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27, 2015

出了台北国就是出國

It's final countdown~~~~

昨天終於完成了最後的倒數計時,可是... 瑞凡... (瑞凡:幹,從日本才回台十天你又在煩我了)我突然覺得228三天連假的第一天,如其關在家裡發霉發臭,不如出門踏青做些有益身心健康順便促進世界和平的壯舉,例如:
  • 6:00早起喊汪汪,出門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去發浪。(可是你要去哪裡?)
  • 台北的假拉麵太多了,去找一碗沒吃過的真貨。(可是現在約定俗成公認的台北真貨也不就是那1.5間嗎?)
  • 我想看海。如果有座世界級的大橋樑更好。(台灣有這種東西?)
  • 人渣文本快哉此言「現在的國民黨,不管就那個角度看,也不管是看哪個政治人物,看來看去,全都是孫文的敵人。」不論到底是不是他推翻滿清,孫文光推倒蘿莉就足以留名青史,和日本威士忌之父「逆CCR」把英國文學少女拐回日本當老婆確實有拼。畢竟好久沒謁陵國父了,一視同仁,差不多該做出一點關懷的動作,不要只看到百元鈔票才會想起他老人家。
  • 去年十一月神戶的鐵板燒... 本月初仙台的牛舌... 啊... 我好想吃厚切的牛肉...
  • 泡溫泉。假的也可以。
所以...

扛著背包,出台北国吧。

[06:00-06:15] 在床上掙扎十五分鐘才勉強下床,好想吐。
[06:15-06:40] 隨便把必要物品塞進背包。
[06:40-07:20] 身體狀況實在太差,所以招妓乘車... 呃,招計程車前往搭乘大眾交通運輸的地點。既然假日難得早起,就假掰一點吃點皮蛋瘦肉粥吧。我不是周慧敏,所以吃粥也不會過敏。(寒風颼颼)
[08:30-12:20] 一坐在座位上就瞬間不省人事,醒來後才赫然發現怎麼氣溫驟降了這麼多?有帶外套,大丈夫... 個頭啦。

(分隔線,中間重新登入不省人事狀態)

[14:20-14:40] 散步時路過一間看起來好像很猛的拉麵店,今天已經立志要吃沒吃過的拉麵,就來踩踩地雷看看。
這醬油拉麵的湯頭顏色讓我想起了旭川的蜂屋。
不知不覺一下子就碗底朝天了。聽說台灣的拉麵達人說日本人吃拉麵都不喝湯,我果然不是日本人。(挖鼻孔)
[16:00-17:00] 能量補充120%完畢後,差不多也該去看海了,哇,好巨大的一座橋呀。當然,橋上洋溢著熟悉的台灣國語。
不小心爬上去想像自己要跳海的樣子。wait,我手上為何有這東西?這不科學啊。
看來很適合作為戰隊跟邪惡組織交戰的戰場。
在橋上注意到一棟詭異的建築物,門牌上面似乎印著熟悉的姓名。
下橋走近一看... 啊... 腦中又迴盪著國父遺囑了...

『我們國父,推倒蘿莉,xx血如花~』
(xx請腦內自行補完)

靠邀,他是中華民國的國父耶,為何沒有繁體中文?為何是獨裁政權「贈予」?這也根本不民主也不科學啊!德先生和賽先生死到哪裡去了?(可能早就沉在台灣海峽了)
總之,在這鬱悶難耐傍晚,有海有橋又有國父,心情指數觸底反彈,如果憂鬱都能被灌入水泥桶石沈大海,世界就此永遠和平了。
[17:30-18:00] 今天最後的目標:厚切牛肉。不小心「路過」某間似乎似曾相似的鐵板燒,好巧,該去買樂透嗎?
肉汁香氣四溢,讓人食指大動。不過看到照片的路人大概只會對我舉中指。
有青菜有白飯才會營養均衡那紅色液體是什麼。(打嗝中)
最後再回旅館泡溫泉...
今天的怨念就到此結束,謝謝收看... 幹,我快演不下去了... 手指和嘴角有了抽筋的幻覺...

靠杯,原來我今天又出現在日本了啊!
(註:2/17才剛回台灣,相隔不到十天)

總而言之,今天還不小心發生一些插曲,幾乎都插在我的臉上:
  • 忘記入境卡和報關申報卡的存在,忘記帶筆,只能很屈辱的在飛機上跟空姐借筆(實際上就直接送我當土產了)。填寫時,突然回想起過去一個小小的遺憾:2012年Yamato Lab那趟,在飛機上慫恿某瓦斯斌在所有的勾選欄位上都選Yes,那他將會有非常難忘的一天,可惜他沒上當。嘖。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ISIS放話要恐怖攻擊搞得日本海關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還是被我短短十天內又登陸日本嚇到,我竟然被搜身了(雖然我這次只有背包,ㄎㄎ)!雖然沒有重演當年某小明長輩被緝毒犬抱著屁股猛聞菊花導致首日行程全部滑軌的慘劇,但我的內心還是很受傷啊!我可是抱持著搶救隨時可能因為失格台灣觀光客而慘遭破壞的台日關係才讓護照上有那麼多的上陸許可呀,就算懷疑我跑單幫也請先關切那一大票行李箱大到不可思議擺明失血大採購的台灣同胞啊!
  • 我強烈懷疑今天中午塞爆關西空港入国審查櫃檯的台灣同胞,起碼超過一半第一次入境日本甚至第一次出國(還有人裝傻不知道起飛時要關閉電子用品,當著空姐的面關手機螢幕就敷衍了事)。尤其這班復興GE0602的乘客表現真是令人搖頭,如果不是聽到台灣中文還真的以為自己在搭乘中國內地航班,飛機剛落地馬上幾乎全體解開安全帶站起來拿行李無視空姐勸阻是想怎樣?這麼想早點投胎嗎?是沒聽過韓航的舊金山降落事件喔?
  • 如果只是因為日幣貶值讓一票貪小便宜又搞不清楚狀況的失格台灣旅客破壞形象,我還寧願匯率回到0.3x,我會出現在日本跟日圓匯率一點關係都沒有,頂多錢花省一點。
用手打一打(這樣寫怪怪的)鍵盤後突然又失溫了,來去溫泉尋求溫暖去。Super Hotel這間大阪天然溫泉實在太棒了,能完全壓制Dormy Inn的Super Hotel就我所知,恐怕也只有這一間吧(東京那間貴到翻掉的就先別提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