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02, 2012

[水球的日本發浪] 人生首次日本出張:嗯,一次很意外的旅行

「任何政治家或最高統帥,當在戰爭中突然有一個全新的情況發生時-不管是軍事上的挫敗,或是政治方面有意想不到的發展,例如有另外一個強國加入敵陣-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他也許必須毫無選擇地,把現有的『戰爭計畫』完全丟棄掉。同時,大家也許會覺得他對於自己的資源估計的太高,而對於敵人的又未免估計過低,又或著是在政治判斷方面犯了一個錯誤,而想要對他加以責備。

但是當軍事作戰目標已經完全達到,或者已經遠超過了當初的料想-徹底擊敗一個敵人,並讓另一個敵手在潰退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撤回自己的島嶼上-時,一位國家元首或最高統帥在研究何者為『次一步驟』時,就會不禁地懷疑,到底德國這邊是否存在過所謂的『戰爭計畫』。」

結論就是:這次的人生首度日本出張,扣掉拜訪客戶的行程,其餘完全沒有任何計畫,希特勒地下有知,絕對對數十年後極東某寶島痴漢有為者亦若是的行徑感到深深的欣慰。(啥?)

行程概要:
  • 水球人生第一次日本出張。
  • 水球第二十次日本旅行。
  • 2012第三次日本行。
  • 五天四夜。
  • 名古屋進、東京出的打帶跑行程。
  • 人生第一次的中部國際機場。
  • 人生第一次的東海道新幹線。
8/22(三)下午三點急急忙忙的從公司大包小包搭計程車殺去桃園機場搭傍晚的華航,晚上旅館check in後,和同事根據旅館建議到附近的尾張ラーメン第一旭補充養分。

8/23(四)上午快速完食水準超乎想像的早餐後,旅館check out,帶著所有行李去拜訪名古屋某客戶,十一點計程車到車站,搭乘JR Pass無緣的のぞみ到新橫濱,拜訪客戶後,再跑去川崎,旅館check in。哇哩,原來東橫Inn京濱急行川崎站前位置如此隱密,而且房間還有瓦斯爐,是暗示我該帶泡麵嘛?

回旅館大致處理公司信件和寫好新產品規格後,和同事一起去ラゾーナ覓食,意外嚐到ラゾーナ川崎的すみれ分店。完食後陪同事採購東西,回旅館就繼續work@hotel。

8/24(五)上午體驗人生最慘烈的旅館早餐,旅館check out,全副武裝直奔位於品川シーサイド的某超大日商大樓,上午開完會後,與兩位客戶高階主管在隔壁的しっぽう嘗試人生首次日本商業午餐。

結束後同事直接搭車去羽田,我因為事前報備「擔心颱風會讓班機被取消,所以延後到週日下午再回來」延後機票兩天,自行前往東橫Inn東京後樂園文京區役所前。處理完部分公司信件後,實在太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個小時,醒來後傳簡訊給笠原一輝,確定晚上dinner地點,繼續work@hotel一段時間,再前往熟悉的自家後院:秋葉原。

在ヨドバシ與笠原會面,走去浜町亭秋葉原店覓食,結束後,很懶得從日比谷線轉大江戶線,索性坐中央線到水道橋,再長距離步行經過東京巨蛋回東橫Inn,剛好碰到巨人主場比賽剛結束,看著球迷們井井有條的步入地鐵站,再回想台灣的運動場地,不禁讓我嘆息不已。

8/25(六)前晚喝太多,而且累積三日打帶跑出張行程累積的疲勞感一次爆發,睡到十點半才勉強起床(意思就是變成沒吃到免費早餐的白痴),揹著NEX-7相機包,搭大江戶線前往新宿風雲児享受傳說中的つけ麺。

雖然排隊很長,即使狹小擁擠的店內塞了很多對情侶(估計起碼六對),但人家日本人才不會像假掰的台灣人故意慢慢吃慢慢聊裝高尚,所以翻桌速度很快。我右邊這對穿著正式的年輕情侶(夫婦?)實在讓我印象深刻,上座比我慢,竟然吃的都比我還快!瞬間一掃而空!

下午1:00帶著有點撐的肚子踏入新宿南口,搭乘湘南新宿線去鎌倉轉江ノ電,在鎌倉高校前下車,經過那個眾人皆知的平交道,一路沿著TARI TARI那段坂道往上爬,尋找白浜坂高校。

走了很久,幹,原來這些白浜坂高校的學生體力這麼好啊!如此酷熱的夏天,走這發燙到可以烤肉的柏油路真的是累死人了,因為太熱,路上也幾乎不見任何行人,更糟的是:走了很久,還是看不到白浜坂高校。(穿過雲層從天上傳來的聖音:幹,誰跟你講有這間學校的?)

絕望中傳簡訊給小明長輩,他隨後回傳日本人寫的實地探訪。嗯,果然沒有這間學校,啊啊啊啊啊我跑來這裡到底是幹嘛呀!最後順便瞧瞧鎌倉高校,的確長得不像白浜坂。(自爆)

沮喪的走回鎌倉高校前,搭江ノ電到自2006年一月初睽違六年多之久的江ノ島(今年1/28開車去小田原時有經過,但沒進去)。有別於當時的陰鬱天色,今天映入我眼簾的是陽光燦爛浪濤洶湧的夏日湘南海岸風情,處處可見比基尼辣妹,水上摩托車恣意地在海上暴走,整座島蓋滿無數情侶。

本人多年來已經自動演化出抗閃光衝擊的免疫本能,加上島上四處TARI TARI(外加釣球)供給水球神祕的大宇宙能量,所以完全不受影響,只是流汗流到快要脫水,這座看起來不大的小島走一圈其實也蠻累的,到後來中午塞滿大盛つけ麺的肚子再也不覺得撐,反而更餓了。

傍晚搭江ノ電到鎌倉轉橫須賀線,到JR大崎再轉山手線至JR上野,晚上8:00與笠原一起去躲在暗巷中的東京苑韓式燒肉,結束後在上野御徒町搭大江戶線回東橫Inn,就這樣度過極度疲勞的週六。日本東京的限電夏天實在讓人難受,冷氣都不夠強,處處都是汗臭,但這絕對不會影響我爭取夏日爭取日本出張的堅定決心,如果可以剛好碰到夏コミ就好了。(喂!)

順帶一提:今年是江ノ電鐵道開業110年、巴士85年,日本的鐵路化進程絕非台灣人所能想像,有去過大宮鐵道博物館的人就知道我在講什麼。

8/26(日)早上九點起床,收拾行李,10:00準時check out,按照慣例,先把行李寄放到JR浜松町的置物櫃,再轉山手線到上野御徒町大採購,但這次卻碰壁了:置物櫃全滿。我只能很愚蠢的大包小包去JR上野御徒町碰運氣,還好被我找到幾個空置物櫃。這趟坐大江戶線到大門轉JR浜松町、再去JR上野御徒町,等於是浪費了快一個小時的寶貴時間,因為我應該直接就在大江戶線上野御徒町下車。

東西買齊後,走去JR上野的一蘭分店。不知是這幾天汗流太多鹽份流失過大還是怎樣,我竟然覺得一蘭的湯頭好清淡啊!完食後,取出行李,去JR浜松町轉單軌到羽田機場,台灣時間下午5:00就出現在松山機場的輸送帶旁了。

從未嚐過的三間拉麵與頂級つけ麺

就算出張行程不會事先安排想吃的拉麵,五天四夜四碗麵對本痴漢來說應該算是一般的「密度」,但這次卻創下新紀錄:不知道是心情被出張影響還是真的不對盤,沒半碗喝光湯頭,對我而言算蠻!@#$的。

尾張ラーメン第一旭的醬油叉燒
會吃這間,純粹只因旅館推薦加上距離又近,沒有別的理由。一碗塞滿口感近似梅花豬切片的叉燒、濃厚的醬油味、與滿滿的蔥花,結果就是叉燒口感極佳吃的很爽,拼命咬嚼蔥花,囫圇吞食麵條,但湯頭就是難以下嚥。很難得我在日本吃拉麵竟然湯頭無法喝完,但後來證明,這不是個案。

標準札幌味噌口味的すみれ
今年北海道農曆過年作戰「琉璃色の雪(るりいろのゆき)」中,在初代一國堂和白樺山莊首次體驗標準北海道味噌:夾雜大量碎肉與肉塊的濃厚黏稠湯頭,同樣立足於札幌的すみれ在這方面的表現更是強烈,第一次會有湯頭讓我覺得很「稠」(池袋無敵家是無比的濃郁),讓我無法喝完湯頭。

當然我是覺得這和氣候有關,關東的夏天熱成這副德性,適合北海道的口味不見得適合關東,我也相信當我到北海道的冬天時,絕對會一口氣喝到見底。但讓我不太爽的是:這間分店開到8/26就要收了,我竟然不小心吃倒一間拉麵?天啊!(大誤)

新宿風雲児讓我朝思暮想念念不忘つけ麺
風雲児之大名,近年如雷貫耳,連在新宿西口麥當勞Facebook打卡都會馬上浮現的名店,本次終於悲願成就一親芳澤。我只能說,太好吃了,至今仍朝思暮想念念不忘。大盛麵條對我來說有點太多了,早知道就不點啤酒。

重點是:可能是創業沒太久的關係,這間店的服務態度讓我覺得很不錯,可以感受到一股熱情,希望他們可以一直維持下去。

說到湯頭啊...台灣一票假哈日族老是愛鬼扯「日本人吃拉麵不喝湯」呢?還有人寫入拉麵小常識哩。怪了,為何店內大家連つけ麺的湯都照喝不誤呢?我還看到好多人都碗底朝天呀。

覺得味道普普的一蘭
我對所謂「超量產型」拉麵連鎖店一向沒有好感,更何況是競爭激烈的「泛」九州拉麵,這次對一蘭的觀感很近似三小屋和花月嵐(水準整體來說好一些),但也不是特別有印象。在日本,拉麵本來就是平民食物,對一蘭也沒什麼好挑剔的。美中不足的是,我無法喝完他的湯頭。

Samsonite,你真的值得我花這個錢
當到達羽田國際航站、踏出JR Monorail時,這副廣告赫然佇立於前,我的嘴角瞬時不爭氣的上揚了...

日本出張行前為了一舉克服我過去出國的窘境(如行李箱太難用、不夠堅固、難以帶上飛機),出發前花大錢一口氣去忠孝東路靠近八德路的Samsonite專賣店賣了新的行李箱與電腦包,事後證明這真的是很正確的投資,這家公司的產品做的真的很不錯。年底北海道跨年作戰前,應該還會買他們家的背包。嗯,我果然也變成商務人士了。(被踹)

下一次計畫?

如果沒有意外,年底還有三次日本行程:
  • 十月中旬應該還有一次日本出張。
  • 11/21的Thinkpad Yamato Lab參訪團。
  • 12/27-1/1的北海道跨年作戰「キングペンギンの散歩」。
換言之,2012年將一舉打破2007年記錄,到達一年六次日本旅行,本痴漢衷心的祈禱:以後再也不要回頭,即使會被一堆奇怪的防痴漢海報嚇到屁滾尿流也在所不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