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0, 2010

[2010新春東京自我放逐行] 回顧與檢討

回到台灣兩天了,思緒經過沈澱,也差不多該回顧並檢討這次倉促決定的日本自我放逐行了。

行程編號:

水球第十四次日本旅遊。
水球第十三次日本自由行。
自有工作後,第十次日本自由行。

經過:

「不知為誰而走,為何而走」大概就是最貼切的寫照。

2/12(五)台灣→成田機場→東京→浜松町(Check In)→品川(被請吃生蠔與牛排大餐)→秋葉原(到Yodobashi Camera買一條五公尺網路線)→浜松町(回旅館)→上巴哈Chat找可以一起逛街吃年夜飯的洽眾

2/13(六)淺草(和某人約在雷門)→銀座(Canon銀座展示維修中心)→築地(吉野家本店)→秋葉原(與另外兩人會合)→新宿(年夜飯)→新宿西口(逛Yodobash Camera與Softmap)→浜松町(回旅館)

2/14(日)鶴見→麒麟橫濱工廠(這個不必問了)→川崎(隨便晃晃)→六本木(在情人節單槍匹馬去六本木Hills被閃到死,順便看美術展)→浜松町(吃松屋)→浜松町(回旅館)

2/15(一)河津(搭乾爹的車去淋雨拍照)→伊東(吃飯)→Izu Skyline(山道飆車)→東京→浜松町(回旅館)

2/16(二)赤坂見附(吃赤坂拉麵本店)→惠比壽→中目黑→惠比壽→惠比壽花園廣場(發現啤酒博物館要整修到2/25)→Sapporo Beer Square(不用解釋了)→新宿(在Bic Camera與乾爹集合)→代代木(與後藤弘茂吃飯)→代代木車站旁的麥當勞喝咖啡繼續聊→浜松町(在滿天細雪中慢慢走回旅館)

2/17(三)大井町→品川→大崎→涉谷→自由之丘→代官山→惠比壽(與某人會面)→惠比壽花園廣場(閒晃)→Sapporo Beer Square(不用解釋了)→新宿南口(發現當天高島屋和紀伊國屋沒開,大驚)→新宿西口(花月嵐拉麵)→新宿西口(在Bic Camera與乾爹集合)→新宿西口(天兵長輩強力推薦的東方見聞錄)→上野(乾爹開車載我們到上野站)→浜松町(回旅館)

2/18(四)離開飯店→上野(Sky Liner車站買車票,寄放行李)→秋葉原(閒晃,例行性吃一碗九州じゃんがらラーメン)→上野公園(散步,拍拍上岸覓食的鴨子和提前開花的櫻花)→成田機場→台灣

預算:

因為機票和旅館都太貴了,這次下定決心只帶三萬日圓現金,打死不刷卡,雖然到第六天受不了還是在郵便局提款機前破功了,但這次的確是預算控制最徹底的一次(總計不超過台幣五萬),過去幾年跑日本都太奢侈了,以後預算只會更少,不會變多。

旅館:

這次住在「相對」便宜的浜松町地產Hotel,沒買早餐,一晚約台幣2800。這飯店房間很小,而且緊鄰鐵軌,我的房間剛好就在百合海鷗單軌的下方,對於怕吵的人來說,不是什麼好選擇。

周圍商店也不多,距離浜松町站附近的鬧區(也撐不上什麼鬧區)也有一段不短的距離,能仰賴的就是附近的Sunkus超商,與飯店對面餐飲街內少少的幾間店(含麥當勞)。旅館內的自動販賣機倒是有賣啤酒,且價格並不算太貴,是唯一讓我有點驚訝的地方。說真的,這間旅館根本就是為了公務出差而生,你也不能有太多的要求。

要說明顯的缺點,大概就是... 浜松町站到飯店中間那段路,經過東京瓦斯和Toshiba大樓前,有很長的樓梯,需爬上爬下,這對手提行李來說實在是很麻煩的事情,旅行第一天和最後一天的爽度真是筆墨難以形容。再來,網路孔的位置實在太蠢了,剛好就在充當電視用的LCD那邊,附的線也不夠拉到書桌,用冰箱上那一點空間擺筆記型電腦再坐在床尾使用,根本礙手礙腳,這也是我被迫買一條五公尺網路線的原因。

結論就是...如果哪天可以再度從羽田進東京、我的重點目標放在台場,或著行李並不多也不重,才會考慮再住這裡。大崎新大谷還是我的第一選擇。

行李及裝備:

本人發神經,本次比照六次美國IDF的「保險」規格,多帶了太多東西,結果用不到的東西總計如下:

Thinkpad X31(因為尚未完全信任X301)
Canon 550EX閃燈
Canon EF-S 18-55 Kit鏡頭
Sony的電池充電器(給閃燈用)
快門線
一件Burberry上衣

拿掉這些東西,不知可減輕我多少負擔。我這個人就只怕一萬不怕萬一,但如何減輕裝備與精簡行李,我會好好研究一番。

Notebook:

小太刀這次算是通過考驗了,下次除非有工作因素,不然應該不會帶X31當備援。

攝影:

也許我得認真考慮入手一台新型隨身機的可能性了,我不可能隨時隨地都帶著30D,但服役超過六年的Minolta Xt即使再好用,也無法掩蓋功能不足的事實。事實上,搞不好假使以後人變懶了,我甚至都會用隨身機取代DSLR。

但這不代表30D對我就毫無價值,我自認用了這麼多年,都還沒發揮這台機器的1/4潛力,當然,很少拍照才是我最大的問題。

下一次行程?

基本上還是以關西優先,東京我真的跑到快要吐了。但如果基於某些因素非得跑東京不可(如神奈川大和市...),我最少應該會規劃東北行程吧,最起碼,該有個会津若松之旅,東武鐵道已經可以直達,這對我也是利多,要跑幾天就得看看我到底有多少時間了。

最後的感想:

真糟糕,這次這樣像無頭蒼蠅般的亂跑,到現在,我竟然還對這次日本行意猶未盡,日本這國家對我的吸引力真不是普通的大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