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01, 2014

[2014/01/01] 水球的日本發浪「北へ」第五日:"Boys, be ambitious!"

"Boys, be ambitious!"

今天真的很有趣,整天都和北海道大學首任校長William Smith Clark有關。

[08:30-08:50] 勉強起床,今天總算吃到早餐了... Super Hotel雖然早餐水準遠不及Dormy Inn,但算是不錯的了,總比東橫Inn啃飯糰來得好。

[09:00-09:50] 整理行李順便補眠。基本上,這趟旅行已經算是結束了。

[10:00-11:00] 旅館check out後,和兩位隨行友人搭地鐵東豐線到終點站福住,再轉公車到羊ヶ丘展望台。

都這麼接近札幌巨蛋了,千萬別跟我講你不知道他是誰。
札幌的公車已經可以用SUICA了,這天下布武的速度真可怕。我當然是毫不猶豫的拿出來用了。(用光剩餘的零頭)
[11:00-12:50] 羊ヶ丘展望台的視野相當不錯,可遠眺札幌巨蛋,但是天氣時好時壞,剛到時大風大雪,過沒多久就晴空萬里,接著又大風大雪。

DSC06235DSC06236DSC06237DSC06238DSC06239DSC06240
DSC06241DSC06242DSC06243DSC06257DSC06244DSC06245
DSC06246DSC06247DSC06248DSC06249DSC06251DSC06252
DSC06253DSC06254DSC06255DSC06256IMG_6099IMG_6090

室內展覽區關於札幌雪祭的照片,等我回台灣寫回顧篇再分享給大家。

剛好一月一日會免費提供一張「寫下大志」的誓言書(意思就是說平常要用買的),再塞到雕像下方,那我該寫什麼才好呢?
Clark博士的咖啡,還「北海道限定」... 真是夠了。
[12:50-13:30] 從羊ヶ丘展望台前往札幌駅。

[13:30-14:00] 札幌駅十樓的拉麵共和國每間店都大排長龍,我們三人最後決定去あじさい。日本人吃拉麵果然不像台灣人這麼假掰,一下子就進場了,排隊時就點好的東西也很快上桌。

可惜的是,他們的赤味噌實在很不對我的口味,感覺比昨晚在すすきの吃的滿龍還慘。等我回台灣再好好談一談。
[14:00-15:00] 札幌即將進入暴風雪,我們三人漫步於大雪紛飛、人煙罕見的北海道大學校區內。天啊,又是一堆William Smith Clark的頭像,所有路標都有。
IMG_6142IMG_6143IMG_6148DSC06266DSC06264DSC06263
DSC06262DSC06276DSC06275DSC06274DSC06273DSC06272
DSC06271DSC06270DSC06269DSC06268DSC06267DSC06261
DSC06260DSC06259DSC06258DSC06265DSC06277DSC06278
Flickr 上的相片集 [2014/01/01] 北海道大學

[15:00-15:30] 回札幌駅,補充藥品後,再搭東豐線到豐水すすきの,領取寄放行李。靠,三把木刀和一把木刀傘真是有夠難拿啊,還在大雪中移動咧。

札幌駅四處都有慶祝新年的活動,可惜沒時間慢慢品味。
氣勢磅礡、氣燄萬丈的太鼓演奏。
這個就不解釋了。對日本文化有基本了解的人都應該知道。

[15:30-16:00] 四個人衝回札幌駅。再見,北方大地的首都。

[16:00-17:25] 搭乘スーパーカムイ27号至旭川。

[17:25-18:00] 札幌正處暴風雪,旭川亦不遑多讓,一手拖著行李,一手扛著「四根破壞砲」,還看在我右腳底有傷的份上,這移動到Dormy Inn的過程非常痛苦。

[18:30-20:30] 在附近的白木屋居酒屋進行本次行程最後的晚餐。隨後就回旅館。

DSC06285DSC06286DSC06287DSC06288DSC06293DSC06294
DSC06295DSC06296DSC06297DSC06289DSC06290DSC06292
Flickr 上的相片集 [2014/01/01] 旭川白木屋

現在問題來了,那我到底寫了什麼?何で書いているの?
為何我會寫這個?

我這次在北海道,並不是只來「玩」順便趁著長途通勤時念完某本經濟學巨著,而是強迫自己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野心和夢想在這短短幾年內被消磨殆盡,讓自己回到原點,已經比什麼都重要了。希望明年在北海道的心情感言,能比今天這簡短的旅遊註記,更加求勝若渴,更加野心勃勃,字裡行間熊熊燃燒著恐怖、力量和瘋狂的慾望火焰。

但言歸正傳,回到旅遊話題,最後我還是希望各位嘗試看出下面這張照片的梗是什麼... 這真的跟某雞八郎很有拼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