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18, 2015

[2015/02/16] 沒有滿開櫻花的お花見

長達「一個月」的「桜祭り」光用看的就令人害怕啊。各位今天務必要有妄想力全開的心理準備呀...

說到河津,上次造訪已經是五年前的2010/02/15了,那時在傾盆大雨中綻放最後餘暉的盛開河津櫻,深深烙印在當時被淋成狼狽不堪落湯水球的心中(那時的OS:幹,為何老子這麼衰洨)。相隔五年,今天的伊豆下田風和日麗、晴空萬里,絕對是お花見的好天氣...

河津什麼都好,只是一片空蕩...
說到JR關東區域,回顧日本發浪史,從2001年夏季直至今日已近十四年,造訪東京少說二十次,為何我遲遲未搭乘過東海道本線搶灘伊豆半島?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神奇到我都想找個良辰吉時到伊豆半島跳海了。
可是... 瑞凡...(瑞凡:你想跳海餵魚關我屁事啊)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天助自助者,天慰自慰者,上啊!拿著JR Pass關東三日衝去東京駅啊!
由下往上拍E5感覺真的很棒啊。沒試過的角度。
スーパービュー踊り子!全車指定席。
今天是星期一,一般人都要上班,所以月台上等待上車的幾乎清一色歐吉桑歐巴桑,而且非常喧鬧(汗)。我還看到有某老頭手上的塑膠袋裝滿了超過「十罐」麒麟,看來等下在車上是很難補眠了。

雖然可預期這種全車指定席的純種觀光特急車上絕對不缺各式各樣的販售物,不致於重蹈從新山口搭到松江在車上快活活餓死的覆轍,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蚯蚓,看到月台有賣看起來很有梗的便當,想想拿是先拿一個上車好了。
啊... 不想解釋了... 這絕對不是我跳海前的最後景色啊...
人窮只有看海吃便當。(Plurk上馬上有人補刀:拿三倍價格的便當偽裝成廉價品,此風不可長。)
終於抵達睽違五年的河津了,看來前來お花見的旅客還真不少,但從車站散步到河岸,迎接著本水球和眾多下車乘客的卻是...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此刻,彷彿在場所有人那嘴角抽搐的臉上瞬間浮現的不只三條黑直線,而是超過三十條吧... 臉都快像包公一樣黑了... 可能需要非常特殊的洗面皂才有可能洗乾淨。

沿著河岸飄散的語言滲入了各式各樣的中文...

『為何開花的櫻花是黑色的?』(北京腔)
『........那是花苞........................』(北京腔)

當機的大腦已經拒絕理解這微言大義隱含的大宇宙真理了。

但眾旅客看似堅持著永不放棄的高尚情操和堅毅不拔的民族精神,很努力的不讓自己空手而歸變成眾人恥笑的對象,極少數勉強有幾朵可看的就成為眾人們進行最後掙扎的河面浮木。便於近拍的手機內建相機真是偉大的發明啊。還好沒帶NEX-7出門,要不然連NEX-7自己就想投河自盡了。
連蜜蜂都請來助陣了,哈哈哈哈哈~(乾笑到無聲)
大概走了一公里多,理智終於開始崩潰了,啟動腦內補完模式,五年前的殘像覆蓋著視網膜轉換後的神經訊號,請各位妄想力全開(生存遊戲社Mode)一起和我一起お花見啊~~~

妄想力全開前
妄想力全開後

什麼,哪有下什麼雨?今天晴空萬里啊~
妄想力模式極度消耗腦力,持續不了太久,能量燃燒殆盡後只能默默的搭車回東京。靠,這樣算來扣除走路時間,在河津根本就「撐」不到一小時啊。
沒趕上回程的スーパービュー踊り子,但開進月台的卻是更大的驚喜... 剎那間我竟然產生一股如當年多次準備搭乘Narita Express前往成田空港返回台灣的即視感!

NEX! 
Marine Express!

和スーパービュー踊り子比,我還是比較喜歡NEX的座位啊。如果Logo能改成吉翁軍徽就更完美了啊。
一路邊看海邊發呆回東京。
回到東京後,和Eji桑約秋葉原ヨドバシ大螢幕下面集合,然後過馬路到東方見聞錄秋葉原店開水球小食團聊天去了。

多吃沙拉有益健康。
仙台牛舌太讓人印象深刻了,只是這道尺寸怎麼差這麼多... 大片的都在仙台當地被吃光了嘛?
這次在日本都沒碰到鍋物,快點複習一下。
不解釋。連續兩晚吃到這道,唯一的結論就是很下酒。
結束後就各自回旅館,明天從羽田空港飛回台灣,本次日本十九天旅行就這樣畫下真正的句號了。可是... 恐怕因為白天啟動妄想力全開模式耗盡腦力,水球小食團和Eji又豪洨到製造大量腦細胞無謂犧牲的程度,從秋葉原回水道橋才短短的兩站,卻用掉了將近一個小時...
  • 大腦再度當機,身體殘留著上午從水道橋到御茶ノ水駅轉中央線到東京的記憶。
  • 接著身體就自動在御茶ノ水駅下車,同月台轉中央線快速。
  • 一下車才發現,靠,我怎麼在四ツ谷駅?
  • 在四ツ谷駅的月台白痴白痴的看著往東京方向都是快速,沒有一般車。
  • 過了三班車,才赫然想起:應該換月台等總武線。
  • 搭上總武線,理論上應該沒事了,我竟然因為想事情... 在水道橋駅忘記下車了...
  • 再滿臉三百條黑直線的從御茶ノ水駅搭一站到水道橋駅。看來晚上臉洗不完了。
一向以日本旅行的超級精密時間機械自居的本水球,竟然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 幹,我是中邪了嘛?

これは、時間の無駄だ!

此時此刻,水球站在水道橋駅月台的盡頭進行內心的吶喊,只是沒任何人聽見。

滿懷幹意(還一路憋尿)的從水道橋駅步行回Dormy Inn,竟然經過這間燒肉店... 這店名實在太應景了啊... 我還是快快洗洗睡收收行李回台灣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