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02, 2022

2022年度計畫「颶風」的最終階段「暴風雨之夜」,默默的開始了


今天還是造訪了自從3月5日發神經跑去城隍廟求紅線後,睽違超過半年的地下街塔羅牌。

如果我一直有保持接收這些珍貴的建議,我很可能現在的處境就不會如此艱難了—即使感謝完善的準備和高昂的士氣,在職場的作戰計畫,一直都如同鐘錶般的精準。

但在另一方面,在進入人生下半場的當下,我知道我正在從事著決定畢生命運的生死決鬥,並且不得不根據眼前的狀況,果斷的採取每一個步驟。從現在開始,傾盡全力在工作和寫作,是不得不為的決定,也註定這輩子當個單身光棍,極度可能將是逃避不了的結局。

最後,昨天和今天,總算有人問我一個最關鍵的問題:3月5月,你到底跟月老講了什麼?

我想了很久,才慢慢的講出「我不知道我希望得到怎樣的對象,但越接近心目中的『讀子』,就心滿意足。」

幹,結果交友軟體竟然還給我繼續天天上演「教師節快樂」,聽說現在好像還有可能爆發的現在進行式,在神明面前真的不能亂講話啊!

星期二, 9月 27, 2022

這幾天好像又慢慢流失了埋頭寫作的感覺


為了昨晚畫好的這張圖,補充了不少年輕時遺漏的精神食糧

可能是最近工作上有好幾場硬仗要打、而且極可能要一路殺聲震天到年底的關係,總之我還是按照計畫,週三週四兩晚完成這篇強迫自己複習近代繪圖晶片發展歷程的專欄文章。對我來說,這意義並不只是稿費,而是一邊充實自己的腦袋,一邊拼命留下自己曾經在這世上存在過的證明。

聽說公司本週六有辦在六福村的家庭日,但孤家寡人的我,實在沒什麼被同事們放閃的動力,也就因此理所當然的缺席,總之,我早就沒有那個煩惱無謂瑣事的餘裕,盡速讓自己「事業心正常化」才是當務之急,隨時都要提醒自己,我有太多人生目標,晚了超過十年,至今都無法達成,更早已看不到無數同儕和好友的車尾燈。

這半年多來浪費的時間和機會,無論如何都要用今年最後的三個月,連本帶利的全部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