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04, 2012

[馬上就會好之外交黑暗兵法] 因為俾斯麥上身,所以馬政府有不懂日文的駐日代表和需要英文翻譯的駐美外交官?

「十九世紀中葉,在歐洲彼此敵對的是法德兩國,而在全球上爭霸的卻是英俄兩國。這兩大帝國在近東、中亞,和遠東都已經發生權力衝突,俾斯麥對他們之間的爭執盡量置身事外,但他卻一方面鼓勵俄國向歐洲以外的地區求發展,另一方面又與英國保持友好的關係。俾斯麥深知德國為地利所限,既不能成為偉大的海權,復不能建立全球帝國,所以他在這兩方面選擇退讓,以便即可獲致英國的友誼,而又能集中全力在歐洲建立霸權。

但俾斯麥又知道英國並不善良。當英國自由黨領袖William Cleistone執政時,對德國態度頗不友善,於是俾斯麥立即還以顏色,突然一改常態,在東非洲一口氣併吞了一百萬方公里的土地,把所有歐洲國家都嚇了一跳,結果英國人馬上前倨後恭,改變了他們的態度。

因為德國皇太子是英國女王的女婿,將來繼承大統,則德國也許會有過分親英而影響德俄友誼的危險,為未雨稠繆起見,俾斯麥希望在德英之間保留若干摩擦,以求牽制。」
二十一世紀之台灣版:

新任駐日代表 不懂日文

劉姍姍在法庭上說的英文,書記官與法官都表示聽不懂,而劉在回答問題時還用「yeah」等口語回答,遭法官指正要用正式英文,她才改說yes。

現在想一想就恍然大悟了,這完全是俾斯麥的外交黑暗兵法呀!不過坦白講,找一個不會日文的人當駐日代表,替311東日本大地震後急速加溫的台日關係踩煞車,這個「摩擦」也未免太大了一點,不怕會翻車嘛?

至於瘦肉精美牛,就算立法院全體反對,最終還是會因「變成既成事實」而開放(難道有人會天真的以為,外流到廉價牛排館只是個案?),沒辦法,天底下哪有「已經幫你助選讓你連任,你怎麼能不幫我助選也讓我連任」的道理?現在的反對聲浪只是狗吠火車,認為自己高人一等貴氣逼人怎麼吃都不會有事的高級選民還是會拼命吃,傳統市場牛肉攤販和平價牛排館的死活關我這些菁英屁事,禽流感中標的雞肉雞蛋一樣比照辦理,大家乖乖吃下肚都不會出茶包甚至還有機會打NBA,這就是馬上就會好。

問題是我又不是這些高級菁英,而是低學歷低收入在正妹眼中歸類殘廢又四不一沒有(不高、不壯、不帥、不有錢、沒有車)的窮苦上班族,只能每天乖乖吃塑化劑泡麵讓自己老二縮短0.6cm,現在連冰箱裡剛買來的雞蛋該不該拿出來用替泡麵加料都在煩惱了,看來還是得多多鍛鍊身體,否則哪天健保被一堆整天小感冒又欠中央健保局巨款還不還的高級天龍人搞到破產我就完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