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6, 2014

[2014/04/03] お花見2014年「夢、ひとひら」第二日:皇居、日光東照宮


「人の一生は重荷を負うて、遠き道を行くが如し、急ぐべからず」

意思是「人之一生、猶負重行遠路、不可急也」,今天的行程卻是徹頭徹尾的自婊啊。不過仔細想想,這好是我第四次看到這塊御遺訓了,卻沒有學到任何教訓。(汗)

Dormy Inn秋葉原的早餐時限是09:00,但前晚喝太多的本人硬撐到08:00才勉強起床,用半小時跑去頂樓假溫泉浴場和三溫暖提神,再衝去餐廳補充能量。

在日本各地住了這麼多間Dormy Inn,我唯一對秋葉原Dormy Inn的小小不滿,就是他的早餐。受限於狹窄的餐廳,Dormy Inn秋葉原早餐並非自助餐形式,而是一個領取一份定食,能夠讓你拼命吃到飽的只剩下溫泉玉子、沙拉、豆腐、小菜、白飯和味噌湯了。如果我記得沒錯,原本提供三四種西方茶包,現在也只剩下煎茶一種。

瑕不掩瑜,Dormy Inn基本的服務水平仍在,我在東京優先住這裡也是因為交通便利、位於秋葉原所以買東西方便,以及極為靠近日本分公司(過個十字路口就到了)。以後還是會先考慮這裡啦,如果沒訂到東京駅的Super Hotel的話。

[9:30-11:00] 東京正在下著濛濛細雨,而下雨正是盛開櫻花的天敵。一時之間沒想清楚該去哪裡お花見,腦中只浮現2007年去皇居散步的回憶,加上黎花生沒見過日本皇居和丸之內區(這傢伙很想知道警視廳在哪裡),索性拿著珍貴的JR Pass只搭兩站,抵達經大整修過重現百年風華的東京駅

馬的,每次到東京駅就會讓我想起基隆車站而一肚子火,惱人的細雨更加深了我的怨氣,干擾了我的思緒,埋下錯誤決策的種子,而且發芽的速度還令人大吃一驚。

Flickr相簿[2014/04/03] 皇居

DSC06463
DSC06464
DSC06465
DSC06466
DSC06467
DSC06468
DSC06469
DSC06470
DSC06471
DSC06472
DSC06473
DSC06474
DSC06475
DSC06476
DSC06477
DSC06478
DSC06479
DSC06480
DSC06481
DSC06482
DSC06483
DSC06484
DSC06485
DSC06486
DSC06487
DSC06488
DSC06489
DSC06490
DSC06491
DSC06492
DSC06493
DSC06494
DSC06495
DSC06496
























雨中的皇居,訪客寥寥可數,多數是外國觀光客和日本國內的觀光團。事實上,皇居真正最值得お花見的地方是限定期間的乾通り,而不是平時開放的皇居東御苑。這又是本人旅行前不做功課的鐵證。事實上,隔天在特急列車上看新聞看到吐血...

春季皇居乾通り一般公開の参入者数
          開催日                  参入者数        
平成26年4月4日(金)54,140
4月5日(土)90,990
4月6日(日)81,820
4月7日(月)89,280
4月8日(火)68,830
合計385,060
我只能自我安慰「啊,人那麼多也拍不到什麼好看的櫻花blah blah blah」....

第二次造訪皇居,裡面某個疑似劍道館的建築又傳來悽厲的叫聲,日本皇室成員是這麼無聊,只能關起門來拿木刀砍來砍去嗎?(耍白爛中)
[11:00-11:36] 可能是因為頭殼有洞,下雨天浸水讓災難種子發芽後導致大腦當機,我的頭上浮現的妄想螢幕顯示出幾個大字:

『去一個遠離東京的地方就沒雨了』

直接快步前往東京駅。

[11:36-13:46] 搭乘新幹線やまびこ49号抵達宇都宮,再從宇都宮轉從未搭乘過的JR日光線到日光。這已經是我「第六次」造訪此處,有三次搭東武,兩次日本乾爹開車,JR日光線還是第一次。
上新幹線前買了個牛丼便當,火車便當果然是發浪痴漢的浪漫。
一踏出JR日光駅,靠腰啊,雨怎麼比東京還要大!又濕又冷,看不到半株櫻花。

『我是白痴嗎?(迴音盪漾)』

[13:50-15:30] 時間太短,不可能進入奧日光,況且晚上還跟其他朋友在秋葉原約吃飯,只能搭公車去晃晃日光重要歷史文化財:日光東照宮

Flickr相簿[2014/04/03] 日光東照宮

DSC06497
DSC06500
DSC06501
DSC06503
DSC06504
DSC06505
DSC06506
DSC06507
DSC06508
DSC06509
DSC06510
DSC06511
DSC06512
DSC06513
DSC06514
DSC06515
DSC06516















這裡和東京天空塔有同樣的標高,所以也理所當然的冷的半死。幹,我好想哭。
雨中搭擠公車真的是令人難受的事,尤其當地板溼淋淋的車內塞滿人高馬大的西方觀光客時。唯一的收穫只有:終於把眠猫拍的好一點了。(這算是什麼收穫?)
聽說這是德川家康的御墓所,煙雨濛濛中彷彿讓人產生一股家康公即將顯靈討伐本痴漢的幻覺。
[16:00-16:45] 從JR日光駅搭車回宇都宮,原本想在車上補眠恢復HP,但卻發生了一段意外插曲。

坐在黎花生旁邊的一對老外夫婦,四處問人會不會講英文,結果黎花生被問到時,只默默的用手指指向快要不知見周公還是家康公的本痴漢,被出賣的水球,只好當臨時導遊,進行國民外交。

談一談才知道,他們買了「山手線-日光」的套票,這也是我第一次見過這種車票,然後他們不知道怎麼「回到山手線」。(靠,那你們是怎麼過來的?瞬間移動嗎?)我就只好勉為其難的拿出原子筆和JR Pass,用JR Pass背後的地圖跟他們解釋日光、宇都宮和山手線的相對位置。
用筆在JR Pass上塗鴉,這還是第一次。

這張票看來不能搭新幹線,我就告訴他們,這班車到達宇都宮後,就有特急列車直達上野,上野就在山手線上,那時候他們離東京也不遠了。我還拿出手機,幫他們把班次表都查好,寫在紙上,叫他們直接找站務員就知道去哪個月台搭車。搞定。總計花了約十分鐘。

此時此刻,我才發覺所有乘客都在看著我們,是我的英文講的太爛了嗎?車廂內唯一睡覺還打鼾的,只有出賣我的黎花生...

事情還沒完,我就問這對夫婦,他們是從哪裡來的:(以下對話翻譯成中文)

『我們來自土耳其。』

『喔,原來就是那個政府封鎖Youtube的國家啊。』


『哈哈哈哈哈~(尷尬到冷掉)』


『那你從哪裡來?』


『台灣。』


『就是那個學生佔領國會的小島嗎?』


『哈哈哈哈哈~(乾笑到無聲)』


林飛帆、陳為廷,你們幹的好啊!沒有枉費我跑去立法院聲援學生到三更半夜白天還硬撐上班的付出!如果我有機會在大腸花上台絕對要好好的問候你們啊!(理智斷線)

[17:20-18:10] 因為在宇都宮駅赫見傍晚回東京的班次都沒有普通指定席,為了怕上車沒座位,寧願搭晚一點的班次。這次為了節省時間,就在上野駅下車。
等車時看著過站不停、呼嘯而過、氣勢磅礡的E5 + E6,感慨萬千,台灣高鐵何時才有新支線(日月潭?)和新車體啊?在日本搭過E5 N700這類的新型車體,再回頭搭台灣高鐵的700T,實在是有點難以適應。如果能在台灣看到像日本盛岡駅一樣上演兩班車分離合體的大場面,就太好了。(繼續妄想中)

今天總計用JR Pass搭乘以下列車:

起點 目的地 名稱 發車 抵達 價格 距離 未重複距離 時間
東京 宇都宮 やまびこ49号 11:36 12:26 4410 109.7 109.7 00:50
宇都宮 日光   13:02 13:46 760 40.5 40.5 00:44
日光 宇都宮   16:00 16:45 760 40.5   00:45
宇都宮 上野 やまびこ216号 17:20 18:10 4200 106.1   00:50

日幣8300的JR Pass就這樣回本了。

[18:30-20:30] 在秋葉原駅和噗浪上某位首次見面的朋友集合後,步行至秋葉原的Royal Host大吃大喝。這間店的位置很不錯,在二樓,很安靜,而且有點隱密,以後應該會多多光顧吧。

就這樣又結束了白爛的一天。

結果今天根本就沒看到什麼櫻花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