在北海道札幌周圍還有哪些怨念未解?
  • 雞八郎→晚上要參加OFF會,不可能。
  • Sapporo啤酒廣場→晚上要參加OFF會,還是不可能。從鹿兒島一路北伐,我的腰圍已經呈現失控的徵兆,不踩煞車還沒等到農曆年就會得到游泳圈一枚了。
那車程「只」需要一個半小時的旭川呢?自從親身體驗秩內、北見、網走、釧路和函館後,旭川對我來說實在是距離札幌近到不行的好地方。
  • 動物園?都去過三次了,我吃飽沒事跑去給企鵝看幹嘛?
  • 科學館?沒興趣。
  • 男山?如果沒有活動就沒意義。
  • 高砂酒造?理由同上。
  • 蜂屋?都在旭川吃過三次耶。
所以我什麼都沒決定,就跳上前往旭川的特急了。我真是個做事有計畫的人啊。
早上什麼都沒吃,十一點半抵達旭川時,體內血糖濃度警報器早已鳴聲大作。身體馬上啟動無意識導航模式,引導雙腿步行到一間從未造訪過的拉麵店-一間超級名店。-

山頭火?梅光軒?那是啥?離開日本後的湯粉爛貨還可以吃嗎?不過台灣的假哈日族當然是不會在乎的啦。
戦後旭川ラーメン2大源流の一つ。縮れ麺と魚介のスープ。北海道遠征第4回の旭川ラーメン。こちらも「蜂屋」と同じ1947年(昭和22年)屋台で創業。屋号は同じだが東京中野の「青葉」とは別の店。

大概的情況就是這樣,我終於要品嚐號稱和蜂屋平起平坐的青葉正油拉麵了。
用不到十分鐘完食,結帳離開走出大門時,我只對店員講了一句話:

『蜂屋より、強い。』

這絕對不是客套話,青葉的口味並沒有像充滿煙燻味的蜂屋如此的極端,後者就算在我認識的朋友中也是毀譽參半。如果帶人到旭川品嚐正油拉麵,如果沒有把握,青葉會是比蜂屋更安全的選擇。天金還沒去試過,如果吃過記得告訴我感想啊。

能量補充完畢(雖然付出移動速度減半的代價)後,走回車站附近,馬上招妓... 乘車... 呃,招計程車前往另一處一直很想去但沒時間去的地方。2012年北海道跨年時原本有打算用造訪高砂酒造的那個下午跑一趟,但看到恐怖的大風雪就臨時取消,後來再也沒有機會,這次總算可以悲願成就了。
沒錯,這裡就是雪の美術館。一個我覺得很假掰但是很值得來一趟的地方。
剛好這時候有人在這邊辦婚宴,我看這裡根本就靠這個維持經營吧。
其實實際跑一趟後,才發現這裡面的內容花不了多少時間,為此特別跑一趟旭川感覺有點小虧,但看在我實在不知道該做什麼的份上,就把怨念解一解以免夜長夢遺多。
此時此刻,Line一直傳來Eji桑關切本水球何時回札幌的訊息,差不多該衝回札幌了。畢竟,晚上還有兩場「大的」。

旭川也有自己的雪祭,雖然不比札幌,但這些冰雕也算很有可看性了。
巴哈姆特!
大約四點回到札幌,回旅館放置不必要裝備後,馬上到地鐵站跟Eji桑集合,然後在晚上的大戰之前先做點「熱身運動」。
以下不解釋。
這裡還是不解釋。
這裡還是不想解釋。
不知不覺,原來都快走到Sapporo啤酒工廠了。這裡已經被改造成辦活動的地方。
參加完一場不能拍照不能攝影的談話會後,我們就繼續招妓... 乘車,呃,招計程車前往すすきの附近一個可疑的會場...
Snow Miku Live! 2015,終於要參加史上第一場Miku演唱會了。排隊時冷個半死,我真的很佩服那些跨年前夕跑去排札幌Apple福袋的烈士們。這根本是玩命啊。
還有人開Miku痛車來。毫不猶豫就拍照了。太熱血了。
演唱會大概兩小時,這對我來說應該是很罕見的文化衝擊吧。順便一提,這些人絕對不是對我歡呼,誰叫我位置這麼剛好,呵呵。Eji桑在日本實在吃的太開了。
結果我又被慫恿買東西,還一口氣花了一萬日圓... (默)

原本只想賣T-Shirt的。

「這購物袋才1000日圓,買吧。」
「喔。好。」
「這浴巾很不錯,必買。」
「喔。好。」
「官方的螢光棒,你下次會用到。(下次?)」
「.....(理智斷線,自暴自棄)買啦買啦!」

我以後一定要用這個購物袋逛賣場...
演唱會結束還沒完,當時被慫恿參加OFF會而且我也請Eji幫我報名了,地點是すすきの的麒麟啤酒園,而且還是多達180人的包場。反正就是啤酒喝到爽烤肉吃到死,費用也不便宜,一人快要日幣四千。荷包再度洩洪。
主要是成吉思汗烤肉。自從前年在北京出張的東來順後,好久沒吃羊肉了。
天啊,這OFF會搞的未免太大了吧。
還好同桌有一個因工作駐紮在東京兩年半的美國人,要不然還真的找不到人可以搭話。日本人參加這種活動的「正常能量釋放」真讓人大開眼界,他們平常到底是累積了多少壓力啊?啊為了逃避新工作挑戰跑到日本發浪十九天的我是有什麼資格去評論日本人啊。
成吉思汗烤肉最大的缺點是:味道太重,結果衣服和背包都沾滿了烤肉味,遲遲揮之不去,這後來到了仙台Dormy Inn才解決,因為這間東橫Inn沒提供除臭罐... 明年一定要避免。靠,我為何現在就在想明年的事情?該不會從此Snow Miku將成為我的冬季日本定番吧?
一百多人從九點半一直瘋到十一點半才結束,酒足飯飽後,在滿天飄雪中,慢慢從すすきの步行回札幌駅附近的東橫Inn,今年Snow Miku主題曲Snow Fairy Story依舊在腦中餘音繞樑。

明天就要搭北斗星離開這雪之國度,這段歌詞真的是再好也不過的餞別禮了。

きっと、また懐かしい歌声が
新しい未来で 光り輝く雪になって
この空に舞い降りる
やがて目の前に舞い降り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