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10, 2014

[2014/04/07] お花見2014年「夢、ひとひら」最終日:東京都廳、恵比寿、上野多慶屋、回台灣

昨天夕陽西下、夜幕低垂、從水戶開車到千葉路上的一段對話,那時候正在播「おはよう、またあした」。

「『おはよう、またあした』翻譯成英文就是"Good Morning, See You Tomorrow."。怪怪的。」

(後座某人已經狂笑不止)

「............................這歌詞內容是在講高中生之間的故事........(以下省略數十字)」

「我知道,可是換到台灣,感覺就很像特種行業的從業人員下班時的對話。」

「.........................................................................」

好端端的Fu就這樣被我毀了,我果然有化可能為不可能、無意識搞砸一切事物的特殊才能呀。

[08:45-11:00] 因為今天就要滾回台灣了,所以一切都慢慢來,早餐完食後,泡假溫泉撐到清掃時間大限10:00,再慢慢整理行李,11:00準時check out。

[11:00-12:30] 先把行李寄放在秋葉原駅的置物櫃。實在想不出該去哪裡,又不太想花錢,那就搭中央線到新宿的東京都廳吧。
今天的能見度還ok,從上方俯視新宿中央公園,還看到不少「持久」的櫻花,看著被超高層圍繞的小公園實在讓人心情大好。只不過...
剛剛好中午12:00整時,某美國晶片廠商的Account Sales傳簡訊來:

"Conference call free number in Japan: XXXXXXXXXXXXXXXXX. Passcode: xxxxxxxxxxxx"

"May need to have call today, I will let you know the time. Sorry for kill ur Japan trip."

瞬間心情有如無繩高空彈跳般的直落谷底(昨天沒跳成感覺虧大了)。我其實很少刻意分開工作和生活,每次日本發浪還不是隨傳隨到(搭新幹線E7那天晚上還花了一個多小時搞定一份報價和proposal),只是我覺得這con call根本就不必要啊!沒辦法,先找一個方便講電話的地方。日本餐廳基本上都是不能室內講手機的,有點麻煩。

剛離開東京都廳後,我越想越不對,你們既然從美國都派人來了,為何不直接殺去我們的辦公室找相關人員直接畫押?找我這個天高痴漢遠的BDM低職等小業助只是浪費時間在反覆溝通上。所以我索性直接打電話給他,請他們下午開完會就直接到我們公司一趟現場抓人面談這個案子後繼問題的處理方式。果然這場con call就自動消失了。

黎花生堅持不排隊,新宿京王廣場對面那間吃了無數次的Royal Host瞬間出局(有人排隊等候),風雲児也不可能(這不起碼排個半小時不行),那就跑遠一點吧。

說到未來,如果台灣和東北亞民主國家可以撐過2018大限,2020年東京奧運我絕對不會缺席。別問我為何會這樣講,一切盡在不言中。
[12:30-14:00] 搭山手線到假掰的恵比寿,這時候認識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想幹什麼了:ビヤステーション恵比寿
我個人很喜歡這間店的香腸,搭配新鮮的啤酒真是享受中的享受啊。可惜我最愛的鹽漬豬肉要14:00才開始供應,此次無緣享受。
[14:00-15:30] 搭山手線到御徒町駅,到多慶屋進行例行性大採購(肝活源、ルル、EBIOS),花掉日幣一萬三。結束後直接步行到秋葉原駅。

不過到達秋葉原時,覺得時間還有點早,所以又是「例行性」的去ホームメイドカレー秋葉原喝一杯。原本在想說要不要順便吃一盤咖哩飯,想想算了。其實我只想趁機消化日幣零錢。身上還剩下日幣584。
[15:30-16:25] 拖著行李,從秋葉原駅搭山手線到浜松町駅轉東京モノレール到羽田空港,準備跟日本告別,結束人生第29次日本旅行。
班機明明18:25才起飛,為何我會想早點報到呢?事後證明我的直覺果然沒錯,日航櫃檯報到時發生了一段插曲。服務人員先問我們懂不懂日文,我說OK後,又跑來兩個服務人員跟我們「解釋」他們想幹嘛,進行一場日文聽力測驗。

果然沒錯,看來他們超賣機票了(每年這時候台灣人像蝗蟲一般擠爆東京大阪機位時的慣例,我去年在關西也差點被婊),所以要徵求「志願者」,改搭明天上午成田桃園的班機,會提供飯店住宿,如果同意,就會有巴士接送到成田。

靠,我怎麼可能同意啊!我明天還要上班耶!

當下斷然回絕。還好報到時不算太晚,否則搞到像去年關西出張時,為了等待機位在大廳死守到關閉櫃檯的最後一刻就慘了。蠻好奇今晚的受害者會是誰,但希望不要有。
[16:25-18:00] 在羽田空港閒晃,先到展望台看看ANA的波音787(我應該沒看錯吧?),喝完剩下的午後紅茶,晃晃江戶小路商店街,覺得很無聊,撐不到半小時,就出境吧!此時此刻,口袋裡面還有日幣584,得找個機會用掉。
出境後前往登機口,經過一間有賣酒類的咖啡廳,看到High Ball一杯日幣550,見獵欣喜,結帳時才知道...

因為消費稅上漲,所以實際上價格是日幣596!

我就只能滿懷幹意的拿出信用卡了。本次行程的第N杯High Ball。乾杯!慶祝我還要帶一堆日圓硬幣回台灣!
最後,在飛行途中,本痴漢依循優良傳統,主動離開座位跑去跟空姐要更多的酒(想喝清酒為這趟日本行畫下句點)、開口講日文時...

「等一下替您送過去。(中文)」

啊啊啊啊啊~這次旅行,最後還是完美的被搞砸了啊!我這趟お花見到底在幹什麼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