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17, 2015

[2015/02/14] 逃離喧囂發神經溜到八海山

東京好吵。
東京好吵。
東京好吵。

因為這很重要,所以要寫三次。

從鹿兒島一路北伐到旭川,沿路未經國際級大都會,慢慢習慣恬靜的小都市生活,回歸帝都東京之後,沙丁魚般的電車、隨處可見的陸(台)客、萬頭鑽動的街頭,映入眼簾的瞬間整個人馬上渾身不爽快(大阪和關西人只會讓我更不爽,不過這是後話)。

千金難買早知道,如果可以重來,絕對行程延長到整整二十一天全程JR Pass最後一晚才回東京。自從2010農曆年那無聊的死守東京之旅後,「遠離東京」已成為本人日本發浪的最高指導原則,本次旅行未能貫徹始終實在是最讓人殘念的敗筆。來不及了。

早上睡過頭,睡過秋葉原Dormy Inn早餐死線(雖然這間Dormy Inn的早餐很可能是全日本最爛的,充分反映在單價日幣600)。但也許是因禍得福,竟然因錯失早餐,反而有初嘗馬路對面那間チカラめし的機會。
住秋葉原Dormy Inn住了這麼多次,嘴砲了這麼久,到現在才一親芳澤。我能掰出哪些藉口?
  • 秋葉原Dormy Inn有早餐,雖然很不怎麼樣。
  • 中午都天高水球遠不知道跑到哪裡去逍遙(或開會)了。
  • 晚上都在別的地方聚餐(或應酬)。
  • Dormy Inn晚上有免錢宵夜,不吃白不吃,如果會餓的話。
結論就是隔著一條馬路的寬度卻是長達N年的距離。坦白講,秒殺吉野家松屋的燒肉丼只會讓我越吃越沒力,彷彿深陷帳然若失之慨。睡過頭起床沒多久渾身又開始沒力了,我是到底多沒力啊?

更讓人脫力的是… 不知道是不是有假溫泉便於打砲前放鬆身心的關係,2/14情人去死去死節,整個關東的Dormy Inn房間呈現令人難以置信的全滅狀態,逼著我今天只能拖著行李轉戰更喧囂的池袋Super Hotel。

這間Super Hotel實在有點神奇... 第一次碰到「關門清掃」。我聞到一股精簡櫃檯人力的味道。
歷史的教訓證明:當一顆水球在身心處於極度不平衡狀態時,突然理智斷線做出超乎常識的不合理舉動實乃司空見慣之事。所以...
我自費貼錢補JR Pass關東三日的差額,從東京搭上越新幹線到新潟...
啊啊啊啊啊~~~
一過上越新幹線和長野新幹線分歧處的高崎沒多久,窗戶外頭就是驚人的大雪。
車一到越後湯沢,幾乎全車乘客都下光了(看來JR Ski Ski廣告真的很有效?)。山上好多滑雪的人。
上一次搭乘上越新幹線造訪此處是為了大吟釀尋根之旅,今天要造訪的是新潟某間知名酒造八海山。這也是一個嘴砲超過兩年最後因大腦當機而意外悲願成就的探訪目標。
當在FB打卡後,某長輩留下恐怖攻擊預告:

「你這次敢雙手空空兩串蕉而回,我就叫計程車去撞你的班機。」

後面在八海山幹了哪些好事,就不方便在芭樂格野人現曝痴漢裸奔了。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突然背包開始變重了,是有鬼壓在我身上嘛?
這就不用解釋了。
但是拿「三十二回日本旅行」和參訪過的酒造清冊四處嚇日本人真的讓我充滿精神上的勝利哈哈哈哈哈... 幹,快活活凍死了.... 我絕對是瘋了才會什麼都沒有準備直接從東京衝到新潟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