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04, 2012

[水球的日本發浪] 腦殘遊記:回顧第十七次日本自由行「琉璃色の雪」

「過去十五年間,法國的戰爭計畫,從第14號到第16號,都是以攻勢防禦的戰略觀念為基礎。現在所草擬的第17號計畫則完全改變了舊有的觀念,而以發動全面攻勢為目的。事實上,到1914年2月,法國對於第17號計畫的執行,可以說是已經完成了一切的必要準備。」

喵的,如果我的第十七號計劃真的是這樣就好了,這次準備根本嚴重不足啊啊啊啊啊~這次真的變成莫斯科郊外的德軍啦。

行程編號:這次回程在飛機上重新計算護照上的紀錄,赫然發現過去都少算了2003年退伍的Comiket 64,自由行也漏掉了2000年那次カードキャプターさくら劇場版之旅。天啊。我好腦殘。

作戰代號:「琉璃色の雪(るりいろのゆき)」。
水球第十八次日本旅遊。
水球第十七次日本自由行。
自有工作後,第十四次日本自由行。

雖然我出國次數不多,遠不及學生時代對自己的期望和眾多好友的紀錄,但為避免遺漏起見,以後都會整理在Google Doc上。

行程概要:七天六夜,從北到南,新千歲進,羽田出,從北海道沿路直奔東京,一方通行。這和眾多在日本動輒「暴走」「流浪」的網友相比,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但這的確是我第一次這樣打帶跑,過程也比預期輕鬆許多。我每天睡前都會寫標明時間的流水帳遊記,點選日期即可閱讀。

1/23(一)桃園機場→(華航CI130)→「北の玄關」新千歲空港→札幌(札幌華盛頓)→小樽(小樽運河)→札幌車站→地鐵南北線地下步道→狸小路(一國堂拉麵)→札幌拉麵橫丁→大通公園→札幌車站ビックカメラ和ESTA地下街→札幌華盛頓。

1/24(二)札幌車站(因大雪班次延遲近三小時)→旭川車站→(計程車)→旭山動物園→蜂屋拉麵五條創業店→旭川車站→札幌車站→札幌華盛頓。

1/25(三)札幌車站→(地鐵東豐線)→札幌啤酒博物館→(公車)→札幌車站→ESTA十樓拉麵共和國→白樺山莊→Bus Terminal→(わくわく號)→登別溫泉第一滝本館。

1/26(四)登別道南Bus Terminal→(公車)→登別車站→(北斗號)→函館車站→函館東橫Inn→路面電車站前站→(路面電車)→十字街站→來來軒(拉麵)→(步行)→元町教會區→函館山纜車站→函館山觀景台→函館山纜車站→元町教會區→(步行)→十字街站→函館東橫Inn。

1/27(五)函館車站→函館朝市→函館車站→(白鳥號)→新青森站→(東北新幹線ハヤテ)→東京站→品川站→品川東橫Inn高輪口→品川站→持池袋站→無敵家拉麵→池袋站→品川站→品川東橫Inn高輪口。

1/28(六)品川站→上野站→穿越上野公園→乾爹家→(上車)→城が島公園→三崎港→鎌倉大佛→湘南海岸→小田原城→麥當勞→乾爹家→穿越上野公園→アメヤ横丁→多慶屋→御徒町站→代代木站→新宿高島屋→代代木某螃蟹河豚餐廳(水球東京大食團)→代代木站→品川站→品川東橫Inn高輪口。

1/29(日)品川站→濱松町站(寄放行李)→御徒町站→多慶屋→御徒町站→秋葉原站→飯田橋→斑鳩拉麵本店(沒開)→九段下站→大手町站→東京站→東京站拉麵街→斑鳩拉麵→秋葉原站→ヨドバシカメラ→秋葉原站→濱松町站→(羽田單軌)→羽田空港→(華航CI221)→松山機場→到家。

雪地作戰求生守則:千萬不要低估大雪的破壞力(廢話)。我這次只有三個感想:

1. 請準備好一點的鞋子,而且不要出發前「一週」才買,旅行前最忌諱穿上尚未熟悉的新鞋。就算沒有,也要穿夠好的襪子。我去年東北行穿著破皮鞋爛襪子,付出的代價就是「腳掌裂傷」。這次出發前一週才緊急入手Timberland新鞋和SmartWool羊毛襪,穿到行程快結束才「勉強習慣」。腳是沒受傷啦,只是走路很痛苦就是了。Timberland的鞋子我是真的覺得有點名過其實了,這雙雪地的抓地力根本不夠。

但SmartWool羊毛襪實在值得大力推薦,穿五天都不會臭,且相當舒適。別小看這點,每天準備一雙襪子也是很佔行李空間的。

2. 不要讓自己的皮膚太乾燥,否則身體會很難過。有別於沒除濕機就活不下去的台灣,日本可是乾燥到家家戶戶都有「加濕器」的北方國度,更不用講北海道了。

3. 如果你真的下定決心非要準時到達某個地點不可,像旭山動物園這種超級戰略目標,那就請住在那邊一晚吧。我原始的計畫是從新千歲直奔旭川,第二天下午才到札幌,卻因為貪圖華航精緻旅遊的優惠變成待在札幌兩晚。事後證明,這樣並沒有省下多少錢,甚至還比較貴,而且多送的新千歲→札幌車票根本如同虛設(都有JR Pass七日卷了),雞肋的北海道開拓村更是毫無前往的動力,不如旅館自理,住東橫Inn或Dormy Inn。

沒趕上キングペンギンの散歩是本次最大的遺憾,這教訓實在太沈重了。我下次北海道之旅,旭川將是第一站。

拉麵之旅:七天六碗拉麵。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扣掉咖哩飯,這隻水球在日本什麼都不愛吃,就是特別獨愛拉麵和そば,常常在車站看到還不錯的店就直接進去站著吃完。北海道三大城各自以札幌味噌、旭川正油、函館鹽味著稱,當然不能放過。

從2001年到2010年新春日本行前的十二次日本旅行,除了新橫濱拉麵博物館的蜂屋和魁龍,以及因本店位在秋葉原享有地利之便且笠原超級愛吃的九州じゃんがら(原宿店也蠻常去的,早上從代代木走路去明治神宮散步,從原宿大門離開時,剛好可以果腹),也沒刻意去記錄到底吃了哪幾間。為了避免被人嘲笑「水球一百碗拉麵都吃同一間」,以後我都會確實記錄所有吃過的拉麵。

本次六碗拉麵依序如下,本次我都統一點店內最貴的:(其實根據原本的計畫,數量是有點少了,起碼漏了一次九州じゃんがら)

札幌 貍小路 初代一國堂:根據聽來的說法,一國堂的札幌味噌拉麵就是非常標準的札幌味噌拉麵,也第一次赫然發覺札幌味噌拉麵很經常使用木耳和塊狀叉燒肉。味道是不錯啦,只是覺得少了一點特色,感覺不太出來這是研發數年的湯頭。俗語說的好,飢餓是最好的調味料,也許我當天從小樽饑寒交迫回札幌那晚實在太餓了,反而吃不出味道也說不定。好爛的藉口。但那餐老闆啤酒沒算我錢,我很感激。旭川 蜂屋五條創業店:2001年在新橫濱拉麵博物館意外踏入的蜂屋,是我日本拉麵的起點(另一個是日後去北九州一定會吃的魁龍),那帶有燒焦味的正油湯頭,畢生念念不忘。不過這趟基本上是致敬之旅,下次來旭川應該會吃當地其他拉麵店。

只是,這是相隔超過十年的怨念,當喝到第一口湯,感慨萬千,真的只差眼淚沒掉下來。札幌 ESTA拉麵共和國 白樺山莊:如果要說吃粗飽的札幌味噌,大概就是這種了吧... 白煮蛋還是免費的。同時使用兩種不同切法的叉燒肉,湯頭也加入大量的肉屑。有吃過旺味的北海道味噌就知道我在講什麼。函館 十字街 來來軒:「昭和十年創業」的超級神奇名店,以鹽味拉麵為基礎的正油拉麵還讓你自己加胡椒粉,堪稱讓我滿臉黑直線的世界一絕(還莫名其妙的好吃,顛覆常識的平衡感),我更喝掉一整瓶Sapporo玻璃瓶,我下次如果再次造訪,反而比較想嘗試它的蛋包飯...東京 池袋 無敵家:雖說自稱創麵屋,但我反而覺得無敵家只是把任何小細節做到最好(我不知道該怎麼明確表達我的感覺),如果說其他名店只是以一兩種特色當武器(如蜂屋的湯頭),無敵家就屬於多點開花的類型,這湯頭濃郁(有可能是我吃過最濃的)卻因拌入冷青菜而不膩,配菜的搭配性無懈可擊,那顆蛋是我吃過最好的拉麵玉子,留到最後才吃,頗具畫龍點睛之效。毫無疑問是我吃過最好的日本拉麵,難怪膽敢自稱無敵,半個多小時的隊,沒白排了,這碗本トロ特丸麵自誇池袋最強絕非過譽。東京 東京車站 斑鳩:哇哩咧,這個湯頭的創新性就更強烈了,很對我的胃口,但我覺得應該很多人無法接受這種極度特殊、吃起來感覺有一層浮油的豚骨混合鰹魚湯頭(起碼超頻小旋風方至就說不喜歡這種感覺)。可是我真的覺得這湯頭搭啤酒真是超棒的啊!仔細一看,店內喝啤酒的客人還真不少哩,我當然也入境隨俗躬逢其盛,哈哈哈。回過頭來,當初因春日強烈推薦,我吃最多次的九州じゃんがら,原來算是非常極端的口味啊... 至於在台灣有眾多墮落分店的赤坂和花月嵐,絕對不會再有光顧的機會了,事實上,日本本店其實也只能說普通,因為我都吃過,當初在赤坂那碗吃掉日幣1200簡直是虧大了。

倒是我這趟觀察到很有趣的現象:即使在用餐時間高峰,位置孤立的老店幾乎門可羅雀(初代一國堂、蜂屋五條創業店、來來軒),位於交通要衝的新店反倒門庭若市。坦白講,在日本,拉麵是市場競爭極度慘烈、人人隨處可吃的平民食物,長江後浪推前浪,江山自有人才出,能生存下來的店家,多半都有相當程度的水準,不見得要迷信名店,像我自己也幾乎是交通考量,如果沒順路,我還真不想特地大老遠跑某間拉麵店。

假使札幌車站拉麵共和國和東京車站拉麵街變成常態,我還真難想像以後是否還有跑去新橫濱拉麵博物館的必要性。我也很擔憂這個拉麵博物館是否還能繼續經營下去。

行文至此,還是必須提醒各位:在日本,拉麵不是讓你慢慢吃的「高級餐點」,就算我在旭川蜂屋碰到一家四口(一個老爸和三個成年兒子)還點啤酒,也是一下子就掃光。我實在受夠台灣一票把拉麵當牛排吃的假哈日族,之前還聽說有人吃太久被老闆趕出來,丟臉丟到日本去了

附註:當我寫到這裡時,實在是餓到受不了,馬上衝去長安東路的旺味吃北海道味噌叉燒,但我卻第一次無法喝完湯頭,吃到一半就有勉強的感覺。我不知道這到底暗示了什麼,但我感覺我麻煩大了...

相機:我好想要水平儀。這是近年來首次沒帶DSLR的日本之旅(Canon系統全部出清完畢了),全程使用iPhone 4S搭配只有18-55kit鏡頭的NEX-5N,但經過實戰證明,NEX-5N的潛力遠非30D所能企及。唯一的缺點是,你習慣DSLR的節奏感後,用EVIL機身去捕捉近距離高速移動的物體就略感吃力,旭山動物園的北極熊就是一例,只隔著玻璃窗但動作又那麼敏捷搞死人了,到後來乾脆就自暴自棄,秉持「F8無爛鏡」大原則,管他對焦點抓到哪裡就亂拍一通,反而還有不錯的效果。此外,我現在越來越不把NEX-5N當相機,而是「攝影機」。

iPhone 4S就不需要多花時間解釋了,只有對付不了的場合,我才會動用NEX-5N。依據去年東北行的教訓,我這次事先準備好戰場空中加油外接電源,在長途電車上甚至直接使用x201充電,因為iPhone 4S是我最重要的隨身裝備,沒電就完了。

我拍照很忌諱「照片不平」,但在隨時可能站不穩的雪地,這卻是一大麻煩,也因此,我一直希望擁有內建水平儀的相機,如有可隨時得知拍照效果、又能維持DSLR節奏感的EVF就更好了(Sony A77、A65、NEX-7)。NEX-5N沒辦法,但我這幾天實在腦殘過頭了,回到台灣才想到iPhone 4S有Pro Camera可買。

搞不好,我下次日本行NEX-5N會自動升級成NEX-7,誰知道呢?最後一天中午,我在ヨドバシカメラ玩NEX-7和新蔡頭玩到差點就要掏錢了。

酒:Sapporo 100%純麥是我喝過最好的日本啤酒。相較於麒麟在前年就實現標準產品全面100%純麥化(台灣大約慢了一年,那味道跟青島啤酒代工的版本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距),不知是否產能還是技術問題,Sapporo到現在還是北海道限定,但這個版本用五天的時間完全征服了我的味蕾,太好喝了!ASAHI Prime Time就這樣從水球日本啤酒排名寶座上被請了下來。聽說前陣子的高雄北海道物產展也有露面,如果可以在台灣正式販售就太好了,但有可能嗎?呃,Costco好像真的有少量販售耶,改天去看看。

清酒?除了從新青森坐回東京的新幹線,我這次完全沒碰清酒,也沒按照慣例,從日本帶回幾罐大吟釀。清酒帶來的宿醉實在太令人難過,我也越來越少碰清酒。紅酒?那是飛機上才喝的啦!

交通:JR Pass All The Way...我沒仔細算我這次到底實際上花了多少車票錢,但應該遠遠超過JR Pass全日本七日卷的日幣兩萬多吧?除了某趟計程車(日幣2730,好貴)、旭川公車、札幌地鐵和東京地鐵各一次,我沒付出任何額外的車費。

飯店:第一次住東橫Inn就上手(誤)。久聞東橫Inn大名卻遲遲未一親芳澤,這回終於了解為何長期一房難求的主因:因為真的很便宜,又有還ok的早餐(某些地方還有晚餐,如函館朝市東橫Inn每週二三四供應咖哩飯)。但東橫Inn有一個很致命的缺點:網路似乎「擋太多」,相較之下,根據去年在秋田住車站前中通溫泉的經驗,Dormy Inn就比較沒這種「問題」。一切盡在不言中。

無論如何,以後住高級旅館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少,我寧願節約旅館支出換取更多的天數。我這次還是辦了東橫Inn的會員證。

水球東京大食團:日幣31800。本次宴請後藤弘茂、笠原一輝、Winggy長輩、與在日本留學的RX78,這攤螃蟹大餐花了我日幣31800。呵呵,實在太貴了,下次改燒肉... 幹...

如果這次旅行可以重來,我會做什麼?

第一天直奔旭川,不綁華航精緻旅遊方案。
提前一週買Timberland新鞋。
準備護手霜。
一定要遊說朋友和我在北海道「不期而遇」一起吃螃蟹。
延長函館行程,一定要坐上はやぶさ。

下一次行程?

今年內計畫的行程如下:

2/25-2/28「河津初櫻」,第二次造訪河津櫻。成行機率:50%。(還在等機票)

4/28-5/1「櫻華絢爛」,秋田角館與弘前城的櫻花。成行機率:75%。(那時候剛好是日本黃金週,旅館會是重大挑戰)

十月底「大和魂二十年」,至橫濱港區的新Yamato Lab參訪,並且納入溫泉及紅葉之旅。成行機率:100%。

跨年:未定。

如果以上都實現,2012年將打破2007年三次日本自由行的紀錄。轉向少量多餐的背包客行程是今年的目標。

與東京的告別:遠離水泥叢林。

去年七月CNN公布全球12個最失望觀光景點,果然如同預期,東京真的入列。我真的很後悔過去在東京浪費了這麼多時間,以後除了出差、找朋友和敗家,我不會在這個已經快被我走爛的大都會浪費一絲一毫的珍貴旅遊時光。

廢話這麼多,最後新千歲空港的雪ミク轉蛋怎樣了?我還真是狗屎運,轉蛋總計有八種,我投十個,不但拿到兩隻雪ミク,更一次拿到八種中的七種,我的好運該不會就這樣用光了吧?哈哈哈。有空可以算一下機率有多少。但除了和北海道夜間雪景一同染上琉璃色的記憶,沒有任何事物,能比這些轉蛋,和琉璃色的雪ミク,更適合當做第十七次日本自由行「琉璃色の雪」的完美結局了。

痴漢水球の「琉璃色の雪」が終了してい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