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9, 2012

[水球的日本發浪] [2012/4/28-29] 福島櫻花的最期

[2012/4/28-29] 福島櫻花作戰照片暫存區 

聽說今天鶴ヶ城的櫻花樹下有一段這樣的異國豪洨對話:

「会津若松是一百多年前緋村拔刀齋和新選組拿刀互砍的歷史勝地。是新選組,不是銀魂那個真選組,不要搞錯了。」
「.........!@#$水球,那下一個地點去哪裡?」
「原本想去拍石部桜,不過那邊其實沒幾棵,我們快點去喜多方拼坂內食堂。」
「既然只有幾棵,為何這麼有名?」
「因為聽說是名人種的。」
「該不會就緋村拔刀齋種的吧?」
「.........要說也該猜白虎隊。」
「什麼是白虎隊?因為毛都被剃光?」
「聽說是幕末被新政府軍打爆到走投無路只能集體切腹自殺的死小鬼。他們的隊歌都是漢字,花錢進入鶴ヶ城可以看得到,中文文字程度可能比現在台灣年輕人還要好。」
「那如果是集體捏懶葩自殺呢?」
「.........那就是白爛隊了。你這隻還沒出國就對我施展空錢包必殺技的人也該去躬逢其盛一下。」

這兩天雙腳走路走到快要抽筋,實在很懶得寫現場流水帳,索性寫一下自己的感想。

  • 飛機:ダメ航空看起還有點ダメ,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ダメ。雖然從簡約的設備和服務處處可見cost down的痕跡,但從起飛前的宣導影片、用touch panel取代複雜的多按鍵遙控器、廉價但很適合飛機使用的餐盤、以及明快高效率的服務,讓我覺得亞洲人在管理與經濟效益上,依舊存在難以企及老美的巨大落差。DL276 / 275飛的還是成田第一航站,通關效率「理論上」也比較快,因為你可以跳過轉搭內部電車的時間。
  • 通關:還是一句話,只要有中國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在此重申)就有混亂。這次通關剛好卡到其他從中國飛來的班機,一堆入境表單填寫不完整不說(然後就是到處借筆,服務人員要你離開排隊隊伍還拖拖拉拉),排隊時前面都移動好幾步了,你還雙腳落地生根要服務人員去一再提醒你是想怎樣?
  • JR Pass領取作業:我從來沒有這麼度爛JR過,已經付錢買好只等著領取和搞不清楚狀況才現場購買的旅客一同大排長龍,放任根本一點sense也沒有的外國旅客隨便佔用一個櫃檯十幾二十幾分鐘的時間(我沒打錯),然後後面一整排早就拿著單子只想拿了馬上走人的各國人馬只能一邊搖頭一邊呆呆罰站,成田第一航站的服務中心冷氣機好像又壞了,又熱又悶。等到前面一個一直換票的眼鏡肥婆和一對一直算錢的年輕夫婦「終於」搞定後(好像都是香港人),在我前面的幾個西方人即使現場購買,但因為早就準備好,很快就搞定輪到我了。猜猜看我排了多久?一個小時。JR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竟然讓JR Pass櫃檯可以現場兌換車票,我可以理解日本人希望單一窗口搞定旅客需求的想法,但你也少說應該分開不同的櫃檯吧?以後如果都碰到搞不清楚狀況連要花多少錢都不知道甚至還要現場兌換全部車票的觀光客,不就大家一起完蛋了?

通關延遲加上領取JR Pass遇到白爛旅客,讓我第一天的計畫,整整延誤一個小時。別小看這一個小時,這不但讓我冒著房間被東橫Inn取消的風險,更讓我無法在天黑前抵達開成山公園,加上櫻花已經接近全滅狀態,開成山公園晚上又幾乎沒有燈光(倒是讓我發現NEX-7的閃燈出力和補光精確度超出我的預期),第一天晚上就以慘遭全軍覆沒收場,真的是幹翻了。

不過幹歸幹,今天在会津若松強忍了一個上午腹瀉的痛苦(後來撐到13:07分搭上前往喜多方的電車,一如往昔,車上的廁所很乾淨),從鶴ヶ城那垂死掙扎的葉櫻,和喜多方那燃燒最後餘暉隨風而逝的櫻雨,得到了最高的慰藉。福島縣櫻花基本上算全滅了,即使在磐越西線沿路仍目睹不少蠻持久的同胞,只是不知道地點到底在哪裡。

明天將離開郡山,開始單日直撲北上展勝地與高松公園,晚上回東京開辦水球東京大食團。希望可以順利完成計畫,ㄎ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