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07, 2011

[2011年新春日本行] 回顧與檢討

「一般人所尊重和分析的都只是拿破崙的軍事天才,但其真正的才能是政治多於軍事。他並非把戰爭當做一種最後手段和用它來補救外交的失敗,戰爭只是其外交政策中的一個中心因素。而且除非為環境所迫,否則他也從不用不適當的軍事資源去追求重要的政策目標。」

「概括言之,希特勒所缺少的是以經驗為基礎的軍事能力,這是其直覺所不能代替的。希特勒能夠迅速抓著機會,但卻不能確定某一作戰計畫的先決條件和實際可行性。他似乎也不了解作戰的目標和限度必須與時間和兵力成比例。在政治方面也和軍事方面一樣,希特勒對何種目標可以達到也同樣缺乏判斷能力。」


引經據典的廢話這麼多,簡單的講,我這次就完全沒有準備、把腦袋都留在臺灣忘記帶去日本了...

行程編號:

作戰代號:「雪風(ゆきかぜ)」。(修正)
水球第十七次日本旅遊。(修正)
水球第十六次日本自由行。(修正)
自有工作後,第十三次日本自由行。(修正)

經過:原始草案相比,變動很大,講的白一點就是活動範圍擴張到秋田和青森了。我想把我這一年累積的不安、煩惱和困惑,掩埋在東北的豪雪中...

1/29(六)台北松山機場→東京羽田機場→濱松町(JR Monirail終點)→品川站→品川王子北塔Check In→橫濱→港區→みなとみらい21(瞧瞧新Yamato Lab是怎樣的地方)→秋葉原(與笠原一輝在天狗居酒屋dinner)→品川站(回旅館)

1/30(日)旅館Check Out(寄放行李箱)→東京站(換取新幹線車票,買便當)→新幹線→秋田站→秋田(中通温泉 こまちの湯 ドーミーイン秋田Check In)→炭火串焼 助六 秋田駅西口店(Dinner)→回旅館

1/31(一)旅館Check Out→秋田站(換取新幹線車票)→跳上男鹿線→到追分站緊急折返→秋田站→新幹線→角館站→慘烈的兩個半小時雪中奮戰→角館站→新幹線→盛岡站(轉車到新青森)→新幹線→新青森站→青森站→淺虫溫泉站→計程車→棟方志功ゆかりの宿椿館

2/1(二)旅館Check Out→旅館專車→淺虫溫泉站→青森站→新青森站(換取新幹線車票,邊閒晃這個新站邊挑選便當)→新幹線→仙台站(換車)→郡山站(盤越西線因強風大延誤)→會津若松站→會津若松華盛頓Check In→附近的7-11買微波義大利麵

2/2(三)旅館Check Out→會津若松站(寄放行李,買巴士一日卷)→鶴ヶ城→會津若松站(取回行李)→喜多方站→在處處積雪步步碎冰的喜多方街頭辛苦步行→坂內食堂竟然沒開→再移動到備案目的地→終於吃到很棒的中華そば→喜多方站→會津若松站→郡山站→新幹線→東京站→秋葉原站→跟RX78會合,再到天狗居酒屋吃兩個死宅的年夜飯→品川站→品川王子Check In

2/3(四)上野站→走到笠原一輝住家所在地→上車→休息站(早午餐)→輕井澤站(閒晃購物中心)→草津溫泉(湯畑,西の河原園地,露天風呂)→兩個小時的長途開車→埼玉線所澤市(後藤弘茂住處附近)→某唰唰鍋→聊天三個半小時→上車→秋葉原站→品川站

2/4(五)旅館Check Out→品川站(拼命找空的置物櫃,失敗)→濱松町站(終於找到可用置物櫃,但這時候傳來Monorail停電的壞消息)→御徒町站→走到多慶屋(幫家人買藥,幫鴉天狗老闆買牙膏,順便補充快吃光的肝活源)→附近的郵便局(提款)→都營地鐵上野廣小路站→九段下站→找到一家疑似小明十月底吃的拉麵(大吃大喝)→飯田橋站→矛場町站→秋葉原站→Yodobashi(找Moleskine缺貨的年曆、買iPhone 4掛帶)→老地方(喝一杯啤酒,然後眼睜睜看著iPhone 4死當再起不能)→秋葉原站→濱松町→Monorail→羽田機場→松山機場

預算:

我還沒精算,但有鑑於貴很多的機票、多出JR Pass與中華電信日本資料漫遊、更高的旅館開銷等,恐怕是比去年多不少吧... 唯一減少的是吃飯的費用。

旅館:

品川王子→久仰大名,這次住過後,可能因為北塔的設備比較陳舊,評價有點下滑,交通方便、周邊熱鬧仍是最大的優勢。但以後如果不是出差,我不會想住這裡。

中通温泉 こまちの湯 ドーミーイン秋田→幹,遠遠超乎預期的好,沒什麼好挑剔的,設備相當完善,自動販賣機非常齊全,從溫泉、自費按摩、每晚的免費そば、到數家不同類型餐廳可供你挑選的晚餐食卷,都讓我相當滿意。以後有機會到秋田,應該還會繼續住這家。

棟方志功ゆかりの宿椿館→好過頭了,但一個人住實在很悲慘,那麼豐盛的早晚餐竟只有一個人看著餐桌發呆,唉。

會津若松華盛頓→華盛頓怎麼樣就是這個樣子,但整體來說還算不差。

行李和裝備:

我真的該換背包了。這個2004年春季IDF背包塞東北四天的必需品已經相當吃力,而且非常的不好用。Levi's防寒外套確實發揮了該有的效果,但口袋太少,拉鍊很難扣,是蠻要命的缺點。一路穿的衛生褲實在太小件,褲管會一直掉,相當討厭。最後,這次極力精簡東北四天的行李,唯一用不到的東西,是30D的充電器... 意外的損失,竟然在秋田弄丟iPhone那顆USB轉插頭... 唉。

Notebook:

X31已完全退役,本次也不可能發神經扛兩台notebook跑東北,一台Thinkpad X201就陪我到最後。但我太高估在新幹線上使用notebook的時間,一口氣帶了兩顆電池,事後證明根本用不到,替iPhone買充電尿袋還比較務實一點。

攝影:

我直接講結論:iPhone已經徹底改變我的攝影習慣,尤其隨拍隨傳噗浪發閃光多爽啊,以後使用DSLR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少,我會認真思考脫手所有設備、轉向Sony下一代NEX的可能性。

最有價值的裝備:非iPhone 4莫屬,一支手機幾乎解決了我本次旅行的所有需求,從找地圖、收發mail、噗浪facebook發閃光、拍照、隨身聽、動畫播放器、到所有對外通訊,通通搞定。這種一個人的無聊旅行,有一支這麼好的手機實在太棒了。各位不難想像最後一天突然看到iPhone再起不能是多麼ooxx的心情。

如果本次旅行可以重來... 我會做什麼?
  • 不帶DSLR。
  • 用新的背包。
  • 無論到哪個車站,都先寄放背包。
  • 隨身帶著雨傘。(我有帶Hang Ten的伸縮傘,但都沒帶在身邊)
  • 先準備iPhone的尿袋。
  • 維持仙台/松島行程。
  • 想辦法擠出時間去男鹿半島。
  • 每天都早一個小時上床... 這次都太晚睡了。而且每天都要提前一小時出門。
  • 最後,搞清楚iPhone的操作,我過去用了一年iPod Touch,竟然連強制reboot的方法都不知道,如果知道怎麼處理就不會少拍最後一天的照片了。
下一次行程?

我原則上應該還會繼續在過年出國,也不排除改成跨年行程,但為了節省機票開銷(喵的,這次機票貴到爆炸...),規劃會更早,可能三月就要去搶年票了。目前想法是來一趟日本頂級溫泉之旅,直奔北海道也是可能的選項,但誰知道呢?搞不好我會為了用掉這一張效期一年的會津若松華盛頓飲料兌換卷又跑東北一趟了,哈哈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