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02, 2016

XM Anomaly "Aegis Nova" 台南戰回憶錄熱身用懶人包:奶昔已經被台南綠軍阿魯巴了

這個標題就是很多問題的101答案了。例如:

『水球,這戰贏這麼少,你要不要再切腹一次、請奶昔介錯?』
『不必了,奶昔已經被台南綠軍阿魯巴了。』

『水球,這次你擔任綠軍隊長領軍打Goruck Urban因為一次低級失誤和一次技術犯規輸掉,搞不好還是藍軍奪取碎片戰優勢的罪魁禍首,你要不要再切腹一次、請奶昔介錯?』
『不必了,奶昔已經被台南綠軍阿魯巴了。』

『水球,這次你Goruck Urban拚到第四回合前倒到地上吐個半死不活,你要不要再切腹一次、請奶昔介錯?』
『不必了,奶昔已經被台南綠軍阿魯巴了。』

『我記得沒錯的話,是台南軍問奶昔要不要體驗一下當地風土民情,奶昔一口答應...』
『所以奶昔就被台南綠軍阿魯巴了。』

幹,超好用。再這樣寫下去就要被自己人拖去阿魯巴了。

Computex地獄週尚未結束,但我還是先以以下的腦內補完時間,作為本次台南戰一連串回憶錄的熱身用懶人包。

這次台灣綠軍替全球綠軍打頭陣,而且打贏了,然後呢?

雖然這次台南綠軍從宣傳到戰前準備的表現實在無可挑剔,但該檢討的事情還是堆積如山,希望可以做為日本綠軍打東京戰前的前車之鑑。當然不是指綠軍大腸花。

至於藍軍那邊,因為根本沒那個時間和精神去讓腦細胞發出哀號,目前還無法做出任何評價,但是連戰連敗到自動發放黑牌的日本藍軍,每次戰敗後都是溢出滿滿自責讓人臨卷涕泣不知所云的檢討切腹文(大概就是公開承認自身能力不足之類的),目前剛被頒發連敗金牌的台灣藍軍卻是要求勝利的對手切腹,連敗雖然一致,國情截然不同。二戰戰敗的日本人沒要求美國人切腹真的是虧大了。

本次台南戰最大的敵人是誰?

Computex 2016
Computex 2016
Computex 2016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香港戰剛結束時,原本還對5/28沒啥感覺,四月底開始安排綠軍Goruck集訓時,一看到日期是5/31,不是以往習慣的六月,就知道災細了。

別說其他的綠軍同事和同行,連因Computex來台灣的日本友軍都沒辦法下台南助陣(還好後藤弘茂沒來,否則中暑機率絕對超過九成),這次還真的有點佩服自己有這個熊心豹子膽下台南,結果還真的為此付出慘痛代價,真是可喜可樂,聽說還有幾位友軍當天結婚咧,NIA選這啥爛日子,延後一個月不是很好嗎?

5/28 After Party一結束就馬上逃難衝去搭台灣新幹線回台北了,周日整天要全公司預演全球經銷商大會,周一早上還要上台喇賽,哪來的時間跑Mission Day呀?繼仙台、沖繩、香港,第四次錯過Mission Day,這下虧大了,少了一塊銀牌和一塊七月可以入袋的金牌。

Foodruck比得如何?

根本熱到沒食慾,別提了,還血液都變成牛肉湯咧。

兩場Goruck聽說過程很歡樂?

請靜候友軍投稿的回憶錄。可以半夜追殺小藍殺到讓我半夜睡不著覺起床看戰情看到滿臉黑直線也真是堪稱一絕,太歡樂了。

身體發出聽不見的哀號?

鐵腿三天,幾乎無法蹲下和站立,然後我就哀嚎了,幸好沒有死掉。

你對這場台南戰的比喻是?

台灣藍軍的阿登會戰、突出部之役,因為實在太像了,我看我的回憶錄可能會跟李德哈特的二戰戰史該章節長得如出一轍,只是把德軍改成藍軍。讚。

一次就五分的東京戰展望?

以往日本戰都是馬不停蹄地跑來跑去(沖繩和浜松還都是Goruck),但這次我比較想優閒地當個旁觀者,領包後就躲在旅館,身穿浴袍,手持酒杯(裝滿葡萄汁),翹著露出腳毛的二郎腿,靜靜的看著Intel,欣賞著兩位大學生Fraction Leader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Anomaly的頂上決戰,然後大概就會被C17全體成員丟進東京灣了,最後Chris把Goruck的荷重鐵板砸到在海中掙扎的我頭上,東京灣海面出現一具浮屍,台灣遠征軍開始高喊萬歲。

聽說年底有高雄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到底要不要切腹?

奶昔已經被阿魯巴了。

你一直嘴砲說「一億AP(如同BIO卡的預期,四月初已達成) + 經歷五場Anomaly勝利(仙台、新北、沖繩、浜松、現在加上台南)+ 全白金(扣除Mission Day) = 引退」,你真的會引退嗎?

奶昔還是被阿魯巴了。

正式版等Computex收尾結束風平浪靜(有可能嗎?現在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好像還比較有機會耶)再開始動筆。不期不待,沒有傷害,後會有期,謝謝收看。

同場加映工商服務時間:照片中Goruck GR1背包上的綠軍Code name名條一條只有275台幣,不是950喔,揪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