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6, 2016

XM Anomaly "Via Noir" 首爾戰回憶錄:意義重大的一勝

『自從一九四二年以後,英國的戰略空中攻擊即已變成聯合努力的一部分,而不再像過去那樣的獨立不羈。在華盛頓會議時,美國空軍總司令阿諾德所提出的計畫,是要在不列顛建立一支巨型的轟炸部隊。這當然使邱吉爾和英國三軍參謀總長都大為高興,於是也就促使他們不敢批評美國的日間轟炸政策。』

『美國人的計畫實在可以說是空前偉大。幾百架飛機從美國飛往英國,航程為三千五百浬,這種大編隊的飛行尚屬第一次。』

『美國人信心堅定的程度,正和英國人一樣。照事後的判斷來看,這種各持己見的情形,對雙方而言,都是有利的,因為事實上,這兩種理論各有優點。一個軍人必須熟悉他的武器,必須對於戰術具有絕對的信心,然後才能獲得最大的效果。所以英美兩國的理論恰好互相配合,把英國人的夜襲和美國人的日間轟炸,配合在一起,就變成一天二十四小時,連續不斷的攻擊了。』
 
沒有比以上這三段話,更有資格做為首爾之戰的註腳了,雖然我只是小小綠,什麼都不清楚,什麼不知道,啦啦啦,咬我啊。

奉奶昔之命(自己懶得打字還要牽拖別人下水),我不會也不能更不想談論這次首爾之戰的作戰細節,我只能說,韓國綠軍與日本綠軍彼此之間密切且無私的分工合作,遠比料想的還更具有決定性,才讓情勢近似香港、藍遠大於綠的韓國,在歷史性的第一次主場戰,扭轉頹勢,上演精采的翻盤秀。

拜本戰之賜,韓國Ingress玩家終於有街頭地圖可看,以及綠軍上演戲劇性的逆轉勝(根本沒人預期到會贏,而且還贏成這樣),韓國的Ingress社群,應該會如同Cassandra之後的日本,邁向玩家數量激增、藍綠人數日漸平衡的未來吧。

天人交戰:相隔近二十七年再次造訪泡菜國

Via Noir應該是歷年Anomaly中最難拿到的活動牌了。

距離我上一次造訪韓國,已相隔近二十七年,那時我還只是初次體驗出國旅行的小學畢業生。相較於即將達陣五十次的日本,只留下兒時模糊回憶的韓國,對我實在是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唯一稍稍讓我有點些微動力的,恐怕只剩下對人參雞和泡菜的怨念吧。

就Ingress勢力範圍來看,韓國是一個藍遠大於綠的地方,前三次Anomaly衛星戰都是一面倒的屠殺,這次也很有可能上演香港戰的慘劇,越想就越沒力。

同樣的症頭,也發生在其他友軍-尤其是已經從浜松一路打到高松無役不與的那種-的身上,天天都在天人交戰,頭頂上隨時有小天使和小惡魔互相拿刀互捅來互捅去,捅到刀刀見骨,捅到不亦樂乎,捅到半死不活,捅到天長地久。

結果,集結在首爾的海外綠軍,數量多到讓人難以置信(作戰總人數還是輸給藍軍,但只少個數十人已經很足夠了),無論是大軍壓境跨海遠征的日本綠軍,一票身體很誠實的台灣綠軍,和人到了首爾還在煩惱能否候補到回程機位的白爛水球。

問題來了,為何我會突然下決心前往首爾?

韓國藍軍之前以「綠軍POC被Ban過所以不適任」為由,以公開信質疑其正當性的小動作(三個語言版本內容的「差異」我就不多講了),然後日本綠軍老大為此對內發表公開信的最後三段話,讓我鬥志瞬間完全燃燒。

此外,「剛剛好」今年長榮和花旗的聯名白金卡合約到期(花旗新發了一張沒啥小路用的PREMIERMILES),留下即將到期的五萬哩程,成為荷包見底的我用來參戰今年最後一場Anomaly的資本。

另一個關鍵因素:可能因為希望更多國外玩家共襄盛舉,整個活動時間被拖得很晚,以便當天上午的班機可以趕上活動,報到領包竟然可以到下午三點,第一場地面戰更是駭人聽聞的「下午四點」,After Party晚上八點,公布結果晚上九點,結束都九點半了,完完全全符合Via Noir的精神,黑漆漆的一片。起碼我趕得上,讚。

所以我就飛了。套句高雄綠軍的名言,沒有八砲飛不到的地方,傻孩子。

讓我們回過頭繼續討論扁案... 呃,長榮哩程是『有口皆碑』的難用,因為實在太難用了,我過去也從未使用過,歷年來,不知不覺中網拍賣掉二十萬哩,這次應該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使用長榮哩程了。反正打算全部用光,也很多年沒踏入商務艙和久違的長榮貴賓室,五萬哩就一次梭哈下去了。
行程詳細資料

航段 1 台北 (桃園機場) 至 首爾(仁川機場)星期六 12 11月 2016
11月
12
星期六
BR170
06:55 台北 (桃園機場)
航站 2
10:20 首爾(仁川機場)
航站 
艙等:商務艙/皇璽桂冠艙/桂冠艙
訂位艙等代碼:I
機位狀態:候補
行李:40 Kg
航班機型: A330-300
航段 2 首爾(仁川機場) 至 台北 (桃園機場)星期日 13 11月 2016
11月
13
星期日
BR159
19:45 首爾(仁川機場)
航站 
21:40 台北 (桃園機場)
航站 2
艙等:商務艙/皇璽桂冠艙/桂冠艙
訂位艙等代碼:I
機位狀態:候補
行李:40 Kg
航班機型: A330-300
既然決定飛蛾撲火... 呃,義無反顧地奔赴阿牛哈鞋油三小國首都首爾,新版的不審者人物卡是一定要備妥的。封面本來想改成類似美國狙擊手的風格,但越想越噁心所以作罷,沿用2013年底稚內防波堤仆雪照,因應在第三國與日本綠軍會師的場合,背面資料則改為遠征軍式樣,掛上C17隊徽。

Anomaly參戰場數還不算多,首爾戰之前總計八場(七勝一敗),抱著面對如同香港般慘敗的心理準備,出發前還是沒時間跟團,只能扛著700八砲、300 US8、300 AXA、100 LPC,硬著頭皮上了。
可是... 瑞凡,來回機位都還是候補狀態耶。去程是11/10打電話才知道有補上(長榮不會主動通知,很糟糕),按常理判斷勢必擠到爆炸的週日晚上回程航班,則是出發時還在未定之天。我就只能啟動逃避現實模式,先用商務艙和貴賓室為自己帶來精神上的勝利。

以前只有晚上飛美國,才會進來這裡,在貴賓室不喝酒,改喝仙草蜜的感覺真的很奇妙。
最近沒啥攝取蔬果,趕緊惡補一下搶救腸胃。
天色漸亮,準備啟程,前往未知的戰場。
一上機就被空姐先問要喝什麼,結果還是破戒喝氣泡酒了。
啊啊啊啊啊,好久沒有穿免費拖鞋伸直雙腳了啊。
馬的,早餐的菜色,又讓我想起香港戰的不愉快回憶了。
人生首次降落仁川空港。嗯,蠻好奇台灣的9.2們。看到這場景會不會抓狂跳腳,強烈要求機場管理部門拿下國旗,或著,換成牠們熱愛的五星旗。
搭乘空港鐵路,在弘益大學轉車,前往蠶室。這段路花了我不少時間,首爾的市區真的是有夠大。

這趟通勤途中碰到兩件插曲,讓我感覺到韓國的「特色」:
  • 搭乘機場鐵路前,先替T Money加值,我原本要加值五萬韓元,當我要塞第四張一萬韓元鈔票時... 塞不進去了,系統整個卡住,只能找站務人員協助。後來才注意到,那整排加值機都正在維修中(後方有人正在打開機器檢查),卻沒有關閉系統,結果浪費了我近二十分鐘的時間,只為了重新設定系統、從機器內抽出那三張一萬韓元。順便一提,作業系統都是Windows XP。
  • 為了趕時間,一路忍住即將奔奧的肛門,撐到弘益大學時,急忙跑百米帶殺聲衝廁所,但卻差點不小心衝入女廁(搞錯路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馬上被附近的上班族喝斥提醒(我很感激他,要不然我就變成國恥了)。後來晚上綠軍聚餐時,從某些小地方,也感受到韓國人團塊文化很重、會隨時互相幫助的特性。
根據二十幾年前的模糊回憶,我原本還以為首爾可能街頭很髒亂,但就我這次的經歷,乾淨程度跟東京有拚,也沒看到隨地吐痰和亂丟垃圾,僅隱約感受到基礎建設的「粗糙感」,某些街景竟然還讓我覺得頗具「蕭瑟的北京感」。

總之,整體而言,韓國還是明顯不如日本,但後面Anomaly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活動水準讓台灣看不到車尾燈的韓國主場戰

我不得不承認,這次首爾戰的活動網頁,也是我看過所有Anomaly中,做最好的一次,活動相關資訊鉅細靡遺,幾乎無可挑剔。
抵達Lotte World Tower(樂天世界塔)旁的報到領包處時,已經接近下午兩點,所以早已不見大排長龍的人潮。這整區周圍都是樂天集團的建築物,包含號稱首爾新地標的樂天世界塔、旁邊的樂天Mall、百貨公司、旅館、以及遊樂園等等。

讓我稍稍感受到韓國舉世聞名的財閥經濟之影響力。

距離會場最近的旅館莫過於樂天旅館了,他們也針對Ingress活動提供60%折扣(需另外填寫預約單,用電子郵件或傳真),我原本打算住Dormy Inn首間海外分店,不過考量到實際價格相去無幾和交通成本,就乖乖住這裡了。
本戰是樂天集團贊助,除了發放紀念T-Shirt和怎麼拿都不用錢的免費飲料(與Ingress玩家限定的樂園折價券),大到會場布置的風格、小至雙面膠帶的貼法,很明顯整個流程都是日本『整套海外輸出』到韓國。

高下立判,台灣的新北和台南馬上就被比下去了,當下廁所漏水的桃園國恥空港被公認服務水準世界頂尖的仁川瞬間KO的屈辱感又油然而生,不過我想只在乎日韓旅行小確幸的高尚台灣同胞不會有這樣的反省之心、不會反思為何台灣做不到,只會掛一句「因為國情不同」。
P.A.C與台灣綠軍合照,但是沒有水球,嗚嗚嗚。
首爾街頭的風勢甚強,旗擺飄揚之際,最適合在綠軍軍旗下集體合照了,所以跟Chris先來一張,這次三米旗桿果然沒有白帶。(嗚嗚,我臉變腫了)
還在領包現場的遠征軍主要成員。左後方是正在集結的Goruck Urban,還可以看到某鳳梨回頭看我們。(被打)
感覺比實際面積還更加巨大的首爾戰場

雖然首爾戰場面積不如七月東京戰與九月高松戰,但因為Portal分布極度不均,南北被一條巨大的漢江隔開,地鐵系統密度也難以涵蓋所有的Portal密集區,腳踏車也不像日本和台灣那麼好租,加上沒有事前準備腳踏車,導致心理上(個人感覺)這是一個比東京更大的戰場。

此外,韓國Ingress玩家不多,首爾戰藍綠雙方本地參戰人數加起來還不到三百人,意味著雙方都沒有足夠的兵力去佈署整個戰場,甚至根本就是彼此之間玩捉迷藏。

換言之:
  • 事前的解謎情報,與Goruck的勝負,就變得舉足輕重了。
  • 兩軍正面激戰的機率會變低,首爾「奇妙」的線性Portal分布,讓戰術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奶昔自己都講這次玩得很過癮,不過我走到快累死了)
  • 大量「外國勢力」參戰,事前的分工與規劃,甚至作戰計畫的權責劃分與技術轉移,幾乎會決定最後的勝負。
更慘的是,因為14:30就要開始進行碎片戰的作戰佈署,沒時間15:00跑去旅館Check In放行李,被迫揹著所有家當東奔西跑,所以後來水球就死掉了.... 呃,雙腳就奔奧了。
我們先來看看地面戰的順序。

16:00 Cluster 1,包含樂天世界塔與最東側的奧林匹克公園。
17:00 Cluster 2。官方地圖這樣畫,其實是偏右側。
18:00 Cluster 3,乍看之下和Cluster 2相同,但實際上偏左側。
19:00 Cluster 4。這區域異常歡樂(應該熱烈上演日本藍綠陣營的海外大決戰),除了Portal密度最高外,搞不好還有機會跟示威抗議要求總統下台的民眾一起同樂。
戰術彈性極高的一戰

講了這麼多,那台灣綠軍到底在哪裡?幹了那些好事?

直接講結果:總人數約19人的台灣綠軍,由人在台灣的奶昔直接指揮作戰,專職負責奧林匹克公園西側的範圍,戰果總計:
  • 三個碎片:27 x 3 = 81分(原本還有一球,點被打白後再被日本綠軍補進)
  • 五個C點:5 x 5 = 25分
  • 一個V點:20 x 1 = 20分
總分126分,佔此戰綠軍總分2340的5.38%。這百分比看起來好少...
這個綠軍球門總計進了11球。
[15:20] 一開始,所有人先前往綠軍球門農key。從樂天世界塔到球門的這段路還蠻長的,我們人還沒到,藍軍就已經動員噴擋線了。
球門由一小隊日本綠軍防守,不過這部隊看來沒有很可靠的樣子...
首爾街頭已瀰漫著深秋的涼意,而奧林匹克公園也一片滿滿的楓紅,稍稍彌補今年無法在日本もみじがり的遺憾(真的嗎?)。
[15:45] 球門Key農夠了,開始強行清理藍擋,回噴球門。
[15:57] 一次出現兩個C點,但是現場都沒有藍軍,當然就受之有愧的收下了。
[16:16] 出現107號球!
但是要先有人去處理南方那陀討厭的綠線,只能直接毒掉。和香港戰一樣,此戰經常有神奇的綠擋,真不知道是那些「友軍」噴的。
[16:21] 清理完畢,大腳一踢,進球!
[17:09] 一次出現兩顆碎片(202, 207),一起攻門,但是207被突然飛來的綠線給劫走了... 跳去反方向的某處。還好後來有搶回來成功射門。
[18:07] 夜幕低垂,但出現的藍軍卻越來越多,只能設法確保球門射門路線不受阻擋,
[18:09] 315號碎片突然出現在後方,我們一群人拼命趕過去,但是已經來不及阻止藍軍射門了。一塊快要到口的肥肉就這樣飛了,沒辦法替球門戰完美收尾,真遺憾。如果像高松戰一樣人人都有自行車可騎,藍軍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機會。
球門戰結束後,根據情報,我們的守備範圍附近有一個20分的V點,而且是在Cluster範圍外(藍軍應該不知道),如此鮮美的肥肉不吃對不起自己,所以所有綠軍都前往該處。但我和Chris雙腳已經奔奧,不得不先去旅館Check In,所以就放棄了與日本綠軍合照的機會。
不只照片裡面的日本綠軍,加上台灣綠軍,最後現場竟然總計超過40位綠軍... 即使藍軍知道,也不可能搶走吧。
合照,不過沒有水球也沒Chris。
無可挑剔但實在搞得太晚的After Party

趕緊前往After Party,這位置需要跨過漢江,搭地鐵也需要轉車,八號線轉五號線。
Yes24LiveHall這場地,從名稱就知道這原本是用來做甚麼的,比預期的好很多,在我經歷過的Anomaly After Party,場地水準僅次於仙台戰
如同便當一個吃不夠你可以吃第二個,白天領一件免費紀念T-Shirt不夠,你可以領第二件,所以有參加After Party的玩家,還可以多領一件T-Shirt。不要找我要,第二件我已經送人了。

不愧是有大企業贊助、首爾市政府協辦,連活動扛棒都做得如此精美。
活動全程影片如下,有興趣者可自行觀看,不只NIA CEO John Hanke,連首爾市長朴元淳都入鏡了。

擊鼓秀非常精彩,然後沙畫表演更是讓人拍案叫絕。
After Party過程中,催生首爾戰的市議員也上台了,他自己也是等級10的Ingress玩家,這次活動辦得這麼好,真的很感謝他。

War End Enlightened Resistance Harmony

沒這種事,我這篇回憶錄寫完,就要帶著八砲出門掃街拜票去了。還和平鴿咧。
當然,抱著準備吃大敗仗的心情、千里迢迢還冒著沒有回程班機的風險前來首爾,當然就只想看到這一幕:P.A.C親自宣布綠軍獲勝。
先回顧過去的韓國Anomaly...

Interitus
180 : 311

Darsana
39.2 : 315
根據他人說法,這戰根本看不到綠軍

Abaddon
240 : 489

今天的Via Noir
2340 : 1432
綠軍人數輸人,照贏不誤,而且還是藍遠大於綠的韓國,這一戰對韓國綠軍來說,意義非凡。
不知道何時可以在香港和新加坡上演如此精采的劇本。

第四季Via Noir系列最終也以綠軍的勝利收場。
P.A.C將箱子交給韓國綠軍POC,綠軍取得三個箱子中的兩個,國際解謎組有得忙了。
值得一提的是,樂天現場手機大放送,送了一大堆手機給一週內特定項目特別高的現場玩家,真的很大手筆。

After Party結束後,韓國綠軍包了三台遊覽車要去慶功宴,Chris問我要不要跟,我就跟他講:如果跟了,明天就不必跑任務日了... 我在美國出張跟韓國人交手過幾次,每次都為國捐軀壯烈成仁,我還想明天平安無事的回台灣,雖然連有沒有機位還要上天保佑。

吃飯變成天大的問題

[22:46] 回到蠶室都已經很晚了,樂天遊樂園也快要熄燈了。
[22:59] 找了一間二十四小時的韓國式居酒屋,但完全看不懂上面再寫啥,只能靠Chris用Google翻譯轉成日文。大概是因為語系相近,日文轉韓文,幾乎沒有問題。
我從下飛機至今,除了在小七買了個三明治外,完全沒有覓食,早已飢腸轆轆到前胸貼後背,但現在我們面對最大的問題是....

店員都不會講英文
這問題真的很大條
我們都不會韓文啊

花了不少工夫,設法比手畫腳,請他們挖出英文菜單,靠,別說英文,原來根本就有中文菜單啊,店家是無法辨識我們是華人嗎?

當我們確定好要點那些菜時,卻一直看不到店員,隔壁桌的韓國人,就很熱心地直接幫我們按下桌面的呼叫鈴。

總之,折騰了近半小時,快點開吃吧。
我最喜歡的泡菜辣湯。
肉!這道好吃!
韓國式炸醬麵是甜的... 有點不習慣。
[24:25] 完食後,都已經深夜了,拍一張樂天世界塔的夜景作為本次活動的紀念。
回旅館就馬上洗洗睡了,明天一大早還要跑任務日。

冷清的任務日

[07:31] 早上跟Chris相約飯店早餐,不過韓國人是上午都不喝熱茶的嗎?(完全找不到熱茶,只有咖啡)
Onyx Room! 是說進去會有黑牌可拿嗎?(劃錯重點)
這次不打算跑滿一排六個任務,打算搞定樂天世界塔附近三個就打發掉了。早上抵達奧林匹克公園,打開第一個任務時,完成人數竟然是...

27
確定沒有少一個零?
還是韓國玩家昨天不分藍綠都喝掛了?

深秋的氣氛。
可是此時此刻我還在煩惱今晚有沒有機位,沒欣賞景色的興致... 跑完任務回旅館就打電話去問吧。
跑完第三個任務,按照官方規定,從古墓拍樂天世界塔,並上傳至社群網路,我當然是絕對不會貼上Facebook暴露我的行蹤的,哼哼。
旅館12:00才Check Out,回旅館先打電話給長榮客服,還是全機爆滿狀態,只能現場等了。

昨晚沒有時間泡澡,索性把浴缸放滿,整整泡了二十分鐘,泡到差點睡著,不過體內積蓄的能量,很快地在未來數小時內,因為某蠢到有剩的低級錯誤,完全消耗殆盡到透支的程度。

這張牌的Dead Drop我就懶得管了,反正遲早也會入手的。
完成人參雞的怨念

任務日現場登記13:00才開始,所以就和Chris利用這段空檔先覓食。在樂天Mall沒逛到想吃的店,只好回頭,轉向旅館旁邊的樂天百貨。
不解釋。
不解釋。
啊啊啊啊啊相隔二十多年的人蔘雞啊啊啊啊啊~~~
酒足飯飽後,前往任務日登記處,意外現場買到之前來不及參與團購的Ruck Gress Coin,以後就跟Goruck狗牌掛在一起吧。
首爾任務日活動紀念牌、Goruck狗牌、與Ruck Gress Coin合照。
和Chris前往東大門,因為我想早點去仁川空港詢問機位,所以一個人先離開,結果事後證明,欲速則不達,反而因為自己大腦當機,浪費了更多的時間。

蠢到有剩的搭錯路線

從東大門搭「號稱世界規模最大的環狀線」二號線到弘益大學轉車,竟然轉到京義中央線,然後我還渾然不知,直到搭了近四十分鐘,車上越來越多現役軍人,越想越奇怪,打開Google Map(看不到路線,但可以判斷在地圖上的位置),發現自己越來越接近38度線,才知道自己大鑊了,這時候距離終點站只剩下兩站的距離,離仁川空港越來越遙遠,這時已經16:35了,體內腎上腺素濃度瞬間爆表,比上薯條農爆還厲害。

長榮BR159表定19:45起飛,18:45關閉櫃台,白爛脫線劇場的劇情發展如下:
  1. 16:40時下車往回搭。
  2. 17:15在數位媒體城下車,跑百米帶殺聲趕上5:25前往仁川的機場鐵路。
  3. 但這班機場鐵路是區間車,沒有開到仁川空港....
  4. 下車後,等到17:59的機場鐵路,距離仁川空港還要25分鐘,意思就是,我一下車,馬上又要跑百米帶殺聲,在二十分鐘內,抵達長榮櫃台。這時候,早就跑完任務的Chris,都快到抵達仁川空港了....
  5. 感謝仁川空港良好的動線規劃,一出站,馬上沿著上樓的電扶梯直衝出境大廳,我在18:28就達陣。這時候已經跑到快沒命了,比Goruck還累。
還是沒有機位。

不過我不放棄,直接跟櫃台人員表示我願意等到最後,開玩笑,如果搞到明天早上才回去,周一上午我要主持的重要會議豈不完蛋了?不只我一人,也有一對母女現場等待最後的結果。

18:45,皇天不負苦心人,商務艙剛剛好有一人沒有報到(那對母女也補到經濟艙座位),我就順理成章的遞補上去。
但災難還沒結束,長榮櫃台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攜帶的旗竿,花了近十五分鐘才弄到紙箱,但距離登機已經沒剩下多少時間了。2013年關西出張結束回台灣時,我也碰到類似的場面,撐到最後一刻才遞補機位,但那次是空姐直接帶著我殺出一條血路,和這次差很多。

所以人生第一次用到這東西:快速通關Pass。雖然現在已經不在使用時限內,但機場人員還是放行了。
接著又是跑百米帶殺聲了,今天跑到快虛脫了,早上泡澡消除的疲勞感,又連本帶利的通通黏回我的身上。

長榮還是給我貴賓室使用券,可惜無緣仁川空港的貴賓室。事後證明,其實還是有進去喝一杯飲料的餘裕,但那時餘悸猶存的我,已經連想都不敢想了。
準備登機了。
又是搭到很煩的水腦無嘴貓班機。既然日本都有EVA新幹線了,長榮為何不去談EVA班機呢?機身外觀塗成EVA式樣、全機空姐都Cosplay綾波零明日香、機上餐點都是使徒,不是很完美嗎?(認真)
僅僅相隔三十六小時,又穿免費拖鞋伸直雙腿了,只是拖鞋上多了水腦無嘴貓。
相隔三十六小時,起飛前還是一杯氣泡酒,敬這次的主辦單位與所有犧牲奉獻的Ingress探員們。
晚餐就可以放開來喝了,今晚該喝什麼慶功呢?
開胃菜。
決定喝香檳。
在韓國吃太多肉,主菜就選相對清淡的鱈魚捲。
一路跟空姐要香檳,一路看書回台灣....
希望下一次有釜山戰啊,但是...

這次首爾戰活動辦得非常好,如果下次能有辦在釜山的主場戰,我會很認真地考慮拒絕缺席。

但是在這之前...
說好的高雄戰呢?
台灣和韓國都來一場南部最大城市主場才應景嘛!
看來水球真的要一次阿魯巴黑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