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03, 2015

紀念228的五種方法

人在日本,據聞228的台灣網路,企圖「平反」民族救星世界偉人蔣公和光復台灣英勇保台車輪黨,如過江之鯽般的傾巢而出、群魔亂舞,除了痛斥喪心病狂外,身為一個「人」,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送給他們的話語了。大時代出大白痴,小時代出小白痴,一群欠幹的人渣是他們唯一的最大公約數。我果然是有禮貌的好公民,所以我在日本過228。

可是... 瑞凡... 我昨晚竟然沒睡好... 早上昏昏沉沉,連溫泉和桑拿也救不回來,該怎麼辦?啊就只能活該去死了啊。事後我還差點有一股在車內上吊以謝國人的衝動,這是後話,我們先來回顧當一個人在大腦完全當機的狀況會做出多麼不合常理的錯誤決策... 啊我講的不是國民黨,是在下自己。

早上沒啥食慾,只好粗茶淡飯。
九點多,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一具喪屍從Super Hotel啪啪走到JR野田駅,跳上大阪環狀線慢慢移動到大阪的上野天王寺,身體自然而然的啟動自動導航模式,踏上熟悉的15/16番月台。一上車,坐下,安心閉上眼,等待睡醒後到奈良下車的那刻。我還彷彿聽到自己的打鼾聲。

但當伸展懶腰睜開雙眼,隔著窗戶映入眼簾的景象,卻是簇擁列車左右兩側的高山。怎麼和我熟悉的大和路線不一樣?此時此刻,車上的跑馬燈緩緩的湧出下一站的站名...

『和歌山』
大阪的故鄉

瞬時過熱當機還冒煙的大腦機殼內爆出悽厲的慘叫,只是除了水球肩膀上滿臉黑直線的小惡魔和頭上滿頭大滴汗的小天使,沒有任何人聽見。

然後就默默下車了。恭喜人生首次和歌山成就。幹。

等一下,為何我會坐上前往和歌山的紀伊路線,不是應該在大和路線上嗎?腦內倒轉一小時前發生的點點滴滴...

阪和線鳳・和歌山方面15番のりば
大和路線王寺・奈良・加茂方面15番のりば
関空特急 はるか関西空港方面15番のりば
和歌山線高田・五条方面15番のりば
関西空港線関空快速 関西空港方面15番のりば
きのくに線 特急白浜・新宮方面15番のりば
大和路線王寺・奈良・加茂方面16番のりば
和歌山線高田・五条方面16番のりば
幹,上錯車了。orz
根本是自己沒看清楚...

真是個悲情的228,還好我沒被國民黨拖去槍斃。

怎麼辦?按照原始計畫,我這時候應該已經手持鹿餅在奈良的公園被鹿群追殺了。不出站再回頭到天王寺,等於浪費了整整兩個小時。更重要的是,這已經超出關西JR Pass三日的範圍了,我等於要補日根野到和歌山的來回車資啊。

瀕臨崩潰的痴漢水球還在站內經過這個... 太應景了,警察不要來抓我呀... 我才是受害人呀...(根本是自己搞死自己吧)
問題又來了,我要怎麼去自動自發的補上額外的車錢?車上沒人查票是一回事,但是不要當失格的旅人,才是身為搶救台日親善關係的日本發浪客最該盡的義務。也因此,一回到天王寺,先去找車站人員解釋剛剛不小心坐出JR Pass以外的範圍(日根野)所以要補票,再收到這張我準備當紀念品的日幣920領收書。
在月台等車時已經十二點半,早上吃太小現在飢腸轆轆,不得不帶個便當上車。
我還是很不習慣日本的雞肉... 雖然說這便當不算難吃啦。
終於人生第二次造訪奈良駅。前一次是2013年底,在這裡和某間被自己生產不完的面板活活壓死的日本客戶開會。適逢週六,車站很多觀光客,無論是日本人還是外國人。從車站搭乘公車十分鐘後下車,終於在街頭遭遇奈良當地的「原住民」。
拜今年札幌雪祭陸上自衛隊的精采演出,讓我想起奈良某處遲遲未造訪的世界遺產。這絕對不是故意來拜我認識的某春日。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為何在步行途中,聽到的幾乎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中文?

(以上下筆於2/28晚上)

後來... 按照慣例... 買了絵馬詛咒國民黨後,我就繼續前往宇治... 一路上又是滿滿的台灣人...
e04,不爽寫了!
新工作開工第一個月根本沒有寫作的心情,相隔一個月人又再度造訪日本,早就忘光光當初到底想寫什麼了,本芭樂格第一次罷工!哈哈哈哈哈。(自暴自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