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2, 2010

[2010新春東京自我放逐行] 第一天:被乾爹請吃大餐

「我喜歡私奔,和我自己,不需要理由。」

每次一個人跑東京流浪,腦中總會自動播放陳昇這首老歌。但這次還真不是普通的缺乏目標,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未來幾天到底該幹嘛。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需要找個安靜的地方讓我腦袋沈澱一下,這一年來,工作的歡樂度與日俱增,組織改組部門職位調動後的三個月,每天回家都有一股背後被車撞的感覺,再不呼吸異國的空氣,我真的會瘋掉。

2010/2/12 紀錄:

6:00 起床。

6:30 出門。

6:45 在土城搭上往機場的大有巴士。

7:30 到達「國恥門面」桃園中正機場第二航廈。

8:15 登機手續完畢。他X的,怎麼今天出國的人這麼多,人山人海,台灣人是窮到沒辦法留在台灣過年非得去日本避難嗎?

8:25 換鈔完畢,準備出關。

8:40 在候機室邊測試中華電信3.5G上網、一邊讀公司信箱、一邊與乾爹確認行程。

9:5 登機。

9:25 起飛,華航CI100。隔壁的小女生很過動,有點討厭。

11:20 用餐完畢,打開X301,繼續看公司mail。

11:40 點了一杯紅酒,繼續看文件。

(以下調整時差一小時)

1:10 降落。

1:25 下機。相隔超過一年,終於再次呼吸到日本那乾冷的空氣。

1:40 出關。

2:00 等了快二十分鐘,才看到我的行李...

2:10 買Narita Express二十六號車票,喵的,前面排隊的人怎麼都這麼拖拖拉拉,2:18就要開了耶!

2:13 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在售票處附近買一罐500cc SAPPORO,然後講出今天第一句日文。

2:15 到達月台,打電話給笠原乾爹。

2:18 上車。呃,NEX的車廂又有進步了...螢幕變多了。

2:20 打開X301,一邊喝著啤酒,繼續看公司mail和該死的文件。對面走道的某日本媽媽打呼好大聲。

3:05 廣播說:為了避免擁擠,希望乘客在進站前先拿好行李,結果整車有一半的人都擠在門口。

3:10 到達東京站,下車。開始呼吸久違的東京空氣。

3:15 在站內走了很久,到達山手線月台。上車,目標浜松町,這個站在過去只有去東京鐵塔或東京灣花火時才會去。

3:25 在浜松町要離站時,很可恥的忘記去精算機補票,結果被卡住。補票日幣170。

3:30 手機響起,笠原乾爹說他等一下會到浜松町站找我,叫我先去check in。

3:50 終於走到旅館。靠,怎麼這麼遠,而且樓梯還這麼多,一隻手抬21公斤的行李很重耶。

4:00 東西放好,打電話給乾爹。嗯,他人已經到了。

4:10 到達車站,但是找不到人,一路找到一二樓的公司轉車站。結果才知道他一直都在出入口等我。

4:15 在車站的長途車站售票服務處討論河津該怎麼去,結論是:河津櫻現在狀況只有60%,而且假日人山人海,決定週一他開車載我去。搞定。

4:18 討論晚餐該吃什麼。他按照慣例,打電話問老婆,決定去品川車站吃生蠔。

4:20 上車,殺去品川。

4:25 到達品川,雖然很久以前跑過這個站,但這個站真的有夠大。

4:35 到達餐廳。

4:45 點餐。下面就是我吃掉的東西:一路邊吃邊聊到19:20,順便把玩他的Kindle。他認為Apple iPad無法威脅正統的電子書,因為太重也太大了。

19:40 乾爹在20:00跟另一個朋友有約,所以在品川的月台道別。

19:50 當在浜松町下車時,突然想到旅館房間的LAN Port實在離書桌太遠了,非買條網路線不可,再跳上下一班的山手線,前往實在很不想去的秋葉原。

20:00 到達秋葉原,隨即進入Yodobashi Camera。

20:20 購買完畢,回車站,搭京濱東北線回浜松町。

20:35 在旅館附近的Sunkus買啤酒消化零錢。

20:40 回到旅館,懶得再出門了,回公司mail,上巴哈跟洽眾聊天,確認週六聚會的時間後,準備睡覺。

原本週六打算去鐮倉拍照,不過看在難得可以見到某些人的份上,我週六應該會和他們一起在東京內閒晃,拍照的精力還是留給櫻花好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