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16, 2010

[2010新春東京自我放逐行] 第五天:什麼事情都延遲三小時的一天

原因很簡單:我昨晚太晚睡了,想事情想到三點才上床,睡到十一點多才起床。真是夠了。

12:40 出門,不帶30D和砲管,只扛著x301與小小的Minolta Xt。目標赤坂拉麵本店,其實昨晚就很想去吃,不過看在下雨的份上,算了。

12:46 前往車站的路上,碰到一隻貓,但那隻貓似乎不太甩我的樣子。12:55-13:15 搭大江戶線至青山一丁目,再轉銀座線至赤坂見附。

13:20-13:44 悲劇發生,我引以自豪的方向感與距離感又當機了,找赤坂拉麵本店走過頭,竟然超過了整整一個block,加上回頭,等於花了三倍的時間。赤坂拉麵本店蠻小的,投幣式,原來那個老闆現在有戴眼鏡,整間店的牆上都掛滿了簽名和名人的照片,電視機正在現場轉播冬季奧運的男女雙人滑冰,我則是點了在台灣最常吃的味噌叉燒,方便比較口味。13:49 我點的味噌叉燒拉麵終於上了,天啊,怎麼和台灣的差這麼多?不但有青菜,叉燒與份量都和台灣不是同一個檔次。一邊吃一邊看冬季奧運轉播,嗯,多數台灣人心目中的祖國某對搭檔的表演真是驚人,拿了最高分。13:55 另一對多數台灣人心目中的祖國,某對夫妻檔上陣了,結果真不愧是夫妻檔,拿了最高分,這下金牌銀牌都是中国拿走了,相信台灣很多人這時候都感動到褲子都濕了吧。

14:10 終於「吞」完整碗拉麵,轉播也結束了。

14:10-14:15 走回赤坂見附,原來距離這麼近,真的是走太多冤枉路了。

14:15-14:30 坐銀座線到涉谷,再搭JR去惠比壽,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想幹嘛了。

14:30-15:00 但剛剛實在吃太飽,索性想說往代官山走一走,中途經過某間7-11,買了一罐特價100日幣的午後紅茶。繞了一大圈,都到了中目黑了,才繞回惠比壽花園廣場。事後證明,我真的拿地圖出來看一下的,完全沒碰到代官山的精華地段,倒是經過了某個聽說很有名的焚化爐,那根煙囪真是雄糾糾氣昂昂。目黑川兩側的櫻花樹都還是光禿禿的一片,但我眼中都可以想見,一個多月後那櫻華絢爛的景象,可惜我大概無緣躬逢其盛吧。15:02 運氣很好,碰到花園廣場的時鐘表演人偶秀。15:10 幹,走到門口,才知道Sapporo啤酒博物館正在整修中(2/25再開),那我該怎麼辦呢?15:20 在惠比壽三越上完廁所,隨便繞一繞後,決定啟用備案:Sapporo Beer Square。這家我大概光顧有十幾次了。

15:23 來了這麼多次,卻第一次覺得這個廣場的頂棚很壯觀。15:25 翻了菜單,怪了,怎麼沒看到我很愛喝、泡泡有綿密霜淇淋口感的健力士呢?覺得很奇怪,點了一杯沒見過的Yebisu黑啤酒(Creamy Top Stout),哇塞,口感怎麼這麼像?愛爾蘭的國酒,難道密技被日本人偷學起來了嗎?讚嘆之餘,打開了我的x301,運氣很好的「偷」了免費的無線網路,一邊上巴哈chat一邊看文件。14:30 再點一杯中杯的琥珀ヱビス,順便幫手機充電(用USB cable連x301)。17:10 買單,前往新宿。餐廳送給我一張飲料兌換卷,我該不該用掉呢?

17:15 到達新宿站。下班時間的山手線真是有夠擠。

17:15-17:25 走到南口,前往紀伊國屋,途中仔細觀察一直很想住但又一直沒錢住的Century Southern Tower,那間飯店真的有夠像在辦公大樓上頂樓加蓋的,厚度和下面日本微軟所在地截然不同。有機會得住一次看看,那個夜景應該非常的棒。

17:30-18:10 在紀伊國屋和新宿高島屋奮戰後,還是找不到我想要得ID卡套子,唉唉。

18:10-18:30 到達BIC Camera新宿旗艦店,依照約定,在四樓PC DIY區等乾爹笠原一輝。

18:47 終於等到乾爹,準備出發找後藤弘茂。

18:50-19:00 沒想到乾爹竟然招妓...乘車,呃,招計程車去代代木某處的餐廳,喵的,我們是在談內線交易嗎?

19:10 後藤還沒到,先去上廁所。

19:15 當我準備回我們的隔間,就看到後藤正在我的眼前。真的是好久不見了,他還剛從IEEE ISSCC 2010飛回來。算一算,我們三人吃飯,這應該是第十次了。

19:20-22:20 應該不用解釋了,日本電腦專欄作家的王者、一位日本電腦專欄作家中的大咖,與一個從台灣雜誌界轉戰業界卻過的半死不活的超沒競爭力台灣人,在「閒話家常」,昔日台灣同行應該都會嘲笑我吧。22:30-23:00 感謝後藤買單請客,三人再去新宿南口的麥當勞喝咖啡。離開之時,又開始下雪了...

23:05-23:25 坐中央線快速至東京,再轉車至浜松町。

23:35 在滿天降下的細雪中,慢慢走回旅館,此時此刻,已經累個半死了。

簡而言之,今天實在是什麼事情都延後三小時的一日,行文至此,也差不多該上床了,因為2/17將是我實際在日本的最後一日,更不幸的是,每次都是到了這時候才依依不捨,我的「櫻色風」計畫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我真的不能再混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