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1, 2013

[2013/02/11] 水球的日本發浪「ユメノアリカ」第二日上半場:宮坂釀造「真澄」

DSC04565DSC04566DSC04567DSC04568DSC04569DSC04570
DSC04571DSC04573DSC04572DSC04574DSC04575DSC04576
DSC04577DSC04578DSC04579DSC04580DSC04581DSC04582
Flickr 上的相片集 [2013/02/11] 宮坂釀造真澄
有看我發浪遊記的朋友都知道我的遊記毫無重點,然後我過去也無心改進(反正再怎麼寫也不會變成明星部落客,我也不想出名)。但去年北海道跨年在旭川連攻男山和高砂酒造(外加時間不對無緣赴會的余市)卻意外讓我察覺到:既然水球愛酒,那為何不能以探訪酒造為主題?

這幾年來,我的清酒口味以「水球三本柱」為中心:旭川男山、長野真澄、新潟吉乃川,周邊再圍繞著新潟八海山、福島奧之松、旭川高砂國士無雙等等。沒錯,我這次就要補完三本柱的剩下兩柱。反正都會經過諏訪,那怎麼能不特別跑一趟七號酵母誕生地的真澄呢?

[6:35] 起床,但眼皮還是如千斤重。

[6:45-7:05] 享受著Dormy Inn自慢的早餐。

[7:15-9:00] 身體實在撐不住,繼續補眠。這也意味著我到達上諏訪大概也下午了...

[9:50] 寄放託運行李並check out後,在秋葉原駅搭總武線去我最痛恨的地下城市:新宿駅。

[10:25] 買票完畢,到ビックカメラ新宿西口店閒晃。原來之前美國跳樓大拍賣的Sigma E-Mount 19mm與30mm,在日本已經跳水到日幣10800了...

[11:00-13:19] 搭乘あずさ13号至上諏訪駅。在車上幾乎把這本書看了三分之一。
這個日幣一千元整的火車便當還不錯吃,我在車上不塞點食物,等一下試喝清酒大概會掛點吧。
[13:20-13:35] 車站對面剛好有反核遊行人士正在集結,可惜身處多數國民自認刀槍不入無所不能所以熱烈支持興建全球最危險核電廠的鬼島,我只能默默獻給他們精神上的支持。
[13:35] 經過兩塊停滿車子的專用停車站,我終於站在朝思暮想的聖地之前。我不知道為何這台在冷天電池就虛脫早洩的iPhone 4S拍這張會附贈如此特殊的效果,但也許它瞬時化身真澄之鏡,確實映射出我的心緒吧。
[13:40-13:50] 花三百日圓買酒杯試喝,解說人員相當認真的一瓶一瓶解釋不同產品的特色,喝完一輪,我也開始茫了。
其實坦白講,相對於人生首嚐的大吟釀吉乃川與隨處可見的男山,我對真澄的印象是三本柱中最薄弱的,這趟旅行將其口感再度砸在水球的舌尖,山花與夢殿「戰線復歸」重回大吟釀輪值之日不遠矣。
為了讓某長輩和我同步,建立男山與吉乃川以外的大吟釀新支柱,特別掏錢買一支山花,希望可以撐回台灣不被我喝掉啊啊啊啊。

Cella真澄遊客絡繹不絕,車輛進進出出,頗具當地旅遊地標的氣勢。也許我過去太過低估真澄也說不定。

[14:30] 回到上諏訪駅,沿路注意到兩三間酒造,不過因為完全一無所知,加上時間不足,也沒辦法各各一親芳澤,只能敬待日後有緣相逢。
[14:37-14:45] 搭一般車到下諏訪駅,在廁所「卸重」後直奔諏訪大社下社秋宮,然後直到晚上抵達松本夜拍松本城,那就是後面的故事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