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16, 2016

XM Anomaly "Obsidian" 「緑の町」浜松戰回憶錄:Goruck Stealth徹夜苦戰擊潰藍軍 x 第一屆浜松盃足球賽16:0奇蹟完封秀

『自然地,在一九三九年十月間,我也並非一口氣就擬出了這樣一個明確乾脆的作戰計畫,通常一個人在達成其目標之前,總是要讓繁苛的工作和不斷的努力,考驗他的士氣。』
節錄自曼斯坦元帥「失去的勝利」第五章「作戰計畫的爭論」。

在2/13ー也就是2/27 XM Anomaly大戰前兩週ー晚上返回日本那天,前往浜松勘查場地順便補充鰻魚時,在車站前,頭頂浮現燈泡、靈機一動,意外拍下的台灣綠軍軍旗照,冥冥之中,預言了2/27的大勝ー即使在迎接附贈第一屆浜松盃足球賽16:0的壓倒性勝利前,有一場極度考驗體力和意志力、最終以綠軍大勝的徹夜苦鬥,作為綠軍在Anomaly輾平藍軍的前奏曲,而這也是台灣綠軍在日本Anomaly發揮最大影響力的一次,意義非凡。

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腦海中反覆迴盪浜松戰的點點滴滴,這篇遊記,我寫的非常激動,數次差點淚崩(這樣寫似乎有點誇張),久久不能自己,從未如此以身為台灣綠軍感到無比的驕傲。

水球繼仙台沖繩的第三次日本XM Anomaly遠征

[2016/2/25 23:50] 穿過空空蕩蕩的桃園國恥機場的商店街,再度面對越看越讓人反胃的B02登機門。希望今天可以順利在飛機上補眠,因為再過二十一個小時,就要挑戰Ingress人生最大的難關:Goruck Stealth。我內心支撐信心唯一的憑借,僅有去年雙十日在東京徹夜未眠就跑『歴史と文化の散歩道』的回憶。

再度掛上C17臂章,踏上擊潰藍軍的征途,這是我的第三次日本Anomaly遠征。
臨走前還是得好好補充物資,所幸機場內綠七綠八眾多,不無小補。當然,升旗典禮是一定要的。
為了改善徹夜班機的休息效果,特地選了最前排靠走道的1C座位,雙腳可以伸直的爽度實在筆墨難以形容。但久久未穿的籃球鞋卻已經隱隱約約替我的腳踝帶來不適感,暗示著這將成為徹夜作戰的不定時炸彈。
運氣不錯,1B座位沒人,空姐自動把我的背包繫上安全帶,這樣飛行途中取用物品就方便多了。但為何此時此刻我體內產生一股好運都提前透支光的預感?
[2016/2/26 04:38] 這是我坐過最早降落的MM1028,比表定起碼提前了近半個小時,通關後連JR Monorail的鐵門都還沒拉起來,躺在椅子上裝死了二十多分鐘才開門。
[2016/02/26 05:06] 從未搭過如此早的JR Monorail。這時候精神狀況已經不太穩定,天啊,我晚上還要Goruck Stealth耶。
[2016/02/26 06:31] 和同行的加菲貓補充人體XM。
[2016/02/26 06:47] 加菲貓要等女武神瑪姬,所以我就自己一個人先出發。原本還在掙扎要不要搭東海道慢慢晃(睡)去浜松,但考量到休息品質(以及在車上突然想上廁所的可能性),還是硬著頭皮買新幹線車票,雖然事後證明真的就是在車上一路睡到底就是了。
睽違兩週的浜松啊,只有不到一個半小時的距離。(靠,感覺還是很遠,將近300公里的路程耶)
[2016/02/26 08:35] 備戰兩週,明天的浜松,真的會成為「緑の町」嗎?真的是又期待又怕受到傷害。
抵達東橫Inn浜松時,一問之下,原來我在日本Amazon訂購、預計和PayHome一起共用的沙包和抗菌砂還沒送達旅館,只能在旅館餐廳坐著補眠,等候九點才從東京搭新幹線出發、預計十點半抵達的加菲貓瑪姬一行人。

[2016/02/26 11:54] 超過一半的綠軍是從名古屋出發到浜松,原本打算等所有人到齊再一起去聚餐啃鰻魚,但過去的慘痛教訓告訴我們:要找到一間有超過二十個空位的店面是非常困難的任務(沖繩的台灣綠軍慶功宴就這樣耗掉快一個小時找店),再考量到中午用餐時段可能人滿為患,更何況又數以千計的Ingress玩家湧入浜松,所以心一橫,直接通知大家我們三人要前往的店名和位置,就義無反顧的衝過去了。
[2016/02/26 12:12] 當我們三人上菜沒多久,PayHome等其他四人也隨後跟上,然後很快的店家就客滿了。浜松的鰻魚真的好讚啊。
老戰友C17隊長和其他台灣綠軍則是前往另一家在地綠軍推薦的鰻魚,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吃(鰻魚現場宰殺),不過這時候根本就管不了這些了。

完食後,我們先回旅館裝好沙包(九公斤還真不是普通的重)。考量到東橫Inn最快也要下午四點才能check in,既然休息無望,那就大家一起跑跑浜松Anomaly組圖,我、Chris、瑪姬和招財四人一組,彌補在下仙台沖繩都沒跑到像樣任務的缺憾。

[2016/02/26 13:52] 看似路人寥寥無幾。
但世界的確絕非你所見,浜松駅前早已槍林彈雨,烽火連天。
[2016/02/26 14:22] 路過Softbank門市,順便索取人生第一張SBUL實體卡。
[2016/02/26 14:31] 哇,有櫻花耶,讓我期待後天預定的河津櫻了。可是我那時候還有命嗎?
[2016/02/26 15:21] 大安路!
[2016/02/26 16:21] 總計花了兩小時搞定這十二組圖。咦,當初是誰嘴砲浜松戰前要帶個一億AP降臨日本的?(裝傻)
[2016/02/26 18:38] 任務結束後,隨即回旅館check in。照理說應該要馬上補眠,可是怎樣都睡不著,只好先洗澡,準備晚上Goruck Stealth的所需裝備,六點整就前往浜松市民協働センター排隊領取自己和幫別人代買的Very Rare / Rare包。現場排隊規劃井然有序,當然,Obsidian和Lawson PC的實體卡就入手了。

水球貼心提醒:
  1. 可能為了配合Goruck Stealth,Obsidian XM Anomaly活動前夜,就會提前舉辦領取購買品與任務牌的活動,如活動當天上午有特殊任務不方便領取、或著擔心自己睡過頭(結果還真的有人中鏢)或交通來不及,請務必盡早領取。
  2. 可能是活動開始前的場地已經黑壓壓一片難以進行登記作業的緣故,有參加Goruck Stealth,請務必到達前夜的發牌會場跟外國教官登記報到。為何我要特別提醒?因為我也是到了現場才知道,連報紙都沒得看,請多多死掉,夜露死苦。
[2016/02/26 18:41] 拿到任務牌要幹啥?當然就曬牌啦。紫色的菊花牌。
[2016/02/26 19:03] 在浜松駅等Chris時,輸入磨牙牌,哇,竟然是2016年新版耶。(不過後來知道香港戰是兩個版本都給就差點吐血到死)
[2016/02/26 19:26] 怕晚上Goruck Stealth會體力不足,但又擔心腸胃不濟,所以隨便找一間店內煙味很重的咖啡廳就亂吃輕食(Chris點香腸,我選三明治)。
默默啃食食之無味的陽春晚餐時,想著眼前渾沌的戰局(尤其Goruck Stealth這個可能決定球門戰勝負的新戰場),我的嘴角終於阻擋不了自日本綠軍高層在此戰的戰略會商上演空中分列式後、那積壓已久、如潰堤般滾滾黃河般的困惑:

『Chris,這次我們真的贏得了嗎?』

『坦白講,勝算不大,因為過去保證綠軍打贏Anomaly的勝利方程式,到現在還看不到。』

大戰當前,一切只能看我們自己的了。但很糟糕的是,即使下午走完任務,晚上步行領牌時,我的雙腳和籃球鞋的相容性還是沒有任何改善的跡象,這已註定水球會有極度慘烈的一晚。

回到旅館扛設備,從東橫Inn走到集合地浜松城的2km,慘遭籃球鞋摧殘的腳踝和從未適應過的新背包(ispack WP Neo canvas,原本如意算盤是隨處可坐著休息,事後證明這根本就不可能)加上全身超過十二公斤的荷重(九公斤沙包荷重、兩公升飲水、其餘所需設備和應付受傷的白色小護士剪紙甲刀藥用紙膠帶等等),全身的所有關節已經發出聽不見的哀號。

Ingress人生最難忘的一夜,就此開始。

體能大考驗:徹夜機上未眠再挑戰徹夜寒冬未眠的Goruck Stealth

"We do not rise to the level of our expectations. We fall to the level of our training."

- Archilochus, Greek Soldier, Poet, c. 650 BC
以下是由四本綠軍台灣遠征軍隊長Chris(Athena9800)的回憶錄為主體、白爛小小綠水球(Waterball)加油添醋後的Goruck Stealth行程紀錄。希望可以藉由這血汗所交織而成的斷簡殘篇,幫助到日後有志共襄盛舉的Ingress玩家。 

參考閱讀:日本藍軍回憶錄
GORUCK Stealth Ops 浜松 & #Ingress XM Anomaly 浜松 #obsidian 参加レポート

第一屆日本Goruck Stealth總計有四位台灣綠軍參加:
  • 定居日本工作的C17遠征軍隊長Chris(Athena9800)。
  • 綠軍戰情大師PayHome,他這次有備而來,一次搞定Stealth和Urban。
  • 日本遠征從未缺席的招財(Fortunecat)。
  • 在古亭天天被藍軍當沙包毆打的白爛小小綠水球(Waterball)。
匿蹤之夜的前奏曲

[2016/02/26 21:00] 報到教官開始點名,被點到探員依序到公園的廣場入列。水球因為移動速度不如預期,結果差點遲到,緊張個半死。
※被點到要喊有,不回應會浪費很多時間。
※因為是用英文喊探員ID,所以可以想見,ID名稱取的太奇怪或著參雜大量數字,就會有很慘烈的「辨識率」,這告訴我們姓名不能亂取、ID也不能亂拼的道理。 
※入列後,背包攤開接受檢查。重物9公斤,水2公升,錢(不幸發生中途退場時的計程車費),身分證之類的個人識別卡,頭燈,綁在手上的發光條。 
報到入列的時候常常聽到教官「いそげ!!」「いそげ!!」的叫著。後來才意識到原來是叫大家動作快,不過大概發音不準確,好像沒有甚麼人反應過來。

附近的同伴熱心的指示其他人入列,不過卻被教官說「發令的是我,給我閉嘴」所以大家就安靜地乖乖立正站好,報到快完成後,教官「讓各位久等了,想必大家應該很冷吧?大家開始做スクワット吧?(深蹲)」

就這樣大家做了53個深蹲。

為何53個深蹲?因為今天有教官53歲生日。

整個報到入列完成後,開始地獄般地暖身,美軍的Monkey Fucker,深蹲,伏地挺身(背14公斤的裝備),死蟑螂(dead cockroach,背包放下躺下後雙手雙腳朝天直到教官說放下來為止。舉背包,然後一手拿隔壁隊友的背包並舉起放下。最後在地上打滾結束。
※隊伍只要一個人動作沒有整齊就會被叫重做,期間不知道重做了幾回。教官提示注意旁邊隊友的動作,快的等慢的。最後由翻譯幫忙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完成。
※滾玩之後有人掉頭燈,掉scanner,掉手套等,記得確認自己的隨身物品。然後也請保持跟其他人的距離,水球好像不小心踹到某個人的頭了... 還好天色很黑,應該不會被受害者尋仇。
※這次除了有人沒帶頭燈之外,還有人沒有帶配重!所以教官把隊伍的配重水桶20公升交給他了ー俗稱Power Cube。
不過整個暖身運動完,那顆Power Cube大概不耐操,開始漏水。更好笑的是,這顆還漏蠻久的,看來容量不小,不愧是Lawson Power Cube。

Chris背包裏的水袋可能也因為擠壓,所以破裂開始漏水,但沒有多餘時間處理這個,只能隨便弄個塑膠帶包起來防止被害繼續擴大,不過這時候已經整個背包都濕了。水球裝備狀態保持良好,但是腳踝和背部已經開始嚴重不適,而漫長的匿蹤之夜,現在正才展開序幕。

徹夜對抗開始

[2016/02/26 22:00] 藍綠分隊,教官說明這次將有五次的隊伍競技,勝利的隊伍將會拿到隔天早上的V點列表,碎片情報,還有US passcode(可輸入十次)
  • 每個競技都有時間限制,沒有在時限內完成就輸了。輸的隊伍將會有處罰(伏地挺身)。
  • 須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因為低溫的關係,入夜後只有2度,要注意失溫症。並隨時補充水分。
  • 行動中如果有人受傷或身體不適,馬上跟小隊長報告,教官會採取必要的行動。
教官一聲令下,30秒內藍綠往左右散開,並分別成排成四班。藍綠相聚5公尺,想當然爾,當然亂糟糟。其間不知道壓了多少個伏地挺身。

藍綠分開後,四個班分成:偵查班,戰鬥班,安全班,暗殺班。一個班大約16-17人。
  • 偵查班:看Intel或是log等資料讓隊長知道敵軍在哪裡活動。
  • 戰鬥班:佔領目標portal的主力部隊。
  • 安全班:負責交通安全,並注意敵軍的入侵行動。
  • 暗殺班:暗殺敵方教官(拿相機偷拍敵軍教官)。
隊伍負重:一顆20公升的水箱(Power cube)。

沒有奏樂的啟程

[2016/02/26 23:00] 牛刀小試:第一次部隊移動,從浜松城公園移動到長坂緑地。 

距離大約3公里45分以内要到達。這時候Chris是被分配到偵查班,說是偵查班其實也沒有實際偵查行動。因為一個人看Intel就好了。水球好像被分配到戰鬥班,但他現在已經根本失去戰力了,只會變成考驗部隊同袍情誼的累贅。
※藍綠軍的目的地不同。
※這次沒有藍綠競爭,不過有個設定:藍色的車子等於敵方的戰車,戰車到了20公尺內沒有蹲下視同陣亡,陣亡的人後面的移動都要由隊友背負行動.... 
※戰車的監視由安全班執行。 
※由於浜松的計程車都是藍色,行動中不知道蹲下了多少次以至於浪費了很多時間,後來隨行教官更改了規則:蹲下後5秒後就可以安全行動。
陷入迷途

『戰爭中許多情報是矛盾的,甚至於有許多是虛偽的,而極大多數都是不確實的。指揮官必須信任其自己的判斷,像岩石一樣挺立在驚濤駭浪之中,而這絕非易事。』
戰爭論175-176頁。

[2016/02/27 00:30] 到了長坂緑地附近,最前端的隊伍竟然走錯路(大概是沒有想到那個緑地這麼小,不過是沿著河川的一小塊空地),被教官叫停,全員重新整隊,接下來發表下一個目的地-蜆塚公園(大約2.5km,時間限制45分鐘內)。

題目:這次指定了3個Portal,先在這3個Portal上做CF的陣營勝利。

然後幾十人鑽入深夜的住宅區,恐怕極度擾民吧。

[2016/02/27 01:20] 這時候Chris被分配到暗殺班,出發前同隊的隊友開始身體不適開始嘔吐,跟教官報告後,暗殺班全員運送隊友到最近的便利商店。打聽之下,身體不適的隊友當晚才到浜松而且沒有訂旅館,最後由其他有訂旅館的隊友兩名叫計程車護送他去旅館休息。

這時候教官通知我們進度比藍軍慢了5分鐘。

重新整隊朝蜆塚公園出發,出了住宅街區雖然成功的狙擊了藍軍的教官。不過被判定無效(似乎要藍軍暗殺班的教官才算有效?)。

當綠軍開始團結

『戰爭中的行動好像再有抗力的物質中運動一樣。正好像最簡單和最自然的運動(步行)在水中不易表演一樣。所以在戰爭中,緊憑正常的努力是難以達到平凡的成績。』
戰爭論179頁。

[2016/02/27 02:30] 到達公園沒看到藍軍的影子,所以很順利的做CF取得勝利。

1:0

在蜆塚公園休息了大約30分(持續承受爛籃球鞋摩擦的水球腳踝此時已經接近紅色警戒邊緣,不只雙肩,連脊椎下緣也開始出現激烈痛楚,這三十分簡直有如雪中送炭),這時候教官集合整隊開始說明這次的競技,還有以後的注意事項:
・團隊合作時要弄清楚問題點,目標是什麼?如何達成?
・溝通!不厭其煩的溝通。無論大事或小事!
・出現身體不適的人,綠軍沒有具體行動,也沒有人提出意見。
・教官不能解決這問題。問題必須自己解決。
・出現身體不適的人如何處置?狀況大家都知道了嗎?
・這次有人脫隊了,所有人知道了嗎?知道的人舉手!
・移動期間脫隊的人很多。這點必須改善。
・當教官說「reach!」時、5秒以内要拉近到摸到前面隊友背包的距離,意謂不定時的衝刺。
・再不守規則,US passcode就交給藍軍。
現在開始換隊長。一個班設定10名暗殺組隊員。

暗殺成功,再下一城(不計分)

[2016/02/27 03:20] 蜆塚公園出發往佐鳴湖南側開始移動。(約3km,時限45分)因為要遵守reach的關係,不只消耗了不少體力,接近零度的低溫、湖邊刺耳的冷風、背部全濕與裝備不良,更加速體力的衰竭。

此時,已經有數位日本綠軍主動伸出援手、reach衝刺時,面輪流用手提高水球的背包,減輕負擔。看來教官的話,大家都有聽進去啊。

綠軍暗殺組在藍軍前往佐鳴湖途中(藍軍剛出發300公尺時),確定之前成功暗殺教官等六人。

[2016/02/27 03:55] 到達佐鳴湖南側。因為是在時間範圍內得到了1組US碼,綠軍開始歡呼。

但接著就將發生本次Goruck Stealth的肢體衝突。

點燃綠軍士氣的竹子事件

『戰爭也像廣泛的人生一樣,全體與部份都彼此相連。不管原因是如何渺小,其所產生的效果,必然影響爾後的一切行動,並對其最後結果產生某種程度的改變。同樣地,一切手段也都必然影響最後目的。』
戰爭論233頁。

稍微休息後教官開始說明下一個競技:取得佐鳴湖畔的某個Portal「水の出る岩」

藍綠陣營設定大約一樣是1.2km的距離(藍軍在北側,綠軍在南側)25分鐘,Portal先上8並截取Scanner畫面的陣營獲勝。

[2016/02/27 04:40] 經過一番折騰和衝刺,綠軍終於到達指定Portal,不過藍軍已經先到了,並且用隊伍荷重用的竹子架起了物理防禦、不讓綠軍靠近。

衝撞在所難免,綠軍雖然還是有少數人越過了擋住路的竹子防禦,已經進入活死人模式的水球,更不知不覺的摸過藍軍的防線拿出手機狂發八砲,不過還是不敵藍軍。教官在亂軍之中狂喊「Stop! Stop!」超過一分鐘後,衝突才漸告平息。

事後根據藍軍方面的證詞,那根竹子是作為失敗懲罰的荷重,但很明顯的,教官並沒有教他們要這樣「充分利用」這根荷重。總而言之,不擇手段的藍軍贏了,但很明顯的,綠軍被激怒了,我都可以感受到身旁所有人的內心都有一股熊熊燃燒的怒火,戰爭現在才要開始,我們要開始狠狠的把藍軍臉都活活的打爛。

1:1

[2016/02/27 04:57] 退回佐鳴湖公園停車場稍做休息(30分)。

休息整隊教官訓話:

「在剛剛的競技中發生了物理接觸,這只是競技,競技中不准許肢體衝突!再發生肢體衝突的陣營將取消資格。」

「日常生活也是一樣。不得不跟討厭的上司或朋友在一起時你會如何解決這問題?反目成仇或肢體衝突絕對不會是會有好的結果.......Blah Blah Blah....」

比人體畫圖更麻煩的人肉Goruck

訓話結束後,教官開始說明下個競技:

各陣營開始排Goruck標幟,站在高台上的隊長指揮隊友排成Goruck的標幟,陣營只有幾分鐘的討論時間。

最後雖然藍軍先排成了Logo,但是教官認為綠軍做的Logo比較好,最後判綠軍獲勝。這很明顯比沖繩Goruck的人體畫圖還困難甚多。

2:1

黎明時的急行軍

『鐮割計畫中大包圍戰的最後階段,即敵軍的全部毀滅,現在似乎已經伸手可及。現在這種攻擊的最高戰略目標,比任何時候更需要堅定的領導。』
第二次世界大戰決定性會戰第一章「敦克爾克」。

[2016/02/27 05:08] 從佐鳴湖畔往西浅田緑地移動(約5km,時限70分),這次的移動是藍綠分開進行。

這次的行軍速度飛快,為了維持reach,大家盡可能的縮短跟前方隊友的距離,過馬路時等紅綠燈,隊伍兩列縱隊,也是盡可能的散開、讓大多數的隊友可以過街。

[2016/02/27 06:40] 到達西浅田緑地。這段急行軍讓水球的腳踝完全崩潰,搞到日本友軍輪流幫忙扛背包。如果沒有友軍支撐著我,我根本到不了終點。

在時限範圍60分以內到達所以有特別獎勵,隊伍最後一位到達公園的時間竟然是59:59秒。教官也是嘖嘖稱奇的給我們看了碼表很多次。結果得到了3組US passcode。

由於沒有什麼休息時間,大家是用跑的上廁所。

接下來宣布最後一個目的地-浜松城公園(2.5km)。

絕殺藍軍的Goruck CF

[2016/02/27 06:50] 最後一戰,往浜松城公園出發。

這次設定戰鬥班開始綠化沿途所有的Portal。暗殺班設定10名隊友。

最後一戰的競技是使用浜松城公園的Portal做一個Goruck的Logo (相同方向的大小三角型)。

由於事先已經有連絡用的HangOut,隊長直接在上面訂了一個計畫讓大家知道,然後大家自告奮勇去架設防禦線和擋線騷擾藍軍,或是保護目標Portal。

途中雖然遭到藍軍的攻擊,不過還是完成了Goruck CF,完成後立刻截取Scanner畫面,整理隊伍,跟教官報告,匿蹤之夜的所有競技就此結束。

3:1

超過22公里的苦鬥,受之有愧的badge

[2016/02/27 08:00] 經過十一個小時,整晚超過22公里激戰的最終結果是4:1,由綠軍獲得最後勝利!

更重要的是:綠軍徹夜的努力,奠定稍後第一屆浜松盃足球賽16:0完封秀的勝利基礎。

PayHome因為要準備Goruck Urban提前離開,我、Chris和招財,與Mike和日本友軍,留下這張歷經艱辛後的紀念照。
回台灣的隔天,3/1早上獎牌已經被發送了。
這badge真的是受之有愧,非常感謝日本綠軍無私的協助。
Goruck Stealth事前準備的建議

『愚人說他們從經驗中學習,我卻寧願利用別人的經驗。』
這句話據說是俾斯麥說的。

以下是對即將參加後繼Goruck的Ingress玩家們,提出的建議:
※體能:平心而論,如果身體已經和身上所有的裝備100%相容,Goruck Stealth對體能的考驗並沒有預期的大,但出發前充足的休息的還是絕對必要的,這次水球如此慘烈絕對跟前晚未眠脫離不了關係。
※背包:最好不要使用普通休閒用品等級背包。他們沒辦法負荷11公斤(荷重+水)的重量。如果可以的話建議使用專門的登山用,軍用等級背包,當然去弄個Goruck的背包是最好不過的了。 
※練習:有時間最好配上全裝備花時間練習,認知自己能不能夠負荷這些重量和行走距離,特別是肩膀和腳的部份。長時間長距離的行走背包的負重調整非常重要! 
※鞋子:選擇走路方便,穿習慣的鞋子吧?如果買新鞋,記得先穿習慣再上場,不要像水球一樣搞到腳踝全滅。 如果不幸碰到鞋子出狀況,請切記,盡量弄鬆鞋子到可以當作拖鞋的程度。
※飲水:在浜松的當天預報(最高溫攝氏10.5度,最低溫攝氏2.0度)因為水袋破裂,我喝的水應該不到1.5L。有水袋可以很方便的喝水,行走間也可以隨時補充水分。為了補充水分頻繁的脫背包取水非常浪費體力。 
※高熱量的食物:建議多準備一些方便消化高熱量的食物,放在方便取出的地方,口袋或是背包的外側方便拿取。 
※防寒:建議準備登山用的排汗衣,或是保暖用的發熱衣,防風用外套。另外我還準備了手套,帽子。移動中會流汗,不過只要停下來休息就會開始冷。上面的裝備可以讓你停下來還可以飽暖撐一陣子。 水球這次防寒準備也不足,在半夜時全身開始失溫,直到早上九點多回到旅館時,全身還在發抖。
※荷重:Chris準備了鉛條9KG,鉛條比重大體積很小,用膠帶捆成一片放在背包最靠近身體的部位。日本有人始用沙包,不過因為沙包會滾來滾去,他們還去買鐵網將他們牢牢固定住。還有人直接去鐵工廠定制兩片鐵板。總之,體積小然後扁平狀的荷重會是好選擇。 
水球這次採用的沙包其實非常危險,因為隨著長距離步行的振動,沙包會無法抵抗地心引力的誘惑慢慢「沈積」成一沱硬梆梆的「腰枕」,如背包的防護力不足,與身體之間的持續碰撞會引發激烈的痛楚。除非有把握可以讓沙包不會變形,不建議使用這種危險的方法。 
更重要的是,最好可以將荷重「模組化」,活動進行後如果體力不濟,可以方便分配給其他隊友協助,反之亦同。 
※其他:行動中覺得自己不行了無法繼續下去千萬不要硬撐。真的很危險!高熱量的食物可以多帶一些,低血糖症很可怕的!而且可以分給其他人吃。
第一屆浜松盃足球賽16:0完封秀

『因為距離太遠,從德國送來的少量補充人員也到達得很慢,不過部隊的高昂士氣卻可以對這些缺點產生相當的補償作用,德軍仍然感覺到自己遠比敵軍優秀,並且準備竭盡全力作戰。』
第二次大戰決定性會戰第四章「莫斯科之戰」。

Goruck Stealth結束後,已經完全沒有走回旅館的體力,我們在浜松城公園旁的旅館召計程車直接在東橫Inn下車,回到房間時,渾身還在發抖。卸下行李,緩慢的整理身上亂七八糟的設備,就洗澡更衣,拉起窗簾,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大約睡死到接近下午一點,很勉強的起床,但看到日本綠軍統帥hirotake桑在Telegram公開喊話「歡迎Goruck Stealth的英雄們回到戰場」,瞬間精神為之一振,整裝後立刻請旅館呼叫計程車,一個人直奔由C17ー不如稱之為C17Sー負責的球門。

浜松戰是混合Cluster地面戰與Flash Shard球門戰的複雜戰場,而環顧東亞,再也沒有比台灣綠軍更有球門戰經驗(感謝讓人想死的四十天羅漢爭奪戰),所以本次台灣綠軍遠征軍扮演著吃重的雙重角色:
  • 日本綠軍根據台灣綠軍的作戰文件,制定浜松的戰略,並取得最後的全面勝利。非常感謝大戰前撰寫文件並協助翻譯的眾多台灣綠軍同伴。
  • 台灣遠征軍負責作戰計畫兩個球門中的其中一個,責任重大。
而本次C17S的組成成員也非常歡樂,不只包含荷蘭(而且很會嚎叫)和中國玩家,日本綠軍統帥(日本西瓜,地位相當於台灣綠軍的奶昔,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hirotake更親自加入本隊壓陣。

回顧所有的日本Anomaly,即使過去都被派去打硬仗(而且都打贏),台灣綠軍從未展現如此巨大的影響力,這也是號稱內部運作有ISO 9001水準的日本綠軍,對台灣友軍戰力最大的肯定。我是很好奇台灣藍軍在日本藍軍心中有沒有等量齊觀的地位就是了。

[2016/02/27 13:48] 計程車即將抵達C17S負責防禦的球門。啥?已經先進一球了?
[2016/02/27 13:50] 到達戰場與友軍會合,進入作戰模式,曾經有幸躬逢其盛多次遠征的我,將會使出渾身解數竭盡全力作戰,絕不留下任何遺憾。如果水球用這樣的心態經營古亭師大泰順街南昌路,藍軍早就被全部打爆了。

日本藍軍大約派了三十多人對付C17S,一如所料,他們絕非我們這些身經百戰遠征軍的對手ー即使激戰過程仍然險象環生,藍軍連薯條戰術都用上了。

這個球門是一個公園的大草地,周圍都沒有建築物,天氣極佳,GPS準確到可以直接用US拆腳的程度(藍軍真的這樣幹),加上從Obsidian開始US威力被強化,所以對攻擊方非常有利,整個下午不小心失守兩次,所幸馬上就可以搶回來,沒有影響到進球。
[2016/02/27 14:01] Cluster第一回合開打,馬上進第二球!

5:0

14:00開始的第一回合,綠軍一口氣拉開比數,綠軍踢進了五球,藍軍掛蛋。
The Enlightened captured this Measurement, 2176 to 630.
The Enlightened currently control this Satellite Site, leading by 1546.

Portals Owned - RES: 38 - ENL: 92 - [Value: 6 each]
Volatile Portals Owned - RES: 26 - ENL: 52 - [Value: 12 each]
Links Created - RES: 21 - ENL: 95 
[Values: 15 to 29 = 90, 30 to 49 = 180, >50 = 300]
Anchored Fields Created - RES: 4 - ENL: 27
[Values: 5 to 14 = 40, 15 to 24 = 120, >25 = 200]
Shards - RES:  - ENL: 5 [Value: 100 each]

Values acquired this Measurement:
Portals - RES: 228 - ENL: 552
Volatile Portals - RES: 312 - ENL: 624
Links - RES: 90 - ENL: 300
Anchored Fields - RES: 0 - ENL: 200
Strategic Field - RES: 0 - ENL: 0
Shards - RES: 0 - ENL: 500

[2016/02/27 14:23] 再下兩城!
[2016/02/27 15:22] 第五球!
15:00第二回合,又追加三球,綠軍領先分數超過三千分,而這只是「衛星戰」。

8:0

The Enlightened captured this Measurement, 2410 to 702.
The Enlightened currently control this Satellite Site, leading by 3254.

Portals Owned - RES: 37 - ENL: 105 - [Value: 6 each]
Volatile Portals Owned - RES: 40 - ENL: 40 - [Value: 12 each]
"Links Created - RES: 8 - ENL: 108 
[Values: 15 to 29 = 90, 30 to 49 = 180, >50 = 300]"
"Anchored Fields Created - RES: 0 - ENL: 30
[Values: 5 to 14 = 40, 15 to 24 = 120, >25 = 200]"
Shards - RES:  - ENL: 8 [Value: 100 each]

Values acquired this Measurement:
Portals - RES: 222 - ENL: 630
Volatile Portals - RES: 480 - ENL: 480
Links - RES: 0 - ENL: 300
Anchored Fields - RES: 0 - ENL: 200
Strategic Field - RES: 0 - ENL: 0
Shards - RES: 0 - ENL: 800 

此時此刻,大約是下午三點半的時候,現場的藍軍不知道收到啥指示,迅速撤離現場,只留下兩個繼續用US搓盾。後來才知道,藍軍要傾全力「破蛋」,所以就總動員了。祝福他們,我們總算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坐在背包椅上的水球、Chris和姊夫)
[2016/02/27 15:50] 因為現場藍軍已經無法對C17S造成任何威脅,為了生球門key以備射門的不時之需,也需要控毒,我們幹了一件社會觀感不佳的事情:轉藍,打掉,上農莊。
更糟糕的是,我竟然還不小心上薯條了...(此時Telegram傳來來自台灣的眾人罵聲,內容大意就是水球就算在戰場上還是很中二)
雖然藍軍總動員(導致另一個球門人滿為患,還有人路邊亂停車造成居民困擾),但綠軍準備給藍軍最後的致命一擊!日本綠軍另一個作戰指定球門已經進十球啦。剩下一球就可以完封藍軍了。


15:0

日本NIA的川島桑,此時寫在Google Plus上:

"Enlightened captured 15 shards and this is the last one.... Is this real?!"

這當然是真的,綠軍已經動用第三球門,準備迎接絕殺藍軍的最後一球。

16:0
提前結束比賽並完封藍軍

16:00的第三回合結束,綠軍球門部隊已經提前收工,因為16顆全入帳完封藍軍了,領先分數也達到驚人的3668。藍軍不只輸球,除了過度集中人力在V點而稍稍領先綠軍外,正規地面戰也一如往昔般的徹底崩盤。

The Enlightened captured this Measurement, 1480 to 1066.
The Enlightened currently control this Satellite Site, leading by 3668.

Portals Owned - RES: 42 - ENL: 92 - [Value: 6 each]
Volatile Portals Owned - RES: 57 - ENL: 24 - [Value: 12 each]
Links Created - RES: 28 - ENL: 58 
[Values: 15 to 29 = 90, 30 to 49 = 180, >50 = 300]
Anchored Fields Created - RES: 9 - ENL: 13
[Values: 5 to 14 = 40, 15 to 24 = 120, >25 = 200]
Shards - RES:  - ENL: 3 [Value: 100 each]

Values acquired this Measurement:
Portals - RES: 252 - ENL: 552
Volatile Portals - RES: 684 - ENL: 288
Links - RES: 90 - ENL: 300
Anchored Fields - RES: 40 - ENL: 40
Strategic Field - RES: 0 - ENL: 0
Shards - RES: 0 - ENL: 300 

雖然我們已經可以提前收工,但還是想盡快回到市區支援友軍的第四回合地面戰,趕緊拍多國聯軍C17S的合照。
各位,辛苦了!
[2016/02/27 16:57] 最後因為我們所處位置實在太偏遠了,當叫到計程車時,已經確定趕不上第四回合,但綠軍已經贏得夠多了。臨走前在車上還留下這張截圖作為紀念。
抵達浜松駅時,今天的戰爭已經結束,全面性的壓勝,綠軍送給藍軍一場遠比仙台、新北市和沖繩更慘烈的大敗。看來又要有看不完的日本藍軍切腹文了。

Enlightened: 7482
Resistance: 3100

The Enlightened captured this Measurement, 1416 to 702.
The Enlightened captured this Satellite Site, outperforming the Resistance by 4382.

Portals Owned - RES: 39 - ENL: 84 - [Value: 6 each]
Volatile Portals Owned - RES: 39 - ENL: 41 - [Value: 12 each]
Links Created - RES: 14 - ENL: 65 
[Values: 15 to 29 = 90, 30 to 49 = 180, >50 = 300]
Anchored Fields Created - RES: 3 - ENL: 17
[Values: 5 to 14 = 40, 15 to 24 = 120, >25 = 200]
Strategic Field - NONE
[Value: 0% of opponent's Values this Measurement, rounded]"

Values acquired this Measurement:
Portals - RES: 234 - ENL: 504
Volatile Portals - RES: 468 - ENL: 492
Links - RES: 0 - ENL: 300
Anchored Fields - RES: 0 - ENL: 120
Strategic Field - RES: 0 - ENL: 0 

領先幅度之大,可以從某位日本綠軍製作的圖片,一目了然。即使是藍軍踢進全部的Flash Shard,也是贏不了綠軍。
當我行文至此,我突然發現自己眼前一陣模糊,原來我竟然寫到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這真的是好艱辛的日本遠征啊...

兩週前,人同樣在浜松勘查場地、對於這場可能是Ingress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衛星戰、感到極度不安的我,根本始料未及竟然今天是何等輝煌的大勝,而且台灣綠軍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從來沒有如此地為身為綠軍的我,感到無比的驕傲。

[2016/02/27 17:41] 因為除了半夜用來補充熱量的巧克力,我已經超過二十二小時未進食,C17S慶功宴又要晚上八點半才開始,所以我就先去補充拉麵和餃子。在車站附近隨便亂找,看到魂心家就馬上鑽進去了,我在日本吃拉麵是不太挑的。
傳說中的浜松餃子?雖然曾經當地人解釋根本就沒有「浜松餃子」這回事,這讓我想起呉港當地人也曾在日本Yahoo知識家寫那邊根本就沒啥所謂的「海軍咖哩」,都是後來的人亂加上去的。沒差,好吃就好。
社會觀感不佳的居酒屋,一直都是台灣綠軍遠征軍的最優良傳統,今日空前大勝還完封藍軍,我們理所當然的要再接再厲,C17S慶功啦!
在慶功宴開始前,我情不自禁的找出這張兩週前的照片,秀給在場所有的日本綠軍!

今の浜松は、「緑の町」だ!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貨真價實的竹輪。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
身穿麋鹿裝、很喜歡憨包的日本關西女綠軍。(還好她沒加入板橋群...)
因為日本綠軍統帥hirotake剛好坐在我旁邊,我就問他:他覺得下一戰日本Anomaly會在哪裡,結果得到和我想法一致的答案:札幌。

不過我個人也認為金沢因為有北陸新幹線的優勢,獲選機會也不低就是了。無論如何,大通公園和兼六園的Anomaly,都是非常讓人興奮的戰場。

各位,C17S的各位,辛苦了。
所謂的奇蹟要發生後才有價值,台灣綠軍遠征軍的各位,我們又創造奇蹟了啊!
隔天228大家各自解散,我和Chris跑去河津賞櫻。
「不小心」又走了5.2km,耗盡了所剩無幾的體力,在回東京的車上,完全的睡死了。Chris更慘,下車時步履蹣跚,週一請假去醫院,膝蓋整整抽出三根針筒的積水... Goruck Stealth的代價之大,由此可見一斑,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下一場空前的硬戰:香港

Obsidian這回合靠著日本戰的驚人勝利讓綠軍取得優勢,但更大的挑戰ー香港戰ー即將到來,藍軍號稱香港有絕對優勢,但這次卻是高度技術性、綠軍極度擅長的純射門戰,綠軍該怎麼辦?

如果可以替香港綠軍爭取更多的勝機,我,並不排斥再拿一個Goruck Urban甚至Goruck Stealth。4/2,我們香港見!最後的最後,我必須再次呼籲...

Let's Enlighten The Pearl of The Orient!
懇請台灣日本綠軍盡其所能的奔赴香港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