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3, 2016

XM Anomaly "Persepolis" 仙台戰回憶錄:拖稿超過半年的首次海外遠征

『假使有一天我能找到時間,我會寫一本書,在書中我將對戰爭的原則作如此明確的闡述,使所有軍人都能了解,於是戰爭就可以很容易當作科學來學習。』
不過,拿破崙似乎永遠找不到他所需要的時間,被流放到小島兩次、時間多到用不完,還是隻字未動,所以這本書也就永遠不曾寫成。

『假使我不幸早死而結束了我的工作,則所留下來的著作當然只能算是一大堆尚未成形的概念,那將會受到無窮的誤解,並成為許多不成熟批評的目標。』
克勞塞維茲因染上霍亂而病死在波蘭邊界。在他突然逝世之後,其有關戰爭理論的著作,才被其遺孀在密封著的包裹中發現,上面附有預言式的註記。

The World Around You In Not What It Seems.
世界非你所見。
あなたの周りの世界は、見たままのものとは限らない。

A Story Has Begun.
故事開始 。
物語が、始まる。

意外發生的2015年第五次日本旅行

『我感覺我是受到某種力量驅使,而向一種我所不知道的目標前進。』
拿破崙在1812年出發征俄時講的話。

"What's XM Anomaly?"

2015年初被一票藍軍當沙包打、完全沒有加入任何區域討論區、一個人悶著頭打Ingress的本小小綠,原本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啥洨XM異常或東施效顰邪惡王后吃飽閒閒沒事照魔鏡的魔鏡熊,只要自家兩座位於交通要道古亭賊運站十字路口馬桶的血量沒有異常下滑就感慨為何世界和平竟是如此美好。

直到三月(新工作走馬上任的歡樂月份)某天,在Facebook上看到日本好友後藤弘茂貼出人在京都、身上攜帶當時本小小綠根本無法想像的1000八砲,然後隨後傳來「綠軍在京都破天荒血洗藍軍」的消息,我才赫然後知後覺:靠腰,我打Ingress已經五個月(Since 2014/11/02),根本對這遊戲的本質和活動,完全一無所知啊!

找同伴?iOS版本一碰到Comm幾乎毫無意外的閃退,那時我也不知有Intel地圖這東西。

畫圖?那是啥?可以吃嗎?US?該怎樣用?不知道,管他的,全部recycle掉。

那時候低能的程度,連現在的自己都覺得很驚奇。如果農曆年前的日本十九天流浪有意識到「成就點」這件事,我這張牌早就該開黑了。

成為綠軍社群的一份子

後來過沒多久,大約是四月吧,我被中正萬華區綠軍「捕獲」,加入Hangouts討論區,後來加入的組群慢慢擴大,又動輒意外遭遇不少在現實世界早就認識的友人,原來都是在Ingress耕耘已久的友軍(當然也有藍軍)。

真正讓我成為玩家的事件,莫過於五月展開的Persepolis前奏曲羅漢碎片球門戰了,早上一大早睡眼惺忪地搭乘友軍專車前往基隆作戰,作戰結束後趕回公司上班(而且還比平常更早打卡),晚上六點準時打卡下班再衝去搭友軍專車前往基隆打下半場,到家很晚了還要四處去搜刮彈藥(主要是US8),週末再配合特殊作戰跑到平常根本不會去的地方,雖然沒有辦法每天報到,但真的被搞到很想死,更罔論投入更徹底的友軍了。

回想起友軍的超速罰單和車禍上新聞的藍軍,深感這遊戲的社會成本還真不是普通的高,但是融入群體的歸屬感卻是無價的。

Ingress成為日本旅行的最大動力

回過頭來,我把日本當後院,卻缺席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日本戰,根本就說不過去吧。

四月就請認識的友軍幫我加入到仙台遠征軍的Hangouts群,在有其他友軍建議先對我「驗明正身」前,我就浮上水面了,雖然一開始還是一具浮屍就是了。

原本日本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日本綠軍號稱最有名的C77小隊(Cluster Team 77),但小弟受寵若驚根本無福消受,還是待在台灣綠軍遠征軍專屬的C17比較有歸屬感。C17原先是日本以外的亞洲國家共用的部隊番號,但後來因為台灣綠軍在日本戰場的「存在感」太強烈了,就演變成台灣綠軍限定,還有自己專用的臂章。

如果威靈頓公爵評論拿破崙親自出現在戰場上,就相當於一支四萬人的大軍,遠在日本掛上這臂章屹立在Anomaly的戰場,就等於身上多出了400八砲。希望我這比喻不會被吐槽,我要不是出國旅行或遠征,身上也很少帶超過400以上的八砲。

企圖彌補失去空白的覺醒者

『戰鬥的成敗的精神問題,在戰鬥中互相衝突的是兩個精神力量,而非兩個物質力量。除非是從社會制度中發展出來的,否則一支軍隊不可能真正地強。』

開始研究仙台戰、參與海外遠征與Google Plus日本綠軍相關討論區之後,逐步了解綠軍作戰指揮系統的過程中,日本綠軍令人讚嘆不已的文件管理和情報管制最讓我為之震驚,絕對有ISO 9001的水準,這才叫真正的組織戰,只會在街頭糾眾滋事逞兇鬥狠自以為天下無敵還搞一堆幫派內規順便變相鼓勵大家開小帳是絕對贏不了真正的大戰的。(行文至此時,超級不要臉的雙和老灰多帳人正在鬧我的馬桶)

我個人是一直覺得C17根本就暗示我們台灣綠軍是「戰略運輸機」,因為我們總是會帶去日本多數玩家無法想像的稀有物資量,後來我還真的在仙台戰開幕式嚇壞我日本朋友了。

總之,綠軍終於多出一位真正的覺醒者,只是他裝死太久了,正渴望盡快填補失去的空白。

再次造訪仙台

『野蠻人幾乎很少面對面戰鬥,他們經常使用埋伏的手段以來狙擊敵人。如果受到攻擊,他們會立即逃跑而不反擊。只有在文明社會中才會產生長時間的纏鬥,因為在此種社會中,才有所謂責任和組織的存在。』

所以就數千人集結在仙台了,包括我。

Ingress大規模イベント Persepolis in Tohoku 開催、世界から4000人のエージェント集う。サプライズIngressで結婚


我在2/8晚上搭乘北斗星從札幌前往東京上野,2/9上午再搭新幹線前往仙台,在東北第一大城呆了近三天,所以等於是相隔四個半月又再度造訪。當然,牛舌是絕對少不了的。

[2015/02/08-11] 悲願成就的四日:第三天,補完日本三景松島 
[2015/02/08-11] 悲願成就的四日:第四天,Nikka宮城峡蒸餾所、好吃到犯規的仙台牛舌
[2015/02/12] 第十四天:仙台城址、直奔三重

[2015/06/19 07:06] 從松山機場搭機前往羽田空港,展開Ingress人生首次海外遠征。
[2015/06/19 11:52] 羽田空港已經熟到不行,加上班機提前降落,11:45才抵達的班機,我過沒幾分鐘就已經跳上Monorail瞻仰著全世界規模最大的藍軍大本營:東京。
[2015/06/19 11:57] 即將抵達浜松町,光看地上的鐵道軌跡我也認的出來。此時Hangouts傳來仙台Lawson上午開賣VR包的戰況。嗯,這可能還比明天真正的大戰還要慘烈。
[2015/06/19 12:05] 抵達日本交通的心臟:東京。還是一句話,光看鐵道的軌跡就知道這是日本帝國的首都(呃,那我把新宿、池袋、品川放哪裡?)。
[2015/06/19 12:14] 一下車馬上衝去新幹線櫃台,入手前往仙台的はやぶさ,無縫接軌轉車。
我還是深信E5車體才是現有新幹線的王者啊,我愛死這個採光和內裝了。(反觀躺著賺半世紀卻又摳到不行的東海道新幹線)
直接在車上購買便當補充人體XM。
不解釋。
[2015/06/19 13:56] 嗯,仙台駅旁的PARCO百貨也掛起歡迎Ingress玩家的布條。

Welcome To Sendai, Agents. 
It's Time To Move.

隨即前往仙台Super Hotel,但15:00才能Check In,就窩在餐廳喝飲料繼續K書。Check In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7-11列印明日作戰計畫專用的機密地圖。

[2015/06/19 16:43] 搭市營地鐵跑去看LoveLive!劇場版,紓解大戰前的壓力。售票員還問我是不是留學生,我看起來有如此年輕嗎?(嘆氣)
[2015/06/19 20:02] 晚上10:00 C17要約居酒屋開戰前會議,這時體內XM已經破底,眼前一片紅屏,人在仙台,當然要當仁不讓的享受牛舌,再度造訪睽違四個月的喜助。媽呀,回台灣吃不到如此美味的牛舌該怎麼辦呀?
「社會觀感不佳」的Lawson VR包橫掃事件

『我這個裝甲軍團的補給狀況還是沒有改進。一共有十條大船都是以的黎波里為終點,但是有九艘在中途被英國人擊沈,而第十艘則沒有載運燃料。』
隆美爾在戰時日記靠杯在失去地中海制空權後的義大利運補狀況。

以上這句話可以直接翻譯成『有九間Lawson被搶購一空,而剩下的最後一間只有藍軍版。』我在前往東京羽田的班機上,彷彿聽到從仙台傳來的友軍慘叫。

故事大致上是這樣的,某耐思跑去某間Lawson,店員一看到他是台灣人,竟然就無視一人限購一包的規定,直接把店內一箱15包綠軍版VR包塞給他,接著後面排隊的日本綠軍和台灣綠軍的某羅伊就只能慘叫了,不知情的羅伊還被迫買藍軍版....

真是慘絕人寰。

後來Hangouts遠征軍討論區,整排「社會觀感不佳」拼命洗版。幹的好。

[2015/06/19 22:16] 在居酒屋領取「社會觀感不佳」的VR包,這樣明天就不必一大早就到會場排隊了,放手一搏睡到自然醒(喂)。
生魚片船,不解釋。這時已經有同桌友軍發出「日本物價其實不高嘛」的感慨。
繼續生魚片,還是不解釋。
唐揚,還是不想解釋。
大致交換了對於明日大戰的意見和注意事項,十一點多解散各自回旅館。仙台市區處處八塔,烽火連天,當地玩家恐怕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拜託,據說四千名外地玩家湧入仙台耶。

遲到一小時的出征

[2015/06/20 08:15] 比預期晚起一個小時,身體不太舒服,也沒什麼食慾,隨便吃吃、確保體內廢棄物被清理乾淨,就拍拍屁股準備出征。這時候早就有其他台灣友軍抵達會場了。我好混啊。
[2015/06/20 08:41] 搭乘仙台地鐵前往開幕式所在地。仙台地鐵東西線的廣告真的很文青啊。
但我犯下了一個極大的錯誤:我沒買單日卷,多花錢不說,後來的戰場移動還浪費不少時間排隊買票,甚至差點拖慢隊友。後悔莫及。

[2015/06/20 09:03] 抵達會場(Sendai XEBIO ARENA),開始排隊,天氣非常好,
順利領到任務牌,雖然Persepolis牌早就在台灣拿到了。
會場早已展開另一場戰爭:搶購R包和VR包。竟然還有年輕日本父母讓小孩一起排隊買,真是夠了。
台上正在進行活動前的媒體採訪與準備工作。
落語家立川こしら開場。(後來沖繩戰也有來)
找到友軍後趕緊附近找座位。剛剛好,就在後藤弘茂旁邊(以及堅持加入藍軍的大兒子),馬上秀出身上帶的300 AXA,還真的嚇到他了,哈哈哈。
綠軍的女神!
[2015/06/20 11:15] 活動開始。
要開打啦,準備離開會場前往第一個戰場。走在最前方咳嗽的就是我。看起來好虛。
[2015/06/20 11:37] 跟香港綠軍合照。聽說香港藍軍是綠軍兩倍以上,各位辛苦了。(4/2我們真的能贏嘛?)
[2015/06/20 11:46] 掛上C17臂章,準備上戰場了。
看不見的戰爭之一:午餐和移動

『大軍未發,糧草先行。』
到底是三軍還是大軍?

『假使聯軍不再進攻,我最遲到六月一日還是非得投降不可,因為我們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吃了。』
德國非洲集團軍末任司令阿爾寧曾經說過的話,即可充分說明北非軸心軍隊抵抗突然崩潰的原因,比任何同盟國領袖天花亂墜的解釋還要清楚。

我們先搭乘地鐵前往河原町。早上犯蠢沒買單日卷的後遺症果然浮現了:排隊買票的人好多(突然感到安慰,原來也有和我一樣犯蠢的玩家,這算是一種自慰嗎?),變成我得跑百米帶殺聲設法追上隊友的腳步。

當我們抵達河原町時,看著空空蕩蕩的住宅區,碰到一個天底下上班族每天中午都要面對的大哉問:

今天要吃神馬?
日本不像台灣,城鄉差距很大的

車站旁餐廳只有一間吉野家,只見整票混雜西方老外面孔的藍軍,在我們面前魚貫而入,「剛剛好」「坐好坐滿」整間店。馬的這根本就是先算好的啊。

[2015/06/20 12:08] 一行人沿路找,結果... 靠,這間咖啡廳根本就被藍軍包場了啊,這算是主場優勢嗎?
最後大家受不鳥了,二十幾個人根本很難找適合的店家,索性原地解散各憑本事,13:00準時在M1的四個防守點集合。我很不爭氣的走回吉野家,看看有沒有剩下的座位,寧願忍受著與藍軍共進午餐的屈辱也不願餓昏在仙台的街頭。

當我一打開門時,全店包含正準備要進廁所的藍軍全體停止扒飯,連同店員都對著我看,幾十對眼睛的射線全部噴到我臉上。(這應該很有畫面,請各位用腦內妄想補完,想像水球的臉像石獅子一樣變成針包點就對了)

然後只見某店員跑過來道歉,說店已經滿了。

我只好默默的回頭,開門,然後再關門。關門的一瞬間,藍軍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穿透了吉野家的兩層玻璃門。

幹,等一下就打爆你們!
林背要違背我不殺的誓言了

[2016/06/20 12:26] 最後很悲情的像流浪漢一樣,坐在全家的門口,喝著啤酒啃三明治果腹。一進門,就看到闊別不久的友軍們,大家真是有志一同啊,等一下就一同打爆藍軍洩忿吧。
[2016/06/20 13:02] 仙台沉沒,被蓋上巨大的草皮。這也提醒我要戴上藍芽耳機、打開Zollo連上作戰頻道了。

13:30的第一回合就以輕鬆樂勝收場,這區藍軍好弱,兩三下就被我們收拾了(我還有餘力去幫其他日本友軍守)。

有吉野家吃不代表一定會贏啦,幹。
地下鉄河原町駅38.240514140.887792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40514,140.887792&z=17&pll=38.240514,140.887792
河原町の神社38.240317140.887855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40317,140.887855&z=17&pll=38.240317,140.887855
stone flog38.23985140.887861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3985,140.887861&z=17&pll=38.23985,140.887861
須賀神社38.240154140.887118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40154,140.887118&z=17&pll=38.240154,140.887118

M1結果是以716對640分小勝藍軍,看到印尼和澳洲戰壓倒性大勝,真的是鬆了一口氣。

但藍軍在搶點卻是37對102慘敗,分數很補的V點也是壓倒性的8:21,戰場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藍軍有39條線?

答案揭曉:仙台戰最大的祕密「女神作戰」。只是這次勝利的女神,並沒有對藍軍微笑。我個人非常好奇女神面對藍軍的表情。

倍率TotalRESENL
CountPortalVol.P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
Sendai21703037839410221911
Jakarta1581216652264122
Perth157114200387001
SCORE---1651075
Score
Sendai74963908006402042529020150716
Jakarta16362520097262460200130
Perth4120001638420075155

藍軍動員千人卻以慘敗收場的「女神作戰」針包

『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
孫子兵法形篇。

『因為德軍指揮組織和戰鬥部隊仍具有優越的素質,所以我們還是佔了上風。』
曼斯坦元帥「失去的勝利」。

藍軍女神作戰的全貌(以及簡介過去日本Anomaly的歷史)
至於這篇抱怨綠軍太團結的牢騷看看就算了

さて、仙台は戦う前(戦術や戦闘)以前に日本RES勢は敗けが確定していた
断定的なのは内部事情を概ね把握しているからなんだけど、ほんとにしんどかった
負けると分かっていても闘わねばならなかった

事後諸葛,講的好像事前就知道會輸了,因為戰術和戰略都輸給綠軍。

【壊したければ山頂に来い】ペルセポリス、戦いの記録【謎のメッセージ】

簡而言之,藍軍原本計畫在M1靠100條線(一條線10分)和50個CF(一個CF 20分)一舉奪下2000分擊潰綠軍,且鎖定不少針包點,把一半的人力(約千人)都賭在女神作戰上,結果地面戰就徹底崩盤了,更慘的是,射出39條線後,就被綠軍包了...

這場巨大的藍軍士氣土石流,就一路狂洩到M4,一瀉千里,再也沒有重整旗鼓的可能。

大幅降低資源消耗的控毒戰

『戰爭的成功有賴於慧眼,必須能察覺會戰中的心理關鍵時刻。在奧斯特里茲,假使我提早六小時發動攻擊,則我應已失敗。』
聽說這還是拿破崙講的。(怎麼又是拿破崙梗?你以為你在導演銀魂啊?)

本次綠軍徹底打控毒戰,徹底到藍軍女神作戰的針包點在作戰期間還被綠軍毒掉,這裡真的要感謝台灣綠軍日本特派員的聯繫和指揮,這讓我們M1和M3根本沒使用多少彈藥,就輕易控制戰局。

後來的新北之戰基本上也是延續一樣的作法,只是作戰規模和狂勝的分數,整整大上三倍。

看不見的戰爭之二:網路和地利

[2015/06/20 14:08] 打完第一回合,隨即搭地鐵前往有點距離的第二戰場。
[2015/06/20 14:14] 台灣綠軍的戰旗在仙台的狂風中飛揚。

丞相,起風了,而且似乎快變天了,暗示著等一下會有一場棘手的大戰要打。
當14:30時間一到...

突然下大雨了
iPhone 5S的第一世代in cell touch卻是有名的遇水則發,誰說Apple的產品就不會掉漆?

我負責的地下道エレベーター入口與Cascade夾在兩棟大樓之間,GPS不但會亂飄,網路狀況不好,而且事先可以對到點又可避雨的位置(如地下道出入口),早就被藍軍事先卡位了!這十分鐘絕對是我Ingress人生最慘烈的十分鐘,淋著大雨作戰,iPhone 5S爛到爆炸的touch panel碰到水就一直暴走,最後Cascade被搶走,地下道エレベーター入口賭上最後一口氣炸掉,這回合最後只搶下兩座,想完封藍軍的妄想就這樣破滅了。

14:40分時間一到,大雨就嘎然而止,這場大雨是XM大神要故意婊我嗎?

仙台城跡行き38.260169140.87454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0169,140.87454&z=17&pll=38.260169,140.87454
地下道エレベーター入口38.259973140.87542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944,140.874911&z=17&pll=38.259944,140.874911
東二番丁の碑38.259944140.874911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89,140.87462&z=17&pll=38.25989,140.87462
Cascade38.25989140.87462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733,140.874944&z=17&pll=38.259733,140.874944

這個點的名稱完全代表我當下的心情啊。
M2交手的藍軍其實不強,戰鬥技巧也不夠純熟,但是我就是手機不爭氣根本讓我什麼也不能做啊啊啊啊啊。突然覺得昨晚應當拿看電影的時間勘查場地才是正道(所以後來新北市之戰我就M1-M4完全走過一次)。

所幸全體綠軍還是很爭氣,一般點95:36,藍軍地面戰持續崩潰中。

倍率TotalRESENL
CountPortalVol.P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
Sendai2167293614009513001
Jakarta1541020620203124
Perth162111500435001
SCORE---1651075
Score
Sendai7216800024019015600150496
Jakarta2036100066201860400138
Perth1300003143300075148

M2到M3距離很近,所以我們用步行前進,15:30的第三回合C17原本負責四個點,後來臨時追加兩個,後面兩個距離很遠,基本上是「有多餘力氣就守,沒有就算了」,所以就真的送給藍軍了。

M3的前四個點都在商店街內,GPS也會亂飄,對位時花了不少功夫。不過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第三回合交手的藍軍,清一色是年輕的學生,這似乎也印證了我瞎子摸象以管窺天的觀察:台灣和日本藍軍有相當比例是學生或是無業遊民,這或許也是藍軍某些「特殊行為模式」的根源。

不過歷史的教訓證明:覺得時間不是成本的人往往也不會是人生的贏家就是了。

Earth is Hamburger38.265371140.868553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5371,140.868553&z=17&pll=38.265371,140.868553
Kokubuncho Clock38.265441140.869003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5441,140.869003&z=17&pll=38.265441,140.869003
仙台警察署跡38.26508140.86907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508,140.86907&z=17&pll=38.26508,140.86907
石井のレリーフ38.264849140.869194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4849,140.869194&z=17&pll=38.264849,140.869194
松明を持つ女性像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4797,140.868004&z=17&pll=38.264797,140.868004
牛タン焼専門店司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4673,140.867685&z=17&pll=38.264673,140.867685

藍軍還在繼續崩潰,分數越拉越開,我很懶得繼續打比數了。

倍率TotalRESENL
CountPortalVol.P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
Sendai2188335311009420001
Jakarta159101430020580
Perth158119400326001
SCORE---1651075
Score
Sendai10613200023818824000150578
Jakarta1418000322030400090
Perth9240003332360075143

[2015/06/20 15:44] M3結束後,C17全員集合。好巧,站在中間的就是我。
M4距離M3很遠,基本上趕到地點時,就幾乎是要開打的時間了,沒有辦法控毒,也代表硬著頭皮跟藍軍硬拼,更麻煩的是,這裡交手的藍軍,很明顯比前三回合來的強,結果丟了兩個點,然後都和本人有關,內心真的是充滿了罪惡感啊。

Bon Appetit38.261569140.885771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0655,140.885685&z=17&pll=38.260655,140.885685
水のゲート38.260655140.885685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999,140.885066&z=17&pll=38.259999,140.885066
再生ボタン38.259999140.885066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60723,140.885036&z=17&pll=38.260723,140.885036
仙台駅東第一地区の碑38.260723140.885036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745,140.884891&z=17&pll=38.259745,140.884891
草模様のレリーフ38.259584140.885771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584,140.885771&z=17&pll=38.259584,140.885771
前方後円墳のような噴水38.259568140.886519https://www.ingress.com/intel?ll=38.259568,140.886519&z=17&pll=38.259568,140.886519

還好本小綠的爛表現沒有影響到全體綠軍的壓倒性勝利,藍軍可以說是徹底崩潰了。藍軍該不會M4已經放棄比賽,全部衝去Sendai XEBIO ARENA會場搶購商品了?

倍率TotalRESENL
CountPortalVol.P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PortalVol.PLinksFieldsS.FieldTotal
Sendai22314054110013027001
Jakarta156101541017510
Perth160116500336001
SCORE---1651075
Score
Sendai10813200024026032400150734
Jakarta152450044173050052
Perth6300003633360075144

最後來總結今天台灣遠征軍C17的戰果:總計負責20點,搶下13點,丟掉6點,平手1點。

M1XE01地下鉄河原町駅
M1XE02河原町の神社
M1XE03stone flog
M1XE04須賀神社
M2FC01仙台城跡行き
M2FC04地下道エレベーター入口
M2FC05東二番丁の碑
M2FC06Cascade
M3PE01Earth is Hamburger
M3PE02Kokubuncho Clock
M3PE03仙台警察署跡
M3PE09石井のレリーフ
M3PB09松明を持つ女性像
M3PB10牛タン焼専門店司
M4TD12Bon Appetit
M4TD13水のゲート
M4TD14再生ボタン
M4TD15仙台駅東第一地区の碑
M4TD18有餘力就幫TE01防守草模様のレリーフ
M4TE01前方後円墳のような噴水

Persepolis第三輪Anomaly,都以綠軍大勝收場。

Sendai (Tohoku)64024023824013587164965787342524
Jakarta976632442391301389052410
Perth16313336116155148143144590

不過幾小時候,荷蘭戰的M1,歐洲的豬隊友就把我們今天辛苦一天賺的分數就連本帶利吐回去了... 讓晚上的牛舌大餐都有點食之無味。

Utrecht210687447878242403523604663201498

看不見的戰爭之三... 誰跟你看不見啊?一堆人擠在會場爭奪商品難道你沒看到嗎?

『當七月間艾拉敏開始發生危機的時候,我曾經告訴過卡伐里羅元帥,假使英軍有突破的威脅時,我們只有兩條路好走,要就是停留在我們的防線上面,苦撐兩、三天,然後因為缺水而向英軍投降,或是趕緊向西退卻。卡伐里羅卻說他沒有意見,只要不去想它就好了。這真是一個最容易的解決辦法。』

M4一結束,不代表戰爭就劃上句點了,我們迫不及待的招妓乘車,呃,招計程車,直衝Sendai XEBIO ARENA。沿路滿滿全副武裝的八塔,除非Anomaly再度降臨仙台,仙台當地玩家恐怕此生再也無法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了。

幹,會場販售區早就擠滿人了,我想買的酒杯已經買不到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日本友軍。(後來在沖繩終於合照了)
象徵台日親善的合照。
台灣藍軍,蠻好奇今天戰場上的表現如何。
[2015/06/20 17:14] 作為閉幕儀式的After Party,先以玩家的求婚秀開場。後面東京三菱銀行的MUFG小紅桶、Softbank SBUL金粽子、伊藤園Portal自動販賣機我就不提了。
仙台市副市長伊藤敬幹、農林水産部次長兼畜産課長横山亮一(還cosplay伊達政宗)都陸續上台致詞,不知何時台灣的地方政府能夠真正意識到Ingress對促進地方經濟的價值,而不是傻傻的只想把玩家當作擠爆聖誕活動的人頭。

[2015/06/20 18:23] 千里迢迢遠征日本,就只是為了迎接勝利的瞬間!
C17與農林水産部次長兼畜産課長横山亮一合照!
[2015/06/20 20:33] C17前往仙台駅樓上的喜助吃牛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歐洲荷蘭戰M1就吐光今天賺到分數的關係,日本時間20:45開始全體C17拿起手機替羅漢充電也特別的起勁。

下面這張圖應該可以完美呈現看到歐洲戰M1比數的瞬間,C17全體成員當下的心情寫照:
在2311km外替羅漢充電!
[2015/06/20 21:09] 明天就要離開仙台了,很感激日本人可以把活動辦的這麼好。(不過聽說日本人自己不是很滿意,大概我的標準太低了吧)
[2015/06/20 22:13] C17隊員其中數人約居酒屋續攤,繼續檢討VR包事件為何社會觀感不佳。我發誓這張照片絕對不是昨天拍的。
[2015/06/21 08:46] 早上懶洋洋的起床,大概是昨天吃太多了,早上沒啥食慾。其他人一大早就衝Mission Day了,但這時候的我,半個任務都沒跑過,也沒意識到Mission Day會牌可拿。Check Out後,就先把行李寄放在仙台駅的Coin Lock。
早上不知道該幹嘛,這時候才去衝Mission Day時間也來不及了,所以我就幹了一件蠢事,作為我Ingress人生的第一個任務:仙台市青葉區20間Lawson巡禮,總路程約10公里,幾乎走遍了整個仙台市中心,也順便重溫了昨天與藍軍激戰的戰場。(這張截圖是後來才弄的)
[2016/06/21 11:26] 經過在公園擺攤的Nikka攤位,剛好試喝免錢的High Ball。
[2015/06/21 12:17] 不解釋。
[2015/06/21 13:12] 隨便吃吃。差不多該準備前往仙台空港了。之前這空港毀於東北大震災,不知道現在復原的怎樣。
[2015/06/21 14:33] 和隊友們一起搭車抵達仙台空港。
[2015/06/21 14:58] 其他隊友在仙台空港領取Mission Day任務牌,只有入鏡的我沒有拿到。(大哭)在登機櫃台報到時,空港內的玩家們也沒閒著,幾個點入境大廳幾個點無一不是快速洗牌閃電易手啊。
[2015/6/21 15:22] 準備登機前的窮人啤酒。人生首次Ingress海外Anomaly遠征,就此劃上句點。繼新北市和沖繩戰,2016的浜松戰和香港戰,我都不會缺席的!

全文終,謝謝收看。
我們下次Anomaly見。
歡迎台灣綠軍加入遠征軍的行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