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06, 2009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

昨晚意外在硬碟裡面翻到這張五年多前剛搬進大安區時隨手亂拍的照片,令人感慨萬千。後來這書架的一隅越來越擠,不過搬回土城後就全數封存了。

三位一體,決定人類文明的興衰:

歷史,通古今之變,洞悉世事演進的因果。歷史無知,沒有縝密思考的基礎。

哲學,識事理之常,決定生活方式的價值。哲學膚淺,無以奠定堅定的信念。

戰略,成事業之法,實踐政策目標的藝術。缺乏戰略,絕無到達目的的方向。

事實上,世間任何人事物的成敗,都可從這三個角度去分析推理、蓋棺論定。昔日拿破崙的失敗、俾斯麥的偉業、軸心國的崩潰,一路到今日美國的全球獨霸、日本的停滯不前、中國的渾沌不明,均可一以貫之,毫無例外。

拿這個角度去評斷今天的台灣人,還真不是普通的不及格。

歷史:台灣人普遍選擇性遺忘過去夾在大國之間的殖民史,與「光復」後發生過的點點滴滴,光連國民黨數十年幹過的「好事」都少人聞問(反而是外國人還比較關心,史料幾乎都在美國的圖書館了),台灣擺脫讓無數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白色恐怖與種下族群衝突種子的制度化外省優越觀、從解嚴到真正有言論及政治自由,也只不過近二十年的事情。

然後?統統忘光光。我身邊不乏同年齡層卻彷彿那段歷史從不存在的同儕,他們眼中的台灣簡直是平行世界的異像,大概我從小就不是用功唸書有名校命註定日後飛黃騰達家財萬貫的小孩,腦袋才有那麼剩餘容量去「不務正業」塞滿這些「精英」不願面對的真相。

我都還忘不掉小學講台語會被罰錢、打開電視都是「鞏固領導中心口號」、民進雷聲等黨外雜誌雨後春筍、與鄭南榕自焚事件的回憶,結果今日台灣人普遍都天真的以為今天的和平與自由,是隨時隨地可唾手可得的「天賦人權」,也不看看過去兩百多年的歐洲和美國,是付出多大的代價才有今天的成就,為何近代資本主義都與政治改革密不可分,民主國家的「愚民集體智慧」會比獨裁國家的「精英寡頭聰慧」犯下更少的錯誤,享有更多的好運,史蹟斑斑,歷歷可考。

台灣今天在東亞的處境,一個次級強權夾在眾多一級強國之間的尷尬,在歷史上並不乏類似案例,缺少的只是可從他人經驗去萃取教訓的腦袋。

哲學:台灣人缺乏屬於自己的堅定生活價值和公民道德意識,極度自私自利,天真的以為自己就理所當然的可以過的比別人爽、高人一等,兼具專制封建與恣意妄為的劣根性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極度的自大與極度的自卑兼而有之,所以遭遇中國道德空洞化虛無價值觀的進攻,就毫無抵抗能力。更諷刺的是,這種人還往往自認自己比別人更有「價值觀」,唾面自乾莫過於此。

看看台灣現在多少人將犧牲諸多生命才換來的民主棄之如敝屣,永遠不乏奴性大發之人擁戴明君聖主來奴役自己,不願意自己真正的掌握民主權力,皈依「有錢賺有人養就不必自己傷腦筋為眾人之事負責」的畜生哲學,即可略見一斑。缺乏民主法治觀念和責任政治傳統,只是必然的結果,因為在他們眼中,民主僅為黃袍加身的形式,法律只是聖君賢相的工具,自己信仰的偶像根本不必負起任何的責任,而他們所熟悉且熱愛的政治型態也就只有這一種。

「我把你們當人看」是皇恩浩蕩的御賜恩澤,「洗錢是為了台灣建國基金」、「選就選上了你想怎樣」、「我不是來了」、「我看了報紙才知道」、「等我講完再救」真的只是剛剛好的現世報而已,有怎樣的人民,就會有怎樣的政客,一點都不冤枉。

戰略:既然歷史無知哲學膚淺,那就更不可能有明晰的戰略目標了。更糟的是,就算先射箭再畫靶好了,連射箭的方法都不懂,還動輒射到無辜路人(而且還是默默支持你的大國)的臉上,變成慘絕人寰的顏射。不提國際外交,連內政運作和政治鬥爭,都充分證明台灣人還真不是普通的不懂「實踐的手段與方法」。

不用大腦去認真思考自己想要的未來,制定確實可行的戰略,並按部就班執行,卻整天肖想中樂透。套具某好友的名言:希望自己變成怎樣的人,就馬上用盡全力去實現,少浪費時間坐以待斃靠夭終日。

我無法預測台灣現在的民主繁榮與文化多元,是否僅為曇花一現,最終難逃中國歷史的輪迴,但即使影響不了別人,最起碼還可以改變自己。最近又有某長輩受不了現在的台灣,搬去矽谷了,正在急速傾向專制中國且嚴重缺乏未來願景的台灣,會不會也把我逼成無根的浮萍,希望只是永遠不會成真的憂慮。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