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3, 2012

[2012/1/23] 2012新春日本行第一日:踏上北方雪國。

[2012/1/23] 2012新春日本行第一日照片集

不好的開始,是失敗的一半。

[5:29] 原本設定5:30起床的iPhone 4S還沒叫,我就提前一分鐘醒來了。並不是因為我睡眠充足,而是我弄到快一點才上床,然後又緊張自己睡過頭變成笑話翻來翻去,整晚半夢半醒還累個半死。

[5:35] 迷迷糊糊起床、精神不濟到洗臉差點手指插鼻孔、洗面皂差點當牙膏後,第一件事先看前晚緊急洗好的長袖內衣和內褲有沒有乾。慘啊!新買的3M除濕機整晚開最強到房間濕度活像撒哈拉沙漠也沒用。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快點用垃圾袋包一包,塞入小小的旅行箱,到日本再晾乾。雖然這次沒有DSLR和砲管群,行李少了不少,但這麼小的行李箱要帶最基本的七日生活必需品仍是極度艱困的挑戰。

[5:45] 發現一通漏接電話。慘啊!是已經預約好的台灣大車隊的司機。他人已經到了!咦?他說他找不到我指定的全家,不管,到了再說。

[5:50] 終於開始穿衣。哇哩咧,我忘記我這套衣服的褲子非常緊,再加上衛生褲,簡直肚子外面多了游泳圈,好難過。(因為是精神狀態不佳的情況快速穿衣,後來還發生慘劇)

[6:00] 原來是電話預定的服務生自己記錯我講的地點,我講的是羅斯福路二段13號,他收到的是103號。不管,直接去機場。

台灣永遠無法改善的事物之一:機場。

[6:40] 一路都沒塞車,隨著天色漸亮,慢慢接近機場。結果反而開上出境大廳那層,亂停的車子完全擠成一團,台灣人擅長的並排停車和快車道上下車卸貨絕技被展現的淋漓盡致,連中國一線城市的機場都沒這麼混亂,現場指揮的工作人員簡直一點作用也沒有。沒辦法,這就是台灣的國家門面。

[6:45-7:15] 機場出境大廳擠滿了「逃難」的人潮,恐怕是我目前看過最誇張的景象。也因為一堆全家出遊攜家帶眷,太多老人小孩導致X光安檢排隊人潮有點失序。

[7:25-7:55] 不行了,我不支了,跑去候機室附近某餐廳被搶劫,花新台幣90塊喝一壺烏龍茶,看順便能不能強迫清理「體內庫存」。

[7:55-8:05] 耶!「解放」了!感覺肚子沒那麼緊了。

[8:05-8:15] 在候機室打開x201,強迫自己寫下一張很難兌現的「現場遊記支票」。

誰說坐在靠走道前排就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8:20] 上機(華航CI-130)。赫然發現我的座位28G,剛剛好是A330普通艙第一排的中間靠走道,這樣子我的行動自由就毫不受限了,接近很少人注意到、機身最前方設計優先給飛行組員的廁所(A330廁所集中在機身中段,常常用餐時間過後就擠成一團),而且雙腳都可以伸直,喔耶!更重要的是:這樣子跟空姐要酒就很容易了。(喂!)

[8:40] 飛機起飛。

[8:40-13:02] 除了方便上廁所外,我原本想在飛機上補眠的如意算盤完全的落空了。第一排前方就是餐飲供應區,本來就很吵了,後面那排還有小孩在哭鬧,搞到食慾全失(即使飛機上提供我很想吃的叉燒飯),睡覺也半夢半醒,無論HP還是MP半點都沒有補足,連大腦妄想的能力都減少一半。繼續半夢半醒。

日本的「北の玄關」:新千歲空港,台灣所有機場的「國恥度」再度升級一次。

[13:20-14:15] 我錯了,這個機場規模比我預期的還要大太多了。靠著地理位置優勢,下飛機一馬當先(那時國際線只有華航CI-130)直奔行李提取處,但當後面的人都陸陸續續快快樂樂出關,我卻等了整整二十分鐘才看到我的行李箱。

出境報關檢查時,我前面的那對台灣情侶講一講就走人,一看到我護照上貼著一堆「上陸許可」反而就搜我的身,啊,常去你們國家刺激你們的經濟是有恐怖分子嫌疑就是了?(好想翻桌)

我這次是購買華航精緻旅遊,出境後還得去排隊跟華航人員領取一堆資料(住宿證、免費單程車票、和贈送啥北海道開拓村門票),這也花了我超過十分鐘。事實上,之所以會花這麼多時間,也是華航人員一個一個仔細解釋內容的關係,但這些對我都不必要啊!所以我不讓她多開口,就說我都知道就快點打發走人了。

但我沒有直接跑去JR,反而先衝上三樓國際線出境大廳的Toy Park。幹嘛?就為了新千歲限定的雪ミク轉蛋啊!問題來了,我身上都是現抄,國際線又沒像車站有兌換零錢的服務。我只好掏出三張日幣一千,硬著頭皮跟Toy Park的店員講說我想買雪ミク所以需要零錢,店員一枚一枚算給我日幣一百時還一直在笑。最後投了十個轉蛋。到底有沒有中獎,後面再說。(被飛踢)

走了一大段路「終於」走到JR站,天啊,這機場真的不小啊。兌換JR Pass時,還碰到同班機的一堆台灣人,這似乎是一個特色:台灣人的「動線」都差不多。這在後面也得到進一步的佐證。兌換JR Pass也用掉我超過十分鐘的時間。

去年對付雪地的裝備嚴重不足,讓我在日本東北的豪雪中,活像1941年莫斯科近郊的德軍,這次北海道反而沒去年東北冷,我直到旅館,都完全沒動用防寒裝備的念頭。

北海道第一大城:札幌。人口只有一百萬。

[14:19-14:55] 乘車抵達札幌,車上一堆台灣人。這個站的周圍規模及水準,實在不像是人口只有「一百萬」的車站(而且北海道新幹線還沒開通),以台灣的標準來說,大概天龍國要有一千萬人口,才有一丁點機會擁有這樣的車站吧?

[15:05-15:45] 旅館check-in,安置行李,拿出NEX-5N,恢復HP和MP,打開x201恢復對外通信狀態。這間Gracery Hotel其實就是札幌華盛頓(招牌上也還是掛著Washington),一樓到六樓是讀賣新聞,七樓以上才是飯店。雖然延續華盛頓「能省就省」的傳統,毛巾只有一條,浴巾也比照辦理,但我覺得整體水準遠比新宿華盛頓來得好,B1也連接車站地下街,相當方便。

整裝完畢離開旅館,剛進入地下街時,想扣上領口的鈕扣,卻發現怎麼摸也摸不到... 靠!我上衣鈕扣根本就歪了一格!難怪今天從早到現在總覺得身體歪一邊!趕緊衝入廁所重扣。早上起床神智不清果然很危險,唉。

直撲小樽運河夜景。

[16:00-16:35] 坐車前往小樽,車上也是一堆台灣人(而且似乎還有在飛機和機場似曾相似的臉孔)。這是我第一次在雪季坐著火車看海(去年青森行其實沒有)。

[16:40-17:35] 從車站徒步前往小樽運河,沿路幾乎只碰到台灣人和香港人。很慘的是,天氣冷肚子很容易餓,早上那褲帶太緊的不適感在大雪中也消失了。果然在雪國一直走路很適合減肥呀!我去年在東北四天就掉了四公斤。

小樽運河很美,但今天天氣其實不太好,而且規模也遠不如我的想像。反倒是回程走另一條路,發現小樽有不少很有歷史的建築物,我甚至覺得這些比運河更有拍攝價值。

NEX-5N的無恥濾鏡是否真的如某些人描述的如此無恥,懇請各位看倌慢慢鑑賞,小弟不送。

[17:38-18:10] 坐車回札幌,飢寒交迫,在車上真的快餓死了。更不幸的是,車上有棟方志功的展覽廣告,讓我想起去年住青森淺虫溫泉棟方志功樁館時的豪華溫泉餐,一想到就更像難民了。

[18:15-18:40] 一下車,直接延著地鐵南北線的超長地下徒步區,一路走到狸小路,對這整體規劃實在讚嘆不已,反而不想坐地鐵。為何我常常在台灣吃拉麵會覺得鹹,在日本吃更道地的就不會呢?很簡單,因為我太愛在日本「走路」了,在這個國家的城市長途步行,實在是一種享受,而且還可以順便減肥,這真的太棒了。

四處都是避難的海外觀光客。

[18:40-18:50] 終於找到海牛推薦的初代一国堂本店。店裡面只有三個客人,不但都是台灣人,有一個竟然還是今天和我同時check in旅館、然後趕去搭車又不期而遇的,這真的是太巧了,難道大家手上的旅遊計畫都是同一個人寫的?

[18:50-19:15] 拜札幌理論上是以味噌拉麵聞名之所賜,我毫不猶豫點了味噌拉麵再追加一顆玉子,無話可說的好吃(雖然店裡面無論地板還是桌子似乎都油油的,不知道是沒清理乾淨還是店面實在太舊)。有趣的是,我喝了一杯中杯啤酒,付錢時我應該會日幣一千出頭,帳單上也大刺刺的寫著有一份中杯啤酒,直接掏出日幣兩千給他找,但老闆卻直接退給我一張,再找我零錢,反正就是啤酒不算錢。哇哩咧,是因為看到今天太多台灣人跑去吃你被感動到了嘛?不管他,快點閃人,免得他反悔或是發現是他自己搞錯,拿菜刀衝出來追砍我就慘了。

[19:20-20:30] 慢慢地面散步到拉麵橫丁,回頭再慢慢晃回旅館,中間經過大通公園的鐵塔、某「可遠觀沒力近看焉」的漂亮建築物、晚上預定要去吃卻沒去吃的かに本家札幌本店,與走三步就聽到北京腔Bic Camera,最後再去ESTA的生鮮超市晃晃。那時一堆便當早已被半價神貼滿貼紙,但小弟一方面吃不下,另一方面怕慘遭狼群攻擊,所以就假裝沒看到,快快樂樂跑去Lawson買GATSBY洗面乳和北海道限定SAPPORO啤酒,再像幽魂一樣飄回旅館裝死。

札幌的繁華和進步,實在不像是一個人口只有一百萬的城市。以我這隻台灣井底之蛙的角度來看的話,這絕對是嚇不倒天龍人的幻覺。最後... 真的是... 隨處都是台灣人香港人和中國人啊... 觀光客怎麼這麼多,都窮到沒辦法留在本國過年逃到日本來了嘛?世界經濟果然要崩潰了呀!如果我的腰圍也可以比照辦理就好了。

下集預告:旭山動物園,旭川蜂屋拉麵,以及...お楽しみに。(啊,你轉蛋是故意不想開獎就是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