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3, 2015

[2015/02/12] 第十四天:仙台城址、直奔三重

其實今天的重點也就只有這張照片而已,雖然被其他人念說「奧州獨眼龍已經先後被猴子和家康壓的死死的所以還是不要麻煩他好了」。看來我得繼續找更有力的助拳人才行。

還有人擔心寫「国民丼」會不會被日本神明誤認為某種國民丼飯、結果意外害吉野家和松屋倒掉,我只能說實在想太多了,但如果可以讓在日本形象爛的要命的無良企業すき家躺著中槍,我倒蠻樂見其成,尤其每當在日本經過門可羅雀的門市、卻不小心想起一票台灣人還把它捧為「頂級日本咖哩牛丼」而天天在古亭大排長龍的時候。很不幸的,剛好就在我古亭住處的樓下。

這些排隊的人到底知不知道這間公司在日本的慘況(生意很差,3K工作環境很爛,慣老闆抱怨找不到員工被輿論和鄉民罵個半死)啊?

如果今天有人跟你說鬍鬚張是台灣最好吃的魯肉飯、三商巧福是台灣最頂級的牛肉麵,你會信嗎?連鼎泰豐在老饕眼中算不算可以排上檯面的湯包都是一個大問號了。在台灣要吃到好的牛丼飯,一票日本料理店更多的是價格不會貴多少(實際上很可能更便宜)但更好的選擇,而且不用浪費時間成本排隊。我在古亭就是這樣解決的。哪一間?某間暗巷小店,自己猜。我懶得講。

突然腦內插播一段某超頻小旋風的評語:

『連すき家這種貨色都可以在台灣大排長龍,那橘色招牌如果登陸台灣,豈不是要排三圈了?』

停止腦內插播,回歸正題,為了減肥,早餐不想吃太多。喔,不知不覺我在日本滿兩週了。下次個人旅行會待這麼久恐怕是非常遙遠的未來了。
先去仙台駅寄放行李,然後沿著天橋前往巴士九號口。
姑且不論這班巴士最後會抵達仙台城跡,搭乘途中我唯一的感覺是:

這根本就是東北大學的校內接駁車嘛!

而仙台城跡就我看來,其實也沒有多少可看性,唯一值得多喵幾眼的風景只有遠眺東北第一大城的市區吧。
伊達政宗的騎馬英姿。不過這次沒有腫起來的水球在前面自刎,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啥)
回到仙台駅,又要開始帶著全部家當進行新幹線遠征了。
這次距離不算長,從仙台到名古屋頂多五百多公里吧,不是千里長征就不要比長短啦。
但這次終於實現了一個小小的願望:搭上新世代「秋田美人」E6車體。我到底是搭新幹線還是搭跑車...
這內裝也和E5不相上下,而且因為車體較小、一排只有四個座位,心理上的感覺比較寬敞。
因時間不夠,沒時間在仙台駅排隊吃牛舌,只能帶自動加熱的便當上車吃。這份量實在有點少。
抵達東京駅,下車時還是忍不住多拍了一張。
搭N700A車體的ひかり前往名古屋。
搭過E5 E6 E7後,真的很不習慣N700系了... 雖然東海道新幹線和東北新幹線的客戶取向就不同,而且N700也服役很長一段時間了。
本次旅行第二次經過富士山。何時才能爬上去呢...
到了名古屋駅後,馬上轉車殺去三重縣,不是台灣新北市那個三重啊。
這應該足以暗示我明天的目標了。
但為了住Dormy Inn,必須在津駅下車,而河原田駅到津駅這段路線因為走伊勢鐵道,所以需額外付費日幣510。JR Pass上寫的很清楚。

問題來了,我幹嘛不好好「壓榨」這張JR Pass最後兩天的剩餘價值,直接跑更遠的地方呢?不提秋田、山形、新潟、長野、甚至再遠征一次山陽道不是很好嗎?我不是一直很想去有馬溫泉嗎?因為...

要找助拳人消滅萬惡的国民党,怎麼能放過日本地位最高、不受社格拘束的神社呢?天照大神,我來騷擾你了!雖然我很久沒看五星物語啦!(被雷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