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03, 2016

XM Anomaly "Abaddon" 沖繩戰回憶錄:一場沒有戰爭實感的大勝

『欲通兵史必讀歷史,因為戰爭是人類生活中的一種特殊現象,只能透過前人的經驗來學習。回憶錄又是歷史中的一個特殊部份,能夠提供其他歷史著作所不能提供的資料。歷史的記載往不免簡化、濃縮、生硬,好像沒有血肉的骨架,但回憶錄卻是由血、淚、汗交織而成的真實故事,具有啟發性和人情味,對於心智的運作、意志的發揮,都有其詳盡的自我表白。經常有人指出歷史比小說更奇妙,而我則說讀名將回憶錄要比看任何小說都更過癮。』
節錄自紐先鍾「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三大名將回憶錄重印前記」。

慘了,我又不是什麼「名將」(想著從畫面左上角探頭出現嘴角流溢出滿滿ㄎㄎ的西瓜,各位可以直接腦內補完聖鬥士名場面「你不是還有生命嗎」然後把雅典娜的臉換成奶昔),只是住在古亭同時被多方強大藍軍當沙包圍毆的小小綠,寫出來的東西配的上如此重量級的引言嗎?世界果然非你所見啊~~

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What It Seems.

歷史的教訓證明,這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Now or Never,當下不做,還沒開始就瞬間結束,以後也就不會有了。三月血洗藍軍的Shonin京都戰與壓倒性大勝的Persepolis仙台戰,酒食交會...呃,血汗交織的現場戰記至今無消無息,Hangout討論區的斷簡殘篇僅迴盪著些許「社會觀感不佳」的空蕩餘音,每當開團時閒聊談到此事,總是不出以下無限迴圈:

「不想寫成流水帳,想一想就寫不出來了。」
「覺得資料東缺西缺,找一找就忘記寫了。」
「當準備要動手時,一場大戰就在眼前了。」
「我寫一半就寫不下去了。(哪來的一半)」
「想要的時候用手打一打自然就會出來了。(靠腰你打啥啊?)」
「沒關係,子彈頭我隔了十一個月才寫。(中區小畫家奶爸)

有鑑於網誌文章清單內某積滿灰塵的標題「[Ingress Anomaly "Persepolis"]仙台戰回憶錄」,如NBA季後賽每個系列都打滿七場維持不墜的炙熱手感、12/12晚上因慶功太瘋狂而沙啞作痛的喉嚨、根本是自己活該體力太差被Goruck操到至今仍渾身疲憊的身軀,趁著沖繩戰後殘留的餘溫未消,將興奮與感動訴諸為語焉不詳... 呃,要言不繁的千言萬語,讓後人不再重蹈水球覆轍,實乃本小小綠對這被虛擬侵入的現實世界能做出的一點小小貢獻。

總之,前情提要字數即將用罄,如果你尚未轉台的話,你今天可以看到以下內容:
  • 標準的水球式日本遊記,因為這是本水球初次造訪沖繩。
  • 吃喝玩樂的紀錄,因為「社會觀感不佳」的賽前祭和聚餐,與「檢討為何社會觀感不佳」的居酒屋聚會,一向是台灣綠軍遠征軍的最優良傳統。我下次參戰回國應該不會碰到來自友軍的熱情「接機」潮吧?
  • 比賽戰況的冰山一角,因為我跑去參加Goruck花錢讓老外操體能了,聽說東京藍軍參加Goruck會被千夫所指成臨陣脫逃的叛徒。很遺憾的,我是綠軍,即使無緣在Goruck交鋒,以後跑關東還是不會忘記炸你們的。
  • 瘋狂大勝後,筆墨難以形容的狂歡感。馬的,12/12晚上的那霸市真的瘋了。
理所當然的,你絕對看不到的物語:
  • 詳細的作戰細節、參戰ID和部隊番號。這種機密怎能講啊,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啊。你說我裝傻,哈哈你咬我啊。
  • 沖繩哪裡好吃好玩。我才呆沒多久就閃了,想探訪都沒時間啊。
  • 水球早餐吃了什麼。東橫Inn的慘烈早餐完全讓人連想都不敢想。
  • 沖繩Mission Day,我12/13早上就滾回台灣了。
故事開始。卡在12/17的產品發表會準備工作,以及近三個月苦於要好不好的感冒,這篇遊記斷斷續續寫了很久,撰寫途中陸續拿到畫圖黑牌、Hack白金和Link白金,然後不小心就跨年了,我果然是玩物喪志順便拖稿的最佳榜樣。

水球日本發浪初次造訪沖繩
  • 水球第42次日本旅行。
  • 2015年第11次日本旅行。
  • 自2014/11/02接觸Ingress之後第12次日本旅行,還是一直沒有藏好成就點。
  • 12/11-12/13三天兩夜(但12/13早上九點就起飛滾回台灣上工了,第三天等於沒有)。
馬的,旅行常常打成綠行是怎樣... 綠軍的旅行簡寫成綠行?

[2015/12/11 07:00] 幾個人相約在古亭搭租車至創下單日停電四次又跑道爛到碎石砸壞班機尾翼的桃園國恥空港,搭乘樂桃前往沖繩的班機。

過去對搭樂桃的刻板印象,制約於光用想就會讓想像力開始哀號的MM1028(桃園-羽田)、只有「啊,商店街全關了」的冷清畫面,這次夜未深,外頭有車有人有飛機,不想對著電腦,我也不想泡咖啡,感覺就是很不一樣啊。

機場候機室馬桶上薯條狂農順便升旗,衝啦。
在候機室還碰到轉機搭同班班機的澳洲藍軍玩家,就請她幫忙拍下了搭乘這台MM922綠軍遠征軍合照。 日本綠軍的台灣遠征軍專用部隊番號C17,再度踏上吃喝玩樂...呃,討伐藍軍的旅程。

去程航班
航班編號出發抵達票價種類訂位狀況
MM922Taipei - Taoyuan (TPE)2015/12/11  Fri   10:15
航廈:   1


Okinawa (OKA)2015/12/11  Fri  12:45
航廈:   LCC


SHAPPYConfirmed

讓我感到日後必要再來幾趟的沖繩

[2015/12/11 13:27] 沖繩天氣很好,好到讓人有一股抵達墾丁的錯覺,而日本的專用廉價航空專用航站也果然很有「廉價」的感覺。這根本就是樂桃和香草租用多餘的航空貨運倉庫改造而來的產物,連通勤巴士都是「空港內限定」的唯一交通工具,因為屬於機場內部路線,連自己走路離開都不行。
[2015/12/11 14:20] 沖繩空港的入境審查櫃台數量很少,加上搭乘巴士前先等候全員集合再一起行動,所以耗掉一些時間才抵達空港大廳。可是... 在琉球的玄關前,XM大神就已經緊盯著你的荷包了啊...
機場的Lawson早被慘遭洗劫,商品剩下不到一半,我還是很註死的買到我想要的M號外套和M號綠軍T Shirt。
[2015/12/11 16:04] 搭沖繩Monorail從那霸空港到旭橋僅須十來分鐘,我沒有跟其他人一起迫不及待的跑去解任務,而是自己一個人先跑去旅館裝死去了。沿路滿滿的八塔,當地玩家應該從未見過如此壯觀的景象吧。

和台灣綠軍日本特派員Chris聯繫上後,決定換裝剛買來的衣服再出門,竟然超乎意料的合身(此時此刻照片貼上去後,從Telegram討論群、FB和噗浪就傳來滿山滿谷來自友軍的吐槽聲,反正大意就是衣服很棒入鏡Macbook很潮但穿上的人很糟糕就是了),這樣子路上的行人一看到就知道我是綠軍了,藍軍可以馬上知道要把這傢伙拖到陰暗的小巷內痛扁一頓。人體實驗證明,走在路上還真的碰到不少玩家跟我打招呼和擊掌,無論日本玩家還是來自其他地方的玩家。
沖繩的街道讓我感到意外的乾淨,毫無位處日本邊陲的被遺忘感,空氣中也飄盪著時間緩慢流動的暖意,上一次給我同樣印象的地方僅有戰車道聖地的大洗

瞻仰傳說中的沖繩綠軍祕密基地

[2015/12/11 17:03] 從旅館一路往北長途步行約2km,沿路還拉了不少CF,終於抵達傳說中的沖繩綠軍咖啡總部,和姊夫Chris與其他友軍會合,一進來就看到Bill大叔和Goruck數位人員在喝啤酒聊天。
我就不解釋這包綠軍咖啡到底是什麼了。
意外入手沖繩綠軍V點特殊部隊的制服!
接觸Ingress後的日子,才是我人生買衣服最頻繁的時候啊,行文至此時,以下三樣物品都還在路上。這樣算一算,我光是Ingress相關T Shirt就超過十件,我的天啊。

T-Shirt - GORUCK Tough (Grey) (M)
T-Shirt - GORUCK Light (Grey) (M)
T-Shirt - GORUCK Heavy (Grey) (M)

利用綠軍祕密基地圈三的八塔補給了不少物資,還順便又不小心噴了8xx以上的CF。可是...瑞凡,我的畫圖黑、Hack白金和Link白金何時才開牌啊... 進度落後好多啊。某店長聽說一週畫了一萬七千分,比我一個月還要多。

依舊『社會觀感不佳』的例行戰前聚餐

[2015/12/11 19:03] 總計八名綠軍一起招妓乘車... 呃,招計程車至國際通覓食,此時此刻眾人早已飢腸轆轆卻不知攝取如何是好,看到某間好像不錯的燒肉,就毫不猶豫的衝進去了。點啥?當然是和牛吃到撐死外加飲料放題啊,明日大戰當前,我們千萬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呀。
不解釋。大魚大肉前攝取適當蔬果有益身心健康。
不解釋。仙台戰後牛舌成為聚餐必備定番。
不解釋。沖繩當地的小菜,其實這風格還跟台菜蠻像的。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
不解釋。這就有點兇殘了。
姊夫說肉吃不夠,就繼續點吧。
完了,現在打字中的我已經在心中種下晚上吃燒肉的種子了。決定了,晚上吃燒肉(時間是12/27 14:40)。
肉還是吃不夠,再加點啦。靠腰這第幾盤了?
酒足飯飽又喝茫的的某綠軍高層啟動說教模式了。看來總長不在,似乎很寂寞啊。(被扁)
最後的芒果冰很爽口啊,啊這東西不是回台灣就吃不完了?
我這一桌。
另一桌。
好像一點大戰當前的實感都沒了...

結束後,台灣綠軍臨時成立的飯醉集團,各自散開回旅館養精蓄銳準備迎接明天的大戰。走回旅館的路上,剛好撞到藍軍薯條團,二說不說馬上開打,但開團的藍軍似乎很強硬的上盾硬農,沒多久就有數位路過友軍,僵持一段時間後還是炸平了。

原本路燈黯淡看不清楚,仔細一瞧,靠腰,開團的藍軍恐怕有三十人不只吧,根本就是旅行團吧!還是說有人上薯條就把附近藍軍(和綠軍)吸過來了?(後來隔天戰場現況完全印證這個假設,只是參加Goruck的水球不在現場)

Anomaly x Goruck = ?

[2015/12/12 10:11] 因為感冒未癒,睡到近九點東橫Inn慘烈早餐死線前才勉強起床。搭單軌前往新都心公園時,還不小心在安里提前下車,狀況差到不行,預言了慘烈的一天。為何我的Ingress人生總是跟「慘烈」脫離不了關係呀?
足以突顯活動舉辦水準差異性的戰前導覽,基本上內容跟仙台戰領到的大同小異,下次台灣戰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發行物嗎?大概機率不高吧。
跟著長長的人龍排隊領預先購買的VR包。嗯,不馬上曬本次沖繩限定的ADA牌是不行的。我這次一口氣幫師大綠軍(包含人在高雄的精神領袖師大哥)扛「十包」R包,好像還嚇到工作人員了。
[2015/12/12 11:17] 領取晚上沖繩單軌綠軍專車的車票。希望晚上可以用大獲全勝後的愉悅心情搭車啊。
[2015/12/12 11:37] Goruck報名成員集結完畢,分組也分好了,看在有牌的份上,準備操死自己了啦。這次我只敢報名Light,這樣也會操死自己嗎?
先排隊進行登錄作業,檢查身上的荷重是否按照規定(體重60公斤4kg,體重70kg公斤8kg,不含2公升水)。我是乾脆扛著Thinkpad x230(1.56kg)、Macbook(0.92kg)和iPad Mini 2(0.3kg)這個外出工作的家當,再加上一堆五四三的撐過去了。

[2015/12/12 12:08] 行前講習與精神訓話。這些特種部隊退伍的老美不只身材魁武,連講話都充滿著飆悍之氣。比爾大叔在旁邊擔任翻譯,我強烈懷疑他根本就是沖繩美軍的退伍軍人。這次報名Goruck的藍軍人數恐怕有綠軍兩倍,將這些兵力抽離Anomaly主戰場真的妥當嗎?不是說東京藍軍都不敢報名了?
[2015/12/12 12:23] Goruck綠軍的分組確認、行前宣導和伸展熱身。出發前不斷的耳提面命「一定要記住隊友的id」,這真的很重要,後面你就會知道發生啥事了。等一下,現在都中午了耶,是不是忘記做神馬代誌了?眾人的XM血條似乎緩慢縮短,但是卻沒有人發現。
原本要排隊上廁所,但人實在太多來不及,後來膀胱保持爆炸邊緣地撐到第二地點。

[2015/12/12 12:37] 活動開始,Goruck比照Anomaly有C1到C4四場活動,在新都心公園的C1先以大象走路蜈蚣賽跑「熱身」,彎腰後,左手跨過跨下牽住後者隊友的右手,在公園內繞圈。他馬的腰好酸、手好痛,才開始不到三分鐘我就有XM耗盡眼前盡是紅屏的錯覺,但是沒有現實世界可用的Power Cube啊。
[2015/12/12 13:09] Goruck第一回合開始:人體畫圖大賽(Human Glyph)。雙方各派出兩組11人,每個人擔任Glyph的一個點。教官喊一個字,會接觸到的點,就要馬上站起來。台灣綠軍就由最近拼畫圖黑牌維持火熱(?)手感的本水球和火便哥上陣。不知道我們是誰?前面機場登機門的合照,左右兩邊的持旗者就是啦,那張照片冥冥之中預言了我們兩人的出場?
最後結果?5:4一分險勝啊!這活動還蠻適合大型戶外聚會,而且考驗默契和對Glyph鬼畫符的熟悉度,以後有機會就來試試看好了。輸掉第一回合的藍軍就以全體伏地挺身作為敗戰的獎賞。

結束後就整隊長距離步行前往下一個戰場,被要求不得邊走邊打Ingress,啊看來參戰是無緣了,但還是心繫戰場。事實上,只要贏得Goruck回合,勝利的陣營可以取得即將到來的Anomaly回合的V點清單,大約是開戰前20分鐘。至於要如何緊急調動兵力去搶V點,那就是戰情部隊的工作了。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日本新加坡綠軍戰情中心足以對抗宇宙怪獸的豪華度,以及構成強烈對比、搞的很像到朋友家裡打電動的台灣西瓜指揮中心。

[2015/12/12 14:04] 這時候正在進行Anomaly第一回合(14:00-14:10),街道上處處神情嚴肅、專心戰鬥的探員。我們不敢打擾他們,靜靜的穿梭於絡繹不絕的行人之間,前往下一個地點城岳公園。

別問我為何放這張照片,實在是想不出該放那張了。
[完全沒有紀錄時間的照片可用,時間大約是14:30-14:50] Goruck第二回合開打:Strongest Portal。雙方陣營找一個自慢手臂有力氣的探員,單手舉8公斤的背包,旁邊的隊友就大象走路蜈蚣賽跑繞圈圈幫忙加油(慘叫),中間的人放棄了,全組就失敗。

輸掉了,就這樣,然後我的手也快被拉斷了。懲罰遊戲?就扛兩倍重物到下一個地點,但因為搶著扛的隊友太多了,輪不到我這種東亞病夫。

但隨即傳來的Anomaly第一回合戰報卻瞬間讓疼痛感完全消逝無蹤:
Okinawa - R:620 - E:1896
Seoul - R:115 - E:72
Singapore - R:82 - E:74
Wellington - R:66 - E:211
Total - R:883 - E:2253
一直在搶V點的C17成員「抱怨」都看不到藍軍(不過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後面就歡樂了)。天啊,沖繩又要上演板橋之戰的戲碼了嗎?

更爆笑的是:有友軍通報「撿到」藍軍列印出來的作戰計畫,這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吧?

[2015/12/12 15:33] 抵達松山公園(不是台北的松山,也不是未來松山機場被拆掉後重建的都會公園)進行Goruck第三回合:講出隊友名稱(Agent Name)。
這較量很簡單,眾人圍著一圈,一邊抬舉著自己的背包,教練隨機挑選某人,要他答出現場隨機選出(主要是對角線)的探員ID。坦白講,這是非常無理的遊戲,因為一個隊伍就70-80人,光記住自己小隊的其他十來人就有點困難了,更何況一票根本不認識、來自世界各國的友軍?所以雙方的失敗率都很高,能正確講出來,就是極具重量的一分。
但奇蹟發生了,而且再度發生在台灣綠軍身上...

=====感恩+Maple Chiu 讚嘆 +Maple Chiu=====

最後關頭,Maple成功講出Chris的ID啦(Athena9800)!我們這組就靠這分贏了!

當Maple興奮衝去抱住Chris時,我才赫然意識到Goruck兩軍對抗的重要性,對於正在進行團隊作戰的我,並不亞於正在如火如荼中的Anomaly。我終於醒了。

此時此刻,Anomaly第二回合結束了:
Okinawa - R:2056 - E:​4112
Seoul - R:​221​ - E:130
Singapore - R:​144​ - E:142
Wellington - R:​308​ - E:253
Total - R:2729 - E:​4637
日本綠軍再度拉開比數,然後據說遭遇大批香港藍軍很棘手,然後上薯條補給物資可以釣出一票友軍,沒了。新加坡綠軍被逆轉,威靈頓被藍軍翻盤。

不過擺在眼前的卻是:藍軍馬上就面對伏地挺身的懲罰遊戲啊,綠軍紛紛衝上前狂拍「老相好」的英姿,如此珍貴的機會錯過就不再有啊!

One!
Two!
[2015/12/12 16:34] 所有人回到新都心公園,準備最後的較量。澳洲的友軍披掛著澳洲綠軍的袋鼠軍旗。
Lawson動員大批員工擺攤並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們,不打算放過各位探員的荷包,然後我的荷包又洩洪了,再買一件黑色T Shirt和Tower。
Goruck第四回合:拖著隊友爬。雙方陣營各選五組體重身高相近的兩人,來回15公尺交替拖行搭檔爬。套用遠雄大巨蛋建築師的偉大邏輯,人類都有趨吉避凶的本能,這個光用看了就覺得很吃力,當然就輪不到在下上陣了。
最後綠軍落敗,也許是換我們伏地挺身給藍軍拍,不過,可能大腦自動刪除羞恥的紀錄,詳情我已經記不得了。

那Anomaly主戰場的戰況呢?
Okinawa - R:2946 - E:6328
Seoul - R:337 - E:176
Singapore - R:204 - E:235
Wellington - R:406 - E:331
Total - R:3893 - E:7070 
看來分數有機會超越11/14的板橋之戰,看來藍軍不會只有3329了。

更扯的是... 這是神馬狀況?藍軍這次V點沒有輸太多,但是這一面倒屠殺的搶點數、噴線和CF,藍軍是昨晚和我一樣吃燒肉吃到勞賽嘛?
Portals Owned - RES: 22 - ENL: 152
Volatile Portals Owned - RES: 27 - ENL: 38
Links Created - RES: 49 - ENL: 409
Anchored Fields Created - RES: 12 - ENL: 226
那C17的戰況?可是Telegram和Hangout上根本沒人關心沖繩到底怎樣了,目光集中在被逆轉的新加坡和威靈頓。據聞新加坡綠軍的人數只有藍軍一半,能打成這樣就已經很值得歐洲綠軍好好學習了。馬的為何我們賺的分數幾小時後都會被歐洲人很準時的上半場就噴到一點都不剩還要倒貼....

啊,差點忘記Anomaly第四回合即將到來,隨即重新武裝心情,迎接Anomaly的最終局面。被Goruck操個死去活來,終於真正的踏上戰場了。

[2015/12/12 17:10] 時間到!現場五個portal全守住!Anomaly沖繩戰結束!雖然藍軍噴了一大片藍海,但應該還是以綠軍大勝收場吧?
台灣綠軍軍旗在琉球的風中飄揚。
[2015/12/12 17:43] 稍晚在Abaddon宣佈比賽結果的After Party之前,要先進行Goruck的閉幕集合儀式。虛擬獎牌將由電子郵件發送passcode,而現場的重點莫過於這號稱的非賣品了。
我們這一隊。大家辛苦了。お疲れ様でした!
這次參加Goruck的台灣綠軍們。
台灣藍軍綠軍合照。
After Party前,跟某位cosplay成大概半個log都不會出現的友軍玩家合照。
大家快躲起來!
After Party前發生一段插曲:幾個台灣藍軍跑去便利商店買啤酒,跑來找我們聊天,我當然是當仁不讓的接受來自敵軍的善意,然後埋下了今晚再次考驗膀胱耐力的災難種子。

[2015/12/12 17:58] After Party要開始了,套上VR手環跑去前面搶好位子。
舞蹈表演。
啊,又是你啊?(和仙台戰同一位落語家)
[2015/12/12 18:51] 直接快轉跳過中間贊助商贈送獎品給玩家的片段,我們直接看NIA宣佈比賽結果的一刻!
這時候應該放孫燕姿的綠光嗎?
毫無懸念的,沖繩戰最後以綠軍大勝結束(其他三場衛星戰也輸掉了),總結如下:
Okinawa - R:3879 - E:7644
Seoul - R:489 - E:240
Singapore - R:288 - E:271
Wellington - R:570 - E:401
Total - R:5351 - E:8556
「一人成團」的體內防禦戰

這時候我的膀胱有點快要失守了,腦海中高速流動著過去在廁所暢快解放的幻燈片,但時間不等人,我們要趕去那霸空港搭飛機....啊不,去趕預定20:15的綠軍專車,理論上19:45就要集合。這時候跑去車站再搭電車絕對來不及,我們幾個人只能路邊招妓乘車... 呃,招計程車衝去那霸空港。
ゆいレールの件、少し前のですが
A.那覇空港駅(19:45集合 20:15出発)→(20:43着)首里駅(21:21発)→那覇空港駅(21:53到着)
B.那覇空港駅(19:45集合 20:15出発)→首里駅(20:43到着)
C.首里駅(21:10集合・乗車)→那覇空港駅(21:53到着)
我和耐思搭的這台司機似乎搞錯我們的動機了,他以為我們要趕飛機回國,所以... 把我們送到國際線大廳,我們只能下車後跑百米帶殺聲衝去車站。廁所?就只能繼續發揚堅毅不拔的民族精神,硬挺到底啦。飢腸轆轆又拼死憋尿,路過機場廁所和Lawson而不入,的確需要過人的悲憤與勇氣,而我也只剩下這個優點了。天啊,這比被藍軍圍攻的馬桶還難守啊!

[2015/12/12 20:15] 綠軍列車啟程!全車High翻啦!沿路過站不停,只見滿車的瘋子綠軍手持螢光棒對著月台候車乘客(包括藍軍,有藍軍寫回憶錄提及站在月台沉思時就看到一票敵軍拿著螢光棒對他歡呼)大聲歡呼後呼嘯而過,真是太爽了。如果下次台灣戰辦在高雄,強烈建議高捷也比照辦理啦!

相關資訊:アバドン沖縄勝利のENL、ゆいレール貸切でこちらも緑に染める #abaddon
車上供應啤酒和當地酒類,一邊死守膀胱又一邊跟友軍乾杯真的是冰火九重天般的又爽又幹啊!車開到一半,不只膀胱瀕臨失守,連肛門都快要前線告急了。
你有看過無數的藍八塔瞬間消失然後變成綠八塔嘛?
這就是這班塞滿綠軍專車的專利啊!
史上最強的行動八!

[2015/12/12 20:43] 專車抵達首里,月台上也早已擠滿打算首里搭車的綠軍,近百名綠軍集體在月台狂歡,但我下車第一件事就是當仁不讓的衝廁所同時解放膀胱和肛門雙重的壓力,「戰線復歸」回月台後,才發現熱烈的氣氛已經幾乎失控到我也要一起理智斷線的程度啦!
我們是台灣綠軍!
慶功啦!
不解釋。
不解釋。
但我們沒有打算再搭原車回那霸空港,而是決定直接搭車回旅館附近的美栄橋覓食。到對面月台離別前仍不忘提醒他們:我們是台灣綠軍。
[2015/12/12 22:15] 因為我們人很多,很難找到座位夠多的餐廳,所以中途費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一間合適的居酒屋。在過程中還碰到酒吧內的日本綠軍全部從店內衝出來我們一起歡呼慶祝勝利(聽其他人說到處都是這樣),今夜的那霸真的瘋了,而大家也都快累垮了。更慘的是我明天一大早還要起床趕飛機回台灣。
不解釋。
各位台灣綠軍辛苦了。
這牛尾湯拌飯糰很不錯。
本次作戰的兩位最重要人物:Chris與姊夫。(神智不清的是我本人)
各位,辛苦了!
慶功宴結束後,各自回旅館,我一個人拿著手機,慢慢的一邊hack沿路的portal一邊回想著這兩天發生的點點滴滴。

[2015/12/13 07:24] 旭橋東橫Inn距離那霸空港很近,我七點整準時check out,7:24就已經抵達,準備搭9:05起飛的MM921回台,面對12/17產品發表會的嚴酷現實。
回程航班
航班編號出發抵達票價種類訂位狀況
MM921Okinawa (OKA)2015/12/13  Sun   09:05
航廈:   LCC


Taipei - Taoyuan (TPE)2015/12/13  Sun  09:40
航廈:   1


RHAPPYConfirmed

[2015/12/13 08:50] 準備登機,第二次日本Anomaly遠征就這樣劃上句點了,期待明年再度掛上C17臂章!
托運行李有憨包就好認呀!
可是... 瑞凡... 我的仙台戰回憶錄該怎麼辦?沖繩戰都先出了,我還要繼續寫嗎?可是早就寫完了耶!(慘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