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17, 2015

[2015/02/15] PSYCHO-PASS劇場版、横須賀看軍艦、和後藤聚餐

香菜朱常守朱海外出張歷險記真的是我看過最好的動畫劇場版了,對Production I.G的景仰度又往上加了N格,希望今年夏天能有機會跑日本看攻殼機動隊的新劇場版啊。

前天本來有點擔心週日現場會買不到電影票,索性上Cinema Sunshine網站線上購票,蠻意外購票網站的規劃比預期簡單,除了要生一個日本電話門號外,沒有任何困難,座位一選、信用卡一刷,就可以直接在劇院的自動發卷機輸入預約番號再領取。更重要的是,剛好15日是Cinema Day,票價從1800特價為1100羊。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在這裡看劇場版了。再考慮到池袋的交通便利度,以後池袋Cinema Sunshine很可能變成我在日本看動畫劇場版的優先選擇吧。
啊啊啊啊啊我好想知道我的犯罪指數有多少啊啊啊啊啊~香菜朱快點拿Dominator射我啊啊啊啊啊~(←這傢伙開始露出變態本性了)
不愉快です劇場版。不解釋。四月有機會在日本看。
小褲褲魔女。不解釋。
翠星快樂天劇場版。不解釋。四月也有機會在日本看。
其實我比較在乎Gundam The Origin,短短的片頭廣告就讓我看的熱血沸騰。搭配服用的鋼彈桑電影院行為宣導短片就看看笑笑就好了。

看完PSYCHO-PASS劇場版後,「順路」去無敵家晃晃,還好過了用餐尖峰時段,「只」排了二十分鐘。已經連續四次吃特丸,這次吃點不一樣的好了。
ㄎㄎ,不解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鳥取和舞鶴吃擔擔麵的關係,突然對比較辣的湯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然後今天終於在日本的拉麵店感受到台灣人的「進化」。

坐在旁邊某對排隊時沒看到(代表進入店內起碼二十分鐘以上)的台灣男女(不知道是情侶還是朋友還是同學)慢慢吃(一條一條撈麵條到湯匙內、再慢慢品嚐的標準台灣式假掰吃法)慢慢聊(怎麼加調味料才讓湯頭更好喝)慢慢研究拉麵(不知道胡椒罐是什麼,後來還特別找店員問)後,終於察覺到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現:

『為何其他人吃拉麵都吃的這麼快?』

然後瞬間加速,當我快吃完時終於離開了,湯好像幾乎沒有喝多少。真是令人感動,按一個讚。

反正,我是覺得日本自助旅行本來就不難用很少的金錢和時間成本吃到不錯的東西,沒必要過度拘泥「名店」。我會吃那麼多次無敵家,純粹是池袋看電影順路(池袋西武樓上的廁所和郵便局ATM、無敵家斜對面的有隣堂),也不會挑尖峰時段,只是每次看到台灣人慢慢吃慢慢聊滿口錯誤連篇的拉麵經就火大(經典案例:日本人吃拉麵不喝湯。真好奇是哪座神明在發明者吃拉麵時在頭頂上顯靈了。)。那一對算表現不錯的了,之前還看過拉麵吃「兩小時」被店家請出去還回台灣畫漫畫抱怨結果自取其辱的台灣之光。

接著準備搭乘湘南新宿線到横浜轉車到横須賀,在池袋駅二號月台又有幸躬逢其盛兩位拖著大箱家電和行李箱的台灣男子之間那震古鑠今的精采對話。

(某班NEX剛跑掉)

『幹嘛不上車?那台不是要去機場的嗎?』
『車廂上面寫的很清楚,那是指定席,我們只有自由席。』
『哪有(拿出手機不知道在查什麼),只有新幹線才是指定席,一般電車都是自由席。』
『那台就是新幹線啊。』(這時候我臉上已經不只三條線了)
『算了,先去畫位去。』(兩人悻悻然離開月台)

偉哉台灣人。我只能滿懷著感動和景仰,坐上湘南新宿線前往横浜駅轉横須賀線。
問題來了,我幹嘛沒事跑横須賀?因為根本沒來過啊,每次都在鎌倉就下車轉江ノ電了,況且日本帝國海軍四個鎮守府,都跑過呉和舞鶴了(佐世保就等未來的北九州之旅),距離東京這麼近卻遲未造訪,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吧。

一出車站過條馬路就是海邊的公園了。
放眼望去就是駐日美軍的碼頭。一看就四條勃克級。
海自碼頭這邊就... 那條直升機航母應該是日向級吧?不對,日本根本沒有軍隊,所以不可能有航空母艦,那只是排水量一萬多噸的「護衛艦」!哈哈哈哈哈...(日本人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呢?)
天色漸暗,也差不多該趕去新宿和某偉大的日本前輩見面了。這次他訂了東口某居酒屋。新宿駅我(水道橋)和他(所沢)都是交通都很便利的位置。
因為乾爹突然大破病發高燒在自家床上陣亡了(說連進食都有困難),Eji桑又另外有約日本朋友開談話會,今晚就只有我和後藤兩位談天說地暢談世事。整整從晚上七點聊四小時聊到十一點才結束。
談話內容都很敏感,所以不便透露(要我寫會議記錄也寫不出來啊),但熟悉我的朋友大概也都知道我們會討論哪些主題吧。農曆年如果沒事,我應該還會私下找人好好反芻我們今晚的對話內容。這篇文章的標籤看來應該很嚇人吧,很可惜blogger的標籤上限只有二十個。

很有趣的是,當我說到我搭北斗星南下到上野,馬上就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車票一拿出來就馬上拍照留念了,看在北斗星最終班次的慘烈搶票大戰都能登上新聞版面,看來我這次能搭到真的很狗屎運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