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9, 2017

[男子上班族的Ingress] 水球東京任務日「貴婦人と一角獣」:你真的知道什麼叫做註衰嗎?

聽說這是久違的水球東京任務日。
貴婦人と一角獣
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It Seems.


2017年9月12日早上六點半,東京成田空港的天空,正下著間歇的小雨,個個睡眼惺忪的旅客,踩著略感濕滑的階梯,步下香草航空的A320,魚貫而入那用遮雨棚搭建,讓你倍感「尊榮」的廉航旅客戶外動線。


當踏上異國任務征途的探員,穿著某牌散步鞋的雙腳,不慎踩踏地上積水,激起水花細微潑濺聲的瞬間,內心浮現了不詳的預感,冥冥之中預言了,今天將是歡樂異常的慘烈星期二,只是當事人尚未警覺到即將臨頭的大禍。


自從深陷於Ingress這個世界上最昂貴的遊戲後,這已經是第25次踏上日本的土地。


好久沒有為了解組圖任務,特別飛日本了,尤其是睽違兩年餘的成田空港,距離前次從這裡上陸日本,中間混入19次以關西和羽田為主要登陸點的日本旅行,已經是2015年5月的往事了。


這是首次從成田第三Terminal進入日本,在入境櫃台前大排長龍時,終於摸到兩個遲遲尚未一親芳澤的portal,Upv + 2。


總算輪到我上前按下雙手食指,拍攝睡眠不足的臉部寫真時,一時之間突然恍神,竟忘記取下眼鏡,這就是為了省錢,搭乘紅眼航班跑日本,順便躲颱風,又一夜未眠的等價交換。


通關時,海關工作人員翻閱著貼滿上陸許可的台灣護照,越翻下去,隨著越多來自日本各地空港的白灰色貼紙,一張張地印入眼簾,眉頭上的皺紋就越積越多,一蓋上,用緊盯著偷渡犯的營業式表情,射出一連串的盤問。


以下自動翻譯成中文加上個人微調,有看過羅馬劇場的各位一定懂der。


「你是來觀光的?」要不然是來跟你格鬥的嗎?


「來玩的。」這樣回嗆會不會有點囂張?


「玩什麼?」天啊,連這個都要問到底,我錯惹。


「遊戲。」當著日本人的面,用中二的姿勢,秀出手機的Ingress畫面,還好有先開遊戲摸portal,不用等。


「有活動嗎?」哇靠,問這個很內行,他該也不會是探員吧?


「沒有活動,只是在東京周圍閒晃。」希望他不會懷疑我有恐怖份子般的邪惡動機。


「要去哪裡?」超想說要去彩虹大橋,練習無繩高空彈跳。


「川崎。」入境表格都寫上寄生朋友家的住址了,他應該不會被連累吧?哪天不小心被美軍「歡樂送」?


「玩幾天?」其實我還沒決定,但看在台哥大漫遊預付卡是5+1,就隨波逐流吧。


「六天。」可是... 瑞凡... 我連回程機票都還沒買。


接著貼滿活動Patch、讓自己看起來M屬性威到發亮的Goruck GR1背包,和讓我比較有跨國公司商務人士錯覺的Samsonite手提包,就被海關人員翻箱倒櫃了。


也許是這兩者的違和感太過強烈,才讓海關起疑吧,我可以繼續自欺欺人,沒有關係,俗語說的好,要欺騙敵人前,必先欺騙自己。


拿破崙說的總是對的


一如往昔,身體啟動尚未生鏽、經歷55次日本流浪的鍛鍊,從猴子自然演化到直立走路走路的「日本境內人體自動導航機能」,繼續正常運轉。


搭乘接駁巴士到第二Terminal,京成電鐵櫃台買好車票,在全家就是你家補充三明治和午後紅茶,跳上7:32發車空蕩蕩的首班Skyliner,淒風苦雨中,8:27準時停靠在抵達上野公園旁的京成上野駅月台。為保全小米行動電源10000 QC 3.0的續航力,全程使用車上座位的電源插頭,灌飽Samsung S7的電池,以防不測。


何時我才有機會從成田搭京成直衝羽田呢?這怨念超過兩年了,可是我幹嘛吃飽太閒從成田轉羽田?還是哪天規劃個無目的的單日來回日本之旅?成田降落,電車直達,羽田起飛?好主意,如果我以後吃飽太閒、錢又太多的話,可以搶著當第一個烈士,然後被友軍們貼上錢太多白癡的標籤。


踏出京成上野駅,穿越馬路進入JR上野駅,直奔晚上寄生友人住處所在的川崎駅,搜索寄放行李的置物櫃,卸下換洗衣物、筆電、充電器等諸多非必要裝備。


嗯,偶有小陣雨的陰天,空氣中飄盪著濕冷的微風,應該是攻略Ingress大型組圖任務的好天氣。睡眠不足的當事人,還是尚未警覺大難即將降臨。


從川崎駅搭JR到大井町駅,鑽入大深度地下要塞,轉臨海線到大崎駅,再同月台無縫接軌湘南新宿線,自投羅網日本屈指可數的巨大迷宮—新宿駅,還好我的體內指南針依舊維持正常運轉,很快的就從靠近新宿高島屋的新南口,全員脫逃成功。


如果多拉ㄟ夢借我時光機,我寧願先躲在臨海線大井町駅,在那幾乎空無一人的椅子上,裝死一兩個小時。真心不騙,我站在人煙罕至到完全不像日本上班尖峰時間電車沙丁魚時段的空蕩蕩月台,還稍稍天人交戰了一下,事後證明,這絕對是很久很久以後,在酒吧戴墨鏡cosplay紅色彗星的歐吉桑,所不願回想起不年輕時所犯下的錯誤。


但出來混,該還的,總得要還,花了好一陣子翻閱一望無際的任務清單,才尋獲本次日本行的懸賞要犯:「貴婦人と一角獣」中的「我唯一的希望。看過Gundam UC的動漫迷,不可能不熟悉這象徵「可能性之獸」的知名法國織錦,跟我講不知道,請自己買機票去台場朝聖那Life-sized的獨角獸,聽說十月就完工了。
拿破崙曾留下一段名言:戰爭的勝利有賴於慧眼,要能察覺戰場上的心理關鍵時刻,在XXXXX會戰時,如果我提早六小時攻擊,則我應已失敗。


拿破崙早在兩百年前,準確預言了我今天悲慘的命運,開啟二十四組圖的第一個任務,義無反顧的奔出新宿駅,邁向將此名作納入戰利品的征途。但當身體被機關槍般的雨滴掃射,只差沒有渾身彈孔時,才知道代誌大條了。


拿破崙說的,果然總是對的,但是瑞凡,拿破崙不是我大哥。


出濕不利,勿濕於人


這組圖是以新宿御苑前「貴婦人」為起點,以茗荷谷「A Statue of Unicorn」為終點,一前一後,組成「貴婦人與獨角獸」,總長約9.5公里。
靠,雨勢怎麼比剛剛還大。


此時此刻,頭頂上浮現遊戲對話視窗的選單,只是旁邊的路人都看不見。


  1. 沒事der,咬牙繼續拼下去,發揚堅毅不拔的民族精神。
  2. 找個地方避難,以拖待變,等天氣變好再看看狀況。
  3. 投降輸一半,放棄任務,跑去台場Diver City瞻仰剛被生產完畢、等著安裝米諾夫斯機反應爐的鋼彈RX-0,反正也是獨角獸,你現在站在雨中,像笨蛋般的自問自答,還不是Gundam害的。


我選擇了第一個,但還沒碰到第一個任務的第一個portal,就後悔了。


這雙散步鞋,很爭氣的化身吸水海綿,潮濕感從腳跟迅速滲透上來,才不到十分鐘,移動不到兩百公尺,襪子和鞋子都變成增加腳踝負擔的集水區,走起路來彷彿腳底綁著啞鈴。出發前應該先看氣象預報,然後穿Timberland砍樹鞋或同品牌運動鞋出門的。


千金難買早知道,教訓有錢買不到,這已經不是Ingress人生第一次被不適當的鞋子整慘了。一雙適合的鞋子,對高強度Ingress活動的重要性,比天皇老子還要大,偏偏這任務也沒啥強度,慘上加慘。


懸崖勒馬,立馬放棄,浪子回頭,還來得及,頭上再度跳出看不見的選單。當然,還是不會有路人驚見,否則我就揚名四海了。


  1. 老子跟你拼了。
  2. 裝死觀望一下。
  3. 乾脆壯士斷腕。


再補完一段當下的腦內問答:


Q:雙腳都濕透了,放棄任務的話,你要做什麼?
A:哪裡都不想去,只想找地方處理鞋子和襪子,可是想不到適合的地點,總不可能是警察局吧,有特車二課可以躲嗎?


Q:如果先躲在便利商店處理襪子和鞋子,等到天氣好轉,會不會比較好?
A:當著日本人的面光著雙腳晾乾鞋子和襪子?要順便手機開擴音播放辛曉琪的味道嗎?我想念我的腳?想念他的味道?


Q:咬緊牙根拼下去?
A:我連想都不敢想。


所以大腦放棄思考,硬著頭皮當個步履闌珊的雙腿暴走族,從11:00開始,以新宿御苑為起點,超展開長達四小時又四十分的悲壯之旅。


事後在Google Plus看到其他日本探員平均三小時、最短下班後兩小時就可搞定所有任務的貼文,內心的悲憤真是筆墨難以形容,畢竟我也不太會勞駕文房四寶舞文弄墨惹。


任務1-4:新宿御苑北側,奮戰浸水爛鞋。
二十四個任務的第一個剛被攻克,我就受不了雙腳的極度不適感,跑去全家就是你家買了兩雙襪子。如意算盤如下:


  • 先到第一間全家買兩雙襪子,一雙待會換上,另一雙作為備用。
  • 你一定會問我,鞋子都沉了,剛換好的襪子,不就馬上也一起殉情了?
  • 因此要施展「襪子 X 塑膠袋」大法,弄乾雙腳,換上乾淨襪子,套上塑膠帶,再穿鞋,這樣就兼顧舒適與防水。這如意算盤打的真響,搞不好便利商店店員都聽到了。
  • 第二個塑膠袋哪裡來?到下一間便利商店,再買一瓶飲料,就有了,溫良恭簡讓的我,絕不會厚著臉皮跟店員要第二個塑膠袋。


兩雙襪子破費超過日幣800,一瓶飲料要價日幣150,出現近1000日圓的非預算支出,奇蒙子超級不爽,頭上彷彿冒出青筋。


結果「金剛合體」後,不到十分鐘就破功了,因為塑膠袋一下子就進水了... 這雙散步鞋難道是多愛喝呀?總是喝不飽不用錢是不是?


更糟的是,溼透的散步鞋「極度惡臭」,我根本不敢在便利商店內脫下,以免損害台灣人在日本的公眾形象,只能躲在建築物旁的牆角、有地方遮雨的小巷,或無人的大樓玄關,偷偷摸摸的執行丟臉不為人知的善後工作。


決定自暴自棄,放棄穿襪,雙腳直接戴套... 呃,套上塑膠袋再穿鞋,不顧一切,勇往直前,螳臂當車,飛蛾撲火。


新宿御苑北側的路線,幾乎跟死屍級任務「歴史と文化の散歩道を歩こう」重疊,Upv完全沒有進帳,Upc倒是不無小補,只是完全沒那個心情慶祝,褲管也濕了,該濕的地方,濕了,不該濕的地方,也濕了,好慘呀。


任務5-9:前往防衛省與市ヶ谷駅,對抗大雨強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腳下有爛鞋,頭上有雨滴。屋漏偏逢連夜雨,常使英雄淚滿襟。


雨勢越來越盛大,大到不能假裝晴空萬里無雲的程度,忘記帶傘的我,像為了挑戰魔王、急著要打造一把聖劍、兩手空空急奔武器店的勇者,被迫再造訪全家就是你家,追加一把標榜可抵禦強風的塑膠傘,六百多日圓又飛了。


很快的,XM的神秘力量賜予我試煉這把雨傘能耐的契機:新宿區街頭刮起了陣陣強風,吹的我東倒西歪,更別提氣定神閒地克服任務的考驗。颱風不是直撲北台灣嗎?怎麼瞬間移動到我身邊了?


颱風這麼愛我嗎?有種就追我到日本啊!哈哈哈。


倒是這把吃了威而剛的塑膠傘還挺猛的,被吹到整個「翻面」,別說散架了,竟然完全毫髮無損,日本便利商店賣的雨衣和雨傘,品質都好棒啊,不過我還是不想浪費這個錢,大風大雨通通去死吧。


然後,風雨就真的給我驟然而止了,我買雨傘只為了迎擊不到十分鐘的激戰。


但這六百多日圓,也像變心的女友,回不來了。既然都是變心女友,這壯烈犧牲的六百多日圓,可以等價交換,台灣棒球國家代表隊,在國際賽事的一發全壘打嗎?


為發洩惱羞成怒的不滿情緒,開始揮霍身上的近五百八砲,看到藍portal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邊走邊炸下去,存量急速下滑。


這時是中午用餐時間的高峰,防衛省周遭的餐廳和便利商店,各各人滿為患,看在我這副狼狽不堪、雨傘還顯眼的插在背包、看似流浪漢的份上,還是快快閃人,免得打擊自衛隊「監視」北韓臨時亂射彈道飛彈的高昂士氣。


金正恩大元帥真的那麼想射,小弟願意搶劫其他友軍,進貢四顆VRLA,讓委員長從平壤的portal享受噴發6877.5km的快感,總比真槍實彈勞民傷財來得好,順便還可以逼川普大統領搭著空軍一號去清線。


然後過沒幾天,北韓又射了,這次連南韓也共襄盛舉一起往日本射,真是夠了,看人家首爾XM Anomaly舉辦的何等盛大,平壤也來辦一場正面硬碰硬打對台啊,聽說平壤市區還有藍八塔耶,打掉應該不會被判處叛國罪吧?


任務10-15:沿著河邊到飯田橋,清理爛衛生紙。
逐漸遠離市ヶ谷駅,解到第十二個任務,剛好完成整個24組圖的一半時,路過市ヶ谷中國飯店,恰巧這飯店有一塊小公園,就在某棵可避雨的大樹下脫下鞋子,用GAYSBY濕紙巾清理髒臭不堪的雙腳,稍作休息。路過的日本人,大概還以為我是流浪漢吧?


然後就有不速之客登門造訪我的鞋子:「黑色長毛的蠕動軟糖」,毛毛蟲。


我的媽呀,該不會是原本躲在樹上,日子過得好好的,突然被炸彈般的雨勢轟炸下來的吧?


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從背包掏出裝髒紙巾的面紙塑膠袋,驅趕這駝長滿黑毛的長條狀軟膏,但又怕下手太重,讓這隻鞋子從此變成牠的棺材,只敢輕輕地搓牠,誘使牠捲成一團,裝死一段時間後,就很識趣的爬下我的鞋子。非常識相的毛蟲,請不要再亂爬到別人的爛鞋上,祝你長成美麗的蝴蝶,讚。


臨走前,還差點誤踩到牠的愉快夥伴們,千萬要小心。


花了五分鐘解決毛蟲危機,看著臭氣薰天的套腳塑膠袋,突發奇想,頭上跳出燈泡,我把面紙塞到鞋子內當鞋墊,不就兼顧舒適和乾燥了?


經人體實驗證明,我不僅小看吸水力,更太過低估這雙散步鞋的「水庫蓄水量」了,走沒幾十步,塞入的面紙與散步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如膠似漆」。


更慘的是,夾在腳掌和鞋墊之間的面紙,經腳掌與鞋墊反覆摩擦後,全部爛成一團,感覺比戴套... 呃,套上塑膠袋還糟糕,才剛開始第十三個任務,就撐不住了,恥力全開的在法政大學校門旁的小七外頭,進行簡單的清理,順手拿個塑膠袋傘套,包好包滿插在背包內的塑膠傘。充滿生活創意產品的日本,難道就沒有對付當下窘境的完美解決方案嗎?還是全世界只有我被蒙在鼓裡?


第十五個任務時,在某附設超市的餐廳廣場廁所,下定決心,做全面性的鞋內大掃除,清出整陀丟到馬桶還差點沖不掉的噁心面紙,並坐在戶外的長椅,靜待腳掌「風乾」。至於「熟成」,就免了,我的臭腳並不美味。


回到原點,赤腳穿著依舊潮濕的散步鞋,繼續踏上那漫長的旅程,Upv進帳還不足100,真是夠了,Explorer開黑之路,依舊遙遙無期。


任務16-19:路過東京巨蛋,擠出解決方案。
久違的小石川後楽園,我回來了,只是再度過門而不入,因為沒錢沒時間沒心情,腦中只想盡速終結這災難般的一天,否則如果天氣好一點,我還蠻想摸摸園內的portal。


接近小石川後楽園前,路過應為中國政府官方直營、附設三間中菜館、佈告欄貼滿貴州文藝表演團還不忘強調「茅台酒故鄉」宣傳海報的後樂賓館,和門口掛著「學好日文以加強中日交流」布條的日中學院。我也很想學好日文啊,只是長期戮力於台日親善的我,絕非為了中日交流,破壞中日關係的動機可能還比較強烈一點。


抵達東京巨蛋丸ノ内線後楽園駅,總算摸到了過去懶得特地走一趟、東京巨蛋後方天橋周圍的幾個portal,所謂「咫尺天涯」,地球上最遠的距離,大概就是這麼回事。事在人為,所以不為,人性就是如此奇妙。


東京巨蛋的身影隨著逐漸遠離而越來越小,體內血糖濃度過低的警報聲也隨之越來越響,眼前浮現XM耗盡的紅屏還附帶電視斷訊的沙沙聲,經過全家就是你家,生物進食的本能KO擊倒了努力省錢的理智,走入店內,帶走兩塊無骨雞腿排,三百日圓隨之不翼而飛。


站在店門口像個流浪漢啃食雞排時,受到東京巨蛋神秘野球原力的感召,腦中突然「ㄎㄧㄤ」一聲打出一隻逆向思考全壘打:既然面紙容易爛掉,那我換成比較大片厚實而且事先就折好的廚房紙巾,一隻鞋內筆直塞個兩張,不就大功告成了?


問題來了,哪裡買?附近有超市嗎?現在才後悔剛剛風乾雙腿、背後就是一整座現成超市時,竟然沒有想到這種絕招。啟蒙軍所預言的進化,看來並沒有降臨到我的頭上。


但就算大腦沒有進化,倒楣久了,上帝還是會賞給你狗屎運。


全家就是你家的近處,一間大型藥妝兼生活用品店映入眼簾,鑽進去努力尋寶,總算找到兩包一組的合用方案,荷包再度噴發兩百多日圓。不到短短三小時,這個任務的經費總開銷,就突破兩千日圓大關,一切只為了彌補沒帶傘加上穿錯鞋的低級錯誤,即使付出佔用空間的代價,為了精神上的勝利,這兩包廚房紙巾我一定要拼死帶回台灣繼續自用,至於需要上飛機需要托運的塑膠傘,就回台前再研究研究了。


躲到大樓後方的空地,再次緊急戰地維修,改塞廚房紙巾的感覺果然好很多,但這個任務也接近終點了,這投資報酬率,真的很不划算,如果我是基金操盤者,大概就被投資人灌水泥投入東京灣,在台灣就投胎成消波塊。


任務20-24:任務劃下句點,準備滾回川崎。
一路靠北... 邊走,路過似曾相識的松屋春日店,赫然驚覺:從現在起始的路線,好像又跟歴史と文化の散歩道を歩こう重疊了,Upv大進補殘念了,嗚嗚。


但生命自己會找出路,沒Upv可賺,硬搶Upc總可以吧?因封印解除火力全開,導致存量跌破三百的八砲,就瘋狂灑向眼前的一片藍海了,AP急速上升,以移動速度減半作為等價交換。


大概是霉運快用光了,今天打起來異常順手。上AXA?就US戳到死,戳戳戳戳戳戳戳。可是砲打光了,未來幾天怎麼辦?身在異鄉,還約得到農團可以補給嗎?管他去死,先打再說,殺殺殺殺殺殺殺。


今日AP進帳總算抵達三十萬的平均水位,還是窩在台北賺AP比較輕鬆,不到一小時就有了,耗費這麼大的功夫才勉強達陣,讓我頗有悵然若失之感,台灣才是真正如假包換的Ingress天堂,兩億AP全白金探員四處啪啪走的聖地。


這時是日本學校放學的既定時段,經過某間小學,看著於魚貫而出的小學生與校門口站滿接小孩的家長,我這背著插塑膠傘貼滿詭異Patch背包的外籍流浪漢,實在與現場的溫馨氣氛格格不入,所以我很識趣的繼續打帶跑轟炸藍軍落荒而逃快速離去,免得氣氛尷尬並損害台日關係。


然後又炸掉一個巨大多重藍海的CF節點了,五位數AP入袋,應該有吧?耗了不少砲,沒有就虧大了。


走一走,再度踏入久違近兩年的播磨坂さくら並木,呈現一整片光禿禿的淒涼景象,但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It Seems,大腦已經啟動妄想AR模式,在我眼前是整大片絢爛亂舞的滿開櫻花... 別鬧了,早睡卡有眠,我現在也的確很想睡,快倒下了,希望晚上不會發現背後有輪胎痕。


而且腳底下的「小水庫」剩餘存量,還是吞沒服役不到半小時的廚房紙巾了,天啊,這雙鞋是多麼飢渴啊,我的XM血條也可以這麼持久有凍頭嗎?不只XMP8,連一般的PowerCube快用光了。


恰巧這公園四下無人,根據兩年前的模糊印象,還有水龍頭可供使用,也有在日本街頭罕見的戶外垃圾桶,再度戶外用水清理腳底,替換隱隱發臭的紙巾,拔掉行動電源,如上步槍上刺刀般的,預備突破終點線前的衝刺,雖然衝不起來。我這衝組也未免太遜了,愧對背上的Goruck GR1。


最後,15:40終於在hack茗荷谷的「A Statue of Unicorn」的那一刻,結束了這四小時又四十分的多災多難苦鬥,來自各方大德的天使們,正在我的頭頂轉圈圈吹喇叭。阿門!萬歲!哈利路亞!阿彌佛陀!福生無量!美江鑽石!
準備動身從日比谷線茗荷谷駅搭地鐵到新宿轉JR湘南新宿線,但鞋內的「防滴防漏側邊」又破功了,無法讓我的雙腳「好自在」,再度坐在公園板凳,恥辱的更換紙巾,我回台灣後大概會對這雙爛鞋處以極刑吧,如果我到時候還能有哪個腦容量繼續記恨的話。


渾身疲憊不堪,相信電車上的日本人,一定對我這演奏震耳欲聾打鼾聲的流浪漢,投以同情的眼神,因為連我自己都聽的到來自體內的間歇噪音,而且還被自己吵醒了,我真的好遜。


看著螢幕上這被攻克的「貴婦人と一角獣」組圖,「我唯一的希望」很簡單:霉運退散,身體健康,無病無痛,極度節約地度過這在日本裝死的一週。


傍晚一臉衰樣的抵達寄生的川崎友人家中,喝著小七賣場兩公升才含稅日幣八百出頭的自有品牌梅酒,看著電視新聞的氣象預報,下巴差一點掉到地上:


靠腰,颱風真的很帶種的避開台灣,北上直撲日本來追殺我了...振筆疾書時,只有9月14的趨勢圖可用,請因為在下得罪颱風,而放不到颱風假的各位原諒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