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9, 2013

[2013/12/29] 水球的日本發浪「北へ」第二日:やっと着いた、日本最北端の地!

撐不到二十分鐘就趕進躲到巴士後車處避難,真沒凍頭。(嘆)
DSC05952IMG_5984IMG_5985DSC05954DSC05953DSC05955
IMG_5988IMG_5987IMG_5986IMG_5989IMG_5990IMG_5992
IMG_5991DSC05956DSC05958DSC05959DSC05961DSC05962
Flickr 上的相片集 [2013/12/29] 日本最北端の地

原本四個自信滿滿、想豪邁的在宗谷岬悠閒散步、用兩小時欣賞壯闊北海大荒風光的台灣猛男,一下公車,突然被大風吹個東倒西歪、連相機都拿不穩、上腳架拍四人合照縮水成三人行必有我攝(就是照片裡面只有三個人)、最後變身成計畫兩小時的「壯遊」都撐不到半小時就跳上最近班次公車(10:03)落荒而逃的難民。

媽呀,戶外顯示零下10.5度,卻被強勁到連走路都有問題的海風吹到有快要凍死的感覺,基本上已經冷到無論什麼店都想馬上躲進去的程度。不要問我為什麼照片都歪歪的,因為我連手都快要沒有知覺了。

講的更白一點,這比我去年在旭川的晚上挑戰零下十七度還誇張。

問題來了,為何我們會在這裡?なぜ?なぜ?Why?

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貍小路某八點半提前打烊的居酒屋,酒酣耳熱之際,水球和教主討論「如果明年這個時候有緣在北海道相見時,該選哪裡好」,在大宇宙神祕意志的催使下,「稚內」無聲無息的偷渡到口袋預選名單中,但是....

隨後教主和水球坐在Dormy Inn Sapporo一樓的會客室看著紅白的跨年結尾,轉播畫面上出現一票不怕死的機車騎士正在宗谷岬的公廁旁,搭著快被強風吹到散架的帳棚預備慶祝跨年,教主指著電視金口一開:

『水球,這裡看起來不錯,我們明年就去那裡吧。』瞬間秒殺其他地點。

最後竟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不知道該怎麼打發的兩小時,嗚呼哀哉,大家千萬不要低估大自然的力量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