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8, 2016

XM Anomaly "Aegis Nova" 東京戰回憶錄:旅途花絮篇

不知不覺,東京戰回憶錄首篇發表後,又悄悄地飄過一個月,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套句高雄頸鹿軍的名言:讓八砲飛,沒有八砲飛不到的地方,傻孩子。(我到底在講什麼)

什麼?你說一個月前的是『首篇』,所以還有水球的連篇廢話,可以繼續人人喊打?

叮咚~恭喜各位,你們猜對了,因為上篇根本就隻字未提整趟旅行的點點滴滴,完完全全只有骨架(這個骨架也根本是隨時倒塌的違章建築吧...)沒有血肉,沒有靈魂,感覺什麼事情都還沒開始,就馬上結束了,完全不符本人就算沒有稿費也要廢話連篇的寫作原則,所以應遠征軍同夥的鼓譟(瞬間台下棍棒齊飛,垃圾蓋天),來談談以下以幾個主題構成的Aegis Nova東京戰花絮:

一、餘悸猶存:水球差點趕不上飛機。
二、廉航巡禮:首次體驗虎航。
三、睽違台場:令人感到差強人意的史上首場Mega Anomaly會場。
四、品頭論足:檢評日本藍綠雙方的大學生大將。
五、宣揚國威:在慶功宴施展阿魯巴的台灣遠征軍。
六、任務開始:無愧Mega Anomaly的東京Mission Day。
七、直奔成田:花大錢當凱子體驗NL-PRIME。
八、『天啟之路』:檢視第三季的Via Lux。
九、展望Q4:高.... 這個太可怕了,我現在連想都不敢想...

故事開始。

以後我絕對要繼續挑戰上班日的晚上趕往日本

7/15 22:30,正在虎航候機室等待巡迴巴士的腿妹,在Telegram東京遠征軍群,發出最新的前線戰報:

『現場報告,即將登機,到現在還是沒有看到水球。』

而我預定搭乘的虎航IT 216表定23:20起飛。五分鐘後,衣衫不整、拖著行李跑百米帶殺聲的水球就出現在各位的眼前了,而且身上才剛換裝搭乘紅眼班機的睡衣戰袍(Goruck T-Shirt,運動褲,雖然我沒有要參加東京Goruck),擺明要如死屍般一覺不醒地降落在羽田空港的跑道。

其實這不是我首次驚險趕飛機離開台灣,2013年的關西お花見之旅依然讓我餘悸猶存,那我為何會這麼晚才抵達桃園國恥空港?

因為我臨時開會超過八點,只是為了一個極度低級、提供給RD開發初版韌體、連trial run都稱不上、後窗I/O都可以整個挖空都沒關係的機殼樣品問題,浪費我整整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所以後面就很歡樂了,更糟糕的是,我連行李也還沒準備好:

20:05-20:30 搭計程車從汐止中興路回古亭。

20:30-21:00 發揮超乎想像的行動力,完成以下工作:
  • 翻箱倒櫃,整理行李。
  • 列印出所有需要的文件,包含班機資訊、旅館、領包用的票(總計七張)。中途還發生彩色碳粉用完的印表機,設定發蠢(直接設定單色列印無用,還得翻到印表機的細節設定)硬是要給我彩色列印然後工作卡死的鳥事,EPSON是這麼希望逼我去買彩色碳粉就對了,老子死都不買。
  • 洗澡,徹夜的班機怎能不先洗澡。
21:15-22:00 搭計程車從古亭衝往桃園國恥空港,等車前還衝去小妻買兩條大亨堡果腹。在路上才赫然想起:要買罐維力炸醬給Chris當土產這件事我竟然忘記了...

22:05-22:25 櫃台登機、買罐新東陽肉鬆給Chris當土產後,跟著大排長龍動作又笨手笨腳慢吞吞一副彷彿第一次出國的台灣旅客,一步一腳印的進行安檢程序,踏馬的,為何這麼簡單的事情可以慢成這樣?

後來才發現我的12吋Macbook破相,有一角歪掉,唯一的可能就是安檢時撞到了... 超不爽。

最後就有驚有險的趕上這班虎航。
我原本這段標題是寫『以後我絕對不要上班日的晚上趕往日本』,越寫越一懶趴火,所以決定要繼續挑戰上班日的晚上趕往日本。幹。

以後還是要不要在虎航上吃頂呱呱

這班虎航是搭巴士前往班機停靠處再登機,標準的廉價航空模式,不過這是我第一次在桃園國恥空港體驗,感覺有點新鮮。

但如果我先行訂購的頂呱呱,也能一樣新鮮就好了.... 凌晨在飛機上吃乾扁扁的炸雞,感覺非常詭異,也實在難以下嚥,只有波爾茶替口乾舌燥的我帶來一滴滴滋潤般的小確幸,搞到最後,我提前訂購機上餐的唯一亮點,竟然只有波爾茶啊!下次還是乖乖吃泡麵好了,如果還有下次的話。
當然,為了確保雙腳舒坦挺直,我很堅持一定要坐在第一排靠走道的座位,這次也很幸運,旁邊座位沒人(上一次是二月的浜松戰),等於可以快樂地拿來當自己放東西的暫存區。喔耶。
不過睡衣模式並沒有替我帶來一夜好眠,腦海中依舊盤旋著讓人為之氣結的職場遺緒,遲遲揮之不去,所以被迫以酒消愁,最後更睡不著了,真是有夠夕鶴。
虎航IT 216表定03:55降落羽田空港,實際上還更早落地,一出關,只見所有座椅座無虛席地躺滿屍體的出境大廳,果真是廉價航空的日常。

距離JR Monorail還超過一個小時,疲憊不堪又難以入眠的漫長等待真是令人感到難熬。

我花了不少時間,終於找到可以躺著裝死的空間,但躺下沒多久就受不了了。Why? 馬的,旁邊那幾隻一直吃零食一邊嬉鬧的泡菜國年輕人真是他馬的有夠吵啊,超想打人,可是為了維持台灣的國際形象,我必須忍耐,只能滿懷幹意的去搜尋其他失散的友軍。

和友軍集合交換bio card後,本來想跟腿妹去排機場的付費淋浴,但人實在太多了,竟然要排一個小時,索性先行搭乘第一班Monorail離開,前往秋葉原Dormy Inn。和友軍們短暫道別前,又有幸躬逢其盛似乎會一點日文的韓國歐巴桑指著ANA櫃台對著機場工作人員潑婦罵街大吼大叫,真是夠了。

即將抵達秋葉原Dormy Inn... 啥?這間超市倒掉了?以後住秋葉原水果和便宜啤酒難買了啊。
自掏腰包的Dormy Inn秋葉原早餐又有退步的跡象,以後乾脆棄守這裡轉戰Super Hotel算了,600日圓有更多更好的選擇,便利商店搞不好都比較划算。
讓人毫無掏錢動力的台場Mega Anomaly會場

早餐完食,一具疲憊不堪的身軀,一邊倒在椅子上裝死回血一邊等待iPhone 6S充電完畢,死撐了半個多小時,才囤積到足以移動到台場的能量。

自從2007年自費參加Fujitsu參訪活動後,就與東京版詐胡線哈比人觀光小火車... 呃,百合海鷗無緣了(當手上有JR Pass當然是臨海線優先了),既然是睽違多年的台場和彩虹大橋,心血來潮再來擠一次吧。聽說東京綠軍原先打算比照沖繩模式包慶功專車,但不得其門而入,平時就已經塞滿觀光客的百合海鷗,怎麼想也不可能有包車的可能吧。

當班車開上彩虹大橋時,赫然發現橋上所有portal都被師大某藍軍毒掉了,幹的好啊,原本我還想這樣幹的。

那時我想說先去迎接Goruck Stealth(順便關心一下我借給台南綠軍的GR1),但遲遲無法得知他們最終的目的地在哪裡,只能先去出發集合點都立潮風公園等待,準備下車時又大腦當機,提前在お台場海浜公園駅跳車,又白白多走了一段路。等待了近二十分鐘,不見Goruck Stealth部隊,只見跑任務的探員陸陸續續經過我身旁跟我打招呼,搞得我好像搞不清楚白癡的一樣,後來我還真的變成跑百米代殺聲衝去領包會場跟Goruck Stealth隊伍會合的白癡,我應該正確判斷出Goruck的目的地就應該在領包會場附近才對。
Goruck Stealth兩軍較量的最後回合,由綠軍獲勝,最終2:2平手,從0:2劣勢反擊成功。我和腿妹在旁邊一直舉旗真的沒有白舉了,雖然我的雙手也快要不舉了。

進入會場領包去。臨海線東京テレポート駅旁篇的一大片空地。那天上午,台灣綠軍軍旗和新製作的遠征軍部隊番號C17軍旗在會場隨風飄揚。
我這次幫不少人代領,光從兩件小事,就可看出台灣和日本舉辦Anomaly的水準,是如何的高下立判(某公關公司該好好反省一下):
  • 領包處附近有放置長桌,讓探員們可以方便的檢查自己買的包有沒有缺東缺西,桌上還有護背過的防水目錄,讓你方便比對。
  • 人家的雙面膠是這樣『外寬內窄』,更易於撕掉方便使用。
今天天氣很好,還好沒有下雨,要不然這種室外會場一定會很慘。
Ingress痛車。不解釋。
真實世界的MUFG。不解釋。
東京戰的最大焦點(錢坑?):NL-PRIME,我預定歸國那天搭這個去成田。
按照慣例,贊助協力廠商及組織陸續上台發表合作成果,讓我很意外的是,日本紅十字會第一個上台。

Save More Human Life Together

簡而言之,Red Faction就是藍綠雙方日本各地拚捐血和捐款啦,記得日本綠軍老大Hirotake之前還有上過新聞。
關東藍軍贏。
關西綠軍贏。
此時此刻想到台灣那呼籲全民相忍為國民黨酬庸的假紅十字會... 真是無限的惆悵。

總之,會場很大,攤位很多,但因為人很多,頭頂又是大太陽,完完全全沒有仔細逛攤位的動力,找到自己人的攤位就躲進去避難去了,和其他人交換Bio Card就耗盡僅存的精力,自然就沒有掏錢大敗家的動力了。我還是很懷念去年五月Persepolis仙台戰的會場啊。

長江後浪推前浪
年輕真好啊...(自己都快變成不良中年了)

東京戰雙方大將都是大學生,NIA推動Ingress社群領導階層的新陳代謝,動機很明顯啊。不只遊戲本身,Ingress社群內的人際互動與組織行為,結合兩軍交戰造成仇恨度居高不下的本質,對於時間和精力都是極大的損耗,尤其當考慮到日本Ingress核心玩家年齡層普遍偏高,如不世代交替,很多活動將難以為繼。
然後,現在有些話終於可以野人獻曝了,真心話大冒險開始。

我還是覺得這次日本藍軍大將真的很倒楣(畫錯重點),在日本藍軍內部四分五裂、多數玩家普遍不信任『高層』的時候,硬著頭皮扛下替六連敗踩剎車的重責大任,結果還是背上還是留下了日本綠軍連勝列車暴衝輾過的輪胎痕,還拖著ADA一同殉情了。
輸掉史上最大戰役倒還是其次,就我個人的觀察角度,他不但想裝酷,還在After Party企圖勉強自己全程英文演說(他是真的有花功夫調整他的腔調,聽得出來),但卻整個卡膛,比我大一參加英文演講比賽還慘,讓氣氛整個急速降溫,(某日本綠軍這樣描述『彷彿會場有一半的人在辦喪事』)彷彿全體現場的藍軍臉上多了三條黑直線,對藍軍士氣才是最傷的。

台南戰時藍軍某兔子慷慨激昂高喊『我們一定會贏』還強上一百倍,雖然效果對現場兩軍來說完全相同,100%抵消。

如果我是他,我一定先用日文激勵全場的藍軍(這是身為領袖當下最重要的任務),讓自己不那麼緊張,等台風穩下來後,再用英文禮貌性感謝來自全球各地前來助陣的友軍。綠軍的尤達大師... 該怎麼講,他就是這樣幹的。

不過我也不得不忌妒一下,慶應大學的小鮮肉貴公子那游刃有餘的態度,果然與眾不同,也許這種優雅從容的餘裕,和我終生無緣吧。

突然頭上浮現的妄想螢幕又倒帶播放ㄎㄎ笑的奶昔了。嘖嘖。

現場阿魯巴16次宣揚台灣綠軍的風土民情

奶昔在台南戰因『想體驗台南綠軍的在地風土民情』而慘遭阿魯巴,芳名永留綠軍史冊供後人緬懷領袖。

在東京的綠軍慶功宴(AAP,After After Party),為了『讓日本綠軍更加熟悉台南綠軍的在地風土民情』,綠軍再度出現一位慷慨赴義的烈士,不過這次倒是跟本人有一點瓜葛,導火線是我借用給Xeonxer的GR1裡面的軍用水袋。

『水球哥...』

『啥事?(正在拚酒中)』


『我把你的軍用水袋用來裝寶礦力了....』


『(噎到)............幹,這樣子我怎麼清理?』

『因為現場買不到礦泉水,只有寶礦力。』

『....................(水球當下大腦重新開機,腦中自動補完潮風公園自動販賣機的寶礦力被賣光的畫面)那為了補償我的精神損失,你願意為了台灣綠軍而犧牲嗎?』


『現在馬上阿魯巴都可以啊~~來啦來啦~~』


然後在大批日本綠軍前,Xeonxer就被連續阿魯巴十六下壯烈成仁了。
我的臉看起來好邪惡,眼睛應該上個海苔一下比較好。
其實欠阿的還有另一位跟日本綠軍女神Yuzu親密合照上下其手的香雞... 相機人,不過台南綠軍家務事,我們就不多過問,找個良辰吉時把人抓起來阿下去就對了。(據說已經行刑,但因未公開示眾,所以不算)

當晚回收水袋,回旅館處理,幹,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難清理,寶礦力的味道遲遲散之不去,乾脆我下次參加Goruck也自暴自棄裝寶礦力好了。

跑什麼任務都好就不是要繞皇居一周

我錯過了仙台(自己犯蠢)、沖繩(因為產品發表會)、香港(因為急著跑日本お花見)和台南(因為Computex)四次Mission Day,否則現在早就銀牌了。嘖嘖。

早上將就吃吃Dormy Inn秋葉原的退步早餐。
當天上午我睡得有點晚,接近中午才開始跑任務,不過這樣也有個好處:友軍先跑去踩地雷,所以我就避開前人走過的道路,不跑皇居的任務了,那繞一圈起碼要一個小時(而且很累),太傷了。

我先講在前面,我很欣賞這次的東京任務日,規則簡單(只要三個任務即可,不過一般都會跑六個集滿一排),範圍又大,甚至還有像秋葉原和マメヤ横丁那種『阿,不到十分鐘就跑完了?』的超經濟極短任務,當天的氣氛也不錯,兩軍探員在街頭相遇時,自在的交換Bio Card,毫無昨日激戰遺留的火藥味。

我這次六個任務的順序,依序是東京駅前的丸の内仲通り、銀座、日比谷公園、秋葉原、上野、マメヤ横丁,在路上還意外路過搭乘NL-PRIME的地點。因為要保留晚上的時間處理公務,沒辦法跑去台場科學館現場登記Mission Day(會比較早領到牌)一起團體大合照,其實有點可惜就是了。

但如果要我重新選擇,我會寧願7/17周日就回台灣,上班日還在日本的感覺實在很差,電話和信件還是接不完啊。
在日比谷公園時,AP終於抵達一億兩千萬了,比預期慢了近兩個月。沒辦法,休克了。
什麼?打卡牌也剛好500天?這麼巧?
第四個任務秋葉原結束後,與Chris等人道別,先去野郎拉麵吞了一碗辣到很恐怖的擔擔麵,回旅館休息一下,前往上野繼續執行剩下兩個任務,再帶著當天要搭乘NL-PRIME前往成田的友軍,移動到乘車處。
綠軍集體合照是一定要的。
看著諸多友軍搭乘NL-PRIME離開後,隨即重回上野御徒町,幫長輩買眼藥水後,就躲回旅館開始工作。晚上九點跟乾爹笠原一輝約吃飯,結果是旅館附近的炸牛排。
密室恐懼症患者絕對不要搭乘的NL-PRIME

中午抵達NL-PRIME搭車處,就一直在旅客休息區工作到發車。7/18(周一)下午四點半,陪著台南綠軍搭乘NL-PRIME前往成田空港(有人因為行李卡在置物櫃內,來不及趕上,太殘念了)。
車上只有一件事情:操作前面的螢幕,一直答題。車內沒有窗戶,有點不習慣。
花大錢搭車,就是為了這個信封啊!
新車入手!
NL-PRIME並非前往成田空港,而是JR成田駅,但速度真的很快啊,表定18:00抵達,結果竟然17:30就達陣。車上有販售很多商品,而且歐美的探員買的超兇,但身上已經沒剩下多少現金,想想就算了。我其實很想要那個黑色的扇子。

請歐美藍軍幫我們拍軍旗照。感謝大家,有緣再相見。
最後,在成田第三航站,與台南綠軍合照,本次日本遠征從此畫上句點。希望日後還有機會與台南綠軍並肩作戰。
搭乘香草回台,有始有終的坐在第一排,雙腳伸直,一路飛回台灣。
下一戰:九月高松/岡山戰,踏上天啟之路(Via Lux)

先來看看綠軍領袖Acolyte對全體綠軍傳達的訊息
Acolyte’s Message:

Be confident. Though reports of a New Wave Resistance plan to appear en-masse, to surprise Enlightened forces — an ambush — have a grain of truth to them, I am not worried. We will triumph as we did in Tokyo. 
The Resistance New Wave will be defeated, just as we accomplished in #AegisNova. Their time is over. The grotesque technological abominations they wear are a futile effort to forestall their end. As our leader Roland Jarvis might say. They are a ripple, we are the ocean. Via Lux will be the way of light and Enlightenment. 
-PAC
Acolyte 的訊息: 
請懷著信心。雖然報告指出反抗新浪潮準備同時出現,並對啟蒙軍進行突襲,但我對此並不擔心。我們將會如東京那樣大勝。 
反抗新浪潮將會被擊敗,就如我們在 AegisNova 所實現的那樣。他們的時代已經終結,他們所穿戴奇異而令人厭惡的科技裝置,無法讓他們阻止自身的結局。就如我們的領袖 Roland Jarvis 所說,他們是漣漪,我們是海洋。Via Lux 將是通往光明和啟蒙的道路。 
-PAC
坦白講,我實在沒什麼信心,包含九月的日本戰,深感綠軍凶多吉少。

雖然PKMG出現後,Ingress被講的好像是沒啥人玩的失敗實驗(Pegatron老闆還說這是尋寶遊戲,我實在好奇這遊戲到底有啥『寶物』好尋),但我們還是繼續關心扁案... 呃,這一季的Anomaly "Via Lux"『天啟之路』。

目前第一回合平手,一如往昔,輸掉歐洲(值得欣慰的是越輸越少),贏了美國(越贏越多),但看來這次NIA很擺明做球啊,我看下個月的亞洲場就會決定這個系列的勝負了,尤其是新加坡。
如果沒意外,天啟之路應該會踢到鐵板吧... 要不然NIA劇情組大概都寫不下去了。

不過高松戰對我來說卻是千載難逢、再次挑戰Goruck Stealth和Urban的大好機會,因為預定集合地高松中央公園剛好就在旅館(天然温泉讃岐の湯 スーパーホテル)附近,無論休息和整補都方便異常(二月浜松Goruck集合點,距離旅館近兩公里),加上九月下旬的高松氣侯相當宜人,也不太會下雨,恐怕以後再也沒有如此天賜良機。

我的裝備已經完全到位,也有三次Goruck經驗,加上看到台灣綠軍參加丹佛Goruck看到我整個人熱血沸騰,沒意外的話,我就要開始踏上屬於我自己的Goruck黑牌之路了,再度陷落另一個更大的錢坑。

展望2016第四季:站在世界的盡頭,呼喚高雄戰的到來

一言以蔽之:

你好,我也是頸鹿。
我這樣亂許願真的不會有事嗎?下次在高雄被阿魯巴的該不會就是我吧?

星期日, 7月 24, 2016

XM Anomaly "Aegis Nova" 東京戰回憶錄:一場放著一顆西瓜也能贏的史上最大戰役

『在攻勢尚未開始之前,有人問我,假使可能的話,我們預料要多少時間才能抵達芬斯克。我回答說,若是在四天之內達不到目標,那麼有就很難完整無恙地攻佔這些渡口了。而從零時算起,我們的確在四天又五小時之內,完成了我們的任務。照直路算,我們已經一口氣衝入了敵境達兩百哩的距離。我們之所以能獲得如此偉大的成功,其原因是我們上下一心,每個人都不惜冒著重大的危險直向目標邁進。』
節錄自曼斯坦元帥「失去的勝利」第八章「裝甲軍的長驅直入」。

真難想像,一周前的現在,一個人還在漫步於東京的街頭,對昨日那場大勝仍意猶未盡地一個一個解完Mission Day的任務,而且為了幹掉ADA、全球比分22:7,而一路暗爽到差點內傷的程度,真是不可思議。
エリアによる偏りはあるにしても、沖縄や浜松に比べると良い戦いだったと感じました。Cluster、FlashShards両方で勝つことができ、個人的には香港フラッシュシャードでの雪辱を今回果たせた感があります。
不堪回首香港戰的屈辱,這次擬定綠軍作戰方針的酒井(原文)這段話,在下也深有同感,這一戰,打得的確比去年十二月的沖繩和今年二月的浜松還要好。

總而言之,本次台灣遠征軍戰果如下:
  • 總計灌入13球,在全體綠軍球門排名第五,大多數都是C17親自操刀射門入網。
  • S2回合一口氣灌入10球,在本戰役與S4的綠軍中央2和藍軍東2球門並列第一。
  • 攻佔C點數目起碼十來個,因部隊分散太廣,沒有詳細統計,但絕對高於去年仙台戰總計負責20點13勝6負1和,包含奉奶昔之命為了追求台灣綠軍精神上的勝利,竭盡全力攻佔台場鋼彈。
  • 投入總兵力不足40人,部隊兵力集結混亂,而且沒有事前的作戰計畫,13:00作戰開始時,我還不知道到底自己要做什麼,只知道這次不但要現場認領球門,我們還要想辦法把碎片踢進去。一開始,我竟然還很害怕這戰會重蹈香港覆轍,事後證明我多慮了。
不過,在回顧台灣綠軍日本遠征軍C17的作戰過程前,我先以源自個人經驗的觀察與角度,分析東京戰前需要特別考慮的因素,因為本次C17的舞台,西面戰線,從惠比壽到目黑,早已是我去年與東京藍軍留下激烈交手紀錄的戰場。

Ingress史上前所未見的巨大戰場:Aegis Nova東京戰

人生至今四十六趟日本旅行,超過三分之二都跟東京有關。這世界最大的都會區,自從2014年12月13日總計約5000人參戰的Darsana,相隔一年多,成為決定ADA生死的戰場(最後ADA還是死掉了),而且這次帶來了三倍以上的參戰人數和三倍以上的戰場規模,Ingress歷史上第一場"Mega Anomaly"。

這場臨時追加的Mega Anomaly,時間還故意選在日本的三天連假,說NIA不想賭上編劇組劇情寫不下去的風險趁機海撈一票,打死我都不相信,結果ADA這次真的就被綠軍活活打死了。
我第一次看到戰場被拆成東部、中央和西部三條戰線時,腦中浮現的竟然是二次大戰德俄戰爭的即視感,順時針旋轉90度,就剛剛好對應著德國三個集團軍面對的環境,事後證明,擁有最廣大運動空間、擁有最強勢藍軍兵力的東部戰線,就如同德國南戰場一樣的血流成河,還好藍軍流的還是比綠軍多。

人數激增、戰場變大,會造成那些問題?我一開始的想法跟這次擬定綠軍作戰方針的酒井(原文)如出一轍,可以歸納如下:
  • 預期會出現大量過去尚未有Anomaly參戰經驗的玩家,有豐富實戰經驗者,其影響力會被稀釋掉。
  • 難以進行嚴密的組織戰,本來引進球門戰又發展成混合戰後,就已經難以像過去純地面戰一樣井井有條的進行集團戰與精確控毒,這次難度更高,或著說根本不可能。
  • 日本基本上仍是藍大於綠的格局,史上最大戰役的號召力、ADA的存亡、三天連假的餘裕,很有可能對藍軍有利。
  • 部隊輪替、機動能力和主動精神,會決定這場戰役的勝負。
這次C17被分配到西部戰線,從新宿中央公園一路往南延伸到目黑區,這個戰區有幾個值得注意的特色:
  • 很多公園和與山手線平行往南的散步小徑,從明治神宮、代代木公園、新宿御苑、一路往南銜接著惠比壽花園廣場再到國立科學博物館附設植物園等,這些都是很可能出現球門和碎片的地點。結果藍軍還真的有一個進球十一顆的球門,就在代代木公園內。
  • 那這會造成那些問題?第一,這些公園都不小,出入口的選擇會嚴重影響跑百米帶殺聲的所需時間,請想像一下如果球門和碎片出現在明治神宮本殿,一票人在碎石路上從原宿衝進去的慘烈場面;第二,某些公園都需要付費才能進場,去年11月21日,日本藍軍在目黑植物園內開八塔團,我還真的差點要掏出五百日圓衝進去跟他們拚了,結果我這次還真的差點真的要掏錢衝進去拼命了。
  • 山手線西側南方,以惠比壽為起點,經過目黑,一路延伸到大崎,是東京藍軍的超強勢區域,很有台北市萬華和北投的味道。去年從大崎一路掃蕩到目黑,事後還被友軍念:有那個時間去打日本藍軍,幹嘛不打萬華和北投?好主意,有空我來考慮一下,如果我的Ingress人生不會休克的話。
充滿眾多變數的史上最大戰役,台灣遠征軍C17的作戰,就此開始。

兵力陸續集結於惠比壽

因為C17每位成員的行程並不一致,導致在從台場前往目黑駅東口的初次兵力集結,無法一次到位,只能一批一批的從後面跟上(包含突然腹瀉衝廁所再一個人跑去吃麵的我)。

在目黑駅一樓用來果腹的拉麵... 坦白講,味道真的很不怎麼樣... 這應該也不是什麼拉麵。
[13:10] 初次集合的地點,約在惠比壽駅南方約100公尺。
[13:20] 隨後我們再往南,抵達惠比壽花園廣場對面的アメリカ橋公園。其實大家如果一開始就可以在東口集結完畢,就可以吹冷氣走高速步道過去了。
[13:20-13:30] 雖然球門13:30才會出現,但事前的清理還是必要的,我和其他三位綠軍,先動手清理惠比壽花園廣場,用十分鐘整整繞了一周,再回到集結處。
[13:30] 球門出現!惠比壽駅東北方的Stone Spheres!
C17並未進行事前的編組,一切只能當機立斷,馬上把不足40人的兵力切為兩組:
  • 16人往東移動,清除東面那一望無際的藍海,並尋找14:00出現的碎片。
  • 其餘部隊(包含參加Goruck Stealth台南隊)由奶昔和Chris帶領,奔向法雲寺旁的球門,台南隊也會負責奪取出現在球門附近的碎片,然後設法全部踢進去。然後我還是得講一句:他們真該走室內高速步道的....
行文至此,根據過去的作戰經驗,一個小隊最少人數最好要有九人,理由如下:
  • 考量到可能會有人走失,一人消失,就蓋不成八塔,就難以沿路靠hack補給八腳和八砲。
  • 遭遇藍軍大攻勢時,可以拆成三組防七進行遲滯作戰。
  • 有一人可以回球門搬key。
C17東京戰役的野戰篇,故事就此展開。我馬上在內心發誓,不再重蹈香港覆轍,這次要完全掌握主動權壓著藍軍打,因為這是雪恥的一戰,包含台南戰只贏藍軍74分的恥辱。

水球隊深入敵境的大攻勢

拿破崙經常採取攻勢,甚至於在戰略上採取守勢時(1813-1814),也仍然在戰場上一再發動攻擊。他幾乎永遠保持主動,他說『我的想法跟菲德烈一樣,必須經常先攻擊,容許自己受攻擊實乃大錯。』

我在香港戰回憶錄曾經寫過:

『一個最理想的作戰計畫是「即使戰場上通信斷絕,毫無情報,每個人也都應該知道執行什麼,追求的目的地最終在何處」。』這次要貫徹信念,去做我們該做的一切事情。

清除積水部隊往東北沿路清理藍塔並一路蓋防八,原先打算北上與球門部隊會合,但擺在眼前的慘況是....

往東方與南方,一望無際的巨大藍海
這裡本來就是藍軍強勢區域,沒甚麼好懷疑的

這些不清理乾淨,屆時南方出現的碎片根本沒有進球的機會,但範圍真的太大了,所以我們16人再度切成兩組8人,一組東北、一組東南,因為需要由戴著耳機連著Zello者帶隊,所以水球隊就在沒有任何推舉的情況,就自然成立了,沒有任何掌聲。
接著水球隊開始獨立作戰,努力的快速行軍並堅壁清野掃除眼前所有的藍塔。
14:00開始碎片陸續出現,球門西北方和車站東方的碎片都有效的被綠軍控制,開始陸續進球。以下是球門景象。
前來馳援的日本綠軍高速機動隊。
同時,台南小隊接獲指示,要將2片碎片射門,迅速分成2隊後,東聲小隊前往東北方碎片(#20),沿海小隊前往西方碎片(#16)。碎片(#16)於14:20順利射門,藍軍僅零星反抗。
更重要的是:球門都沒有藍軍進襲,看來誘敵果然有效果。
這時候水球隊已經離球門非常遙遠了,但往目黑方向還是一片藍海。和其他隊友討論後,決定不再回頭,一直往南打下去。

不過,因為反覆鑽入羊腸小徑.... 結果....

某印鈔走失了
蓋不成行動八了

我們只好七個人繼續往南行動,因為蓋不成八塔,沿路也難以補給八砲和八腳。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脫隊的隊友在後來不但戰線復歸,還在緊要關頭帶了大禮物過來。

我們一路往南打下去,目標只有一個:

不但要吸引藍軍的注意,還要搶目黑區的碎片
事後證明這是非常正確的決定,藍軍根本不敢派兵力去攻擊球門

很快的,我們的機會就出現了。

助攻#21號球

[14:30] 至於當時球門附近的狀況,台南小隊接獲指示,球門北方將無碎片產生,因此預先往南移動至車站旁休息待命。並請台南huakevin當臨時戰情,幫我們查碎片所在。

[14:33]我們繼續往東南方進攻,設法加快速度,當接近東大附屬醫院時,21號球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這是從目黑駅跳過來的,難道那邊沒有藍軍去搶?
周圍都沒有藍軍,馬上衝進去搶球。
然後大腳一踢,直接踢到球門附近!感謝隊友剛好有適合的key。
送出去啦!這球一定十拿九穩的。
再接再厲!因為已經很確定目黑駅周圍是碎片大量出現區,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要干擾藍軍的進球!

[15:00] 我們再把鏡頭移往台南小隊。碎片再度出現,惠比壽駅旁發現2個碎片,決定先至離球門較遠的碎片(#103),就在快要射門時,被其他綠軍link另一條線,傳到旁邊的portal,只好出發前往並等待十分鐘後再次射門,準備射門之即,又被其他友軍link,辛好此次碎片選擇球門點,得分。而離球門較近的碎片在這混亂中,已被其他友軍射門成功。

激烈異常的#118 #119爭奪戰

目黑駅周圍總計出現八片碎片,當我們抵達時,那邊也集結了大批藍軍,馬上爆發一連串的激戰。當Zello請示戰情蔡小踢時,得到的回覆是:

『請各小隊按照自行的計畫進行作戰。』
『除了一邊幫忙戰情透過zello對其他隊員下達指令外 
沒甚麼事情能作的 真的能體會擺顆西瓜都能贏的感覺(From蔡小踢)』

沒啥好說,放手一搏。
但是我們在奔襲途中不斷掉隊,人數不足也無力對抗車站周圍的藍軍(總計超過三十人),眼睜睜的看著三球被踢進西側的藍軍球門。

此時此刻,#118 #119號碎片同時出現在我們剛剛經過的地方(植物園門口附近的十字路口),但很可能已經有藍軍衝過去了,為了不讓球被藍軍搶走,我做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噴出一條線,瞬間包起來
我寧願球跳走,也不要被藍軍奪取
我彷彿聽到Zello傳來的眾多隊友慘叫聲... 奶昔當下的反應是:怎麼會有人如此78(稱讚意味)。

但是災難還沒結束,我用這場Anomaly結束後即將升天的ADA轉藍解除CF後,植物園內竟然有其他的綠軍(不知情玩家或著是假綠軍?)正在噴針包。沒錯,就是那個去年十一月我差點要掏錢衝進去打藍軍八塔團的植物園!更糟糕的是,當下包含我,現場只有兩位綠軍,其他人正在趕過來的路上。

踢進#118號球

#119號球隨即被藍軍(應該是從球門趕過來的)搶走射門成功,局勢非常危急,我先把#118球短傳到植物園門口附近,一人守塔,另一位(頸鹿)則馬上掏錢買門票,衝進植物園旁東京都庭園美術館內毒掉綠針包清理旁邊一小陀爛掉的藍CF,這短短的十分鐘,真的是我Ingress戰役中最緊張的十分鐘。
代價:100日圓。
接著隊友陸續抵達(當然藍軍也是),最令人驚喜的是,剛剛走失的印鈔,他回綠軍球門並帶來了球門Key!瞬間士氣大振,我們從來沒有如此極度的渴望要在藍軍面前搶球然後在他們面前射回綠軍球門過!拚了!

也要非常感謝腿妹和保濕協助清理最後的短擋線(用遠距離開砲震掉一座剩下三隻腳沒盾牌的擋線),讓我們可以直接1.7km直射球門。其實,那時候球門部隊已經在設法增加進球數,派人出來清理擋線。

但#118號球馬上遭受大批藍軍圍攻,短短的五分鐘內,被藍軍打掉三次,我們再接再厲,噴線連回球門四次,在最緊要關頭,日本綠軍統帥Hirotake帶隊的高速機動隊出現啦!在高速機動隊的支援下,我們有驚有險的把這球射回去!得分!單回合進10球的S2漂亮收尾!

結束後,我們仍心有餘悸,看看Poi那張臉就知道了。後方那票人全部都是藍軍... 我們激戰到八腳都快用完了。
總之,包含深入目黑南方的鳳梨小隊,我們主動前往目黑挑戰藍軍,大約干擾了五球,綠軍總計從藍軍手上搶下了四球,後來再補進五球(#310 #102 #323 #318 #320),讓這裡的藍軍球門只進了五球,但附近的兩座綠軍球門,總計拿下了24球,最後球門戰綠軍以156:109大勝藍軍。

繼續在地面戰牽制目黑藍軍

地面戰開始前,球門那邊就傳來了停止碎片戰的指示,C17全體盡速往台場移動,剩下的交給當地的日本綠軍處理。

C17球門防禦部隊合照,這次大家表現得都很好。
其實地面戰M1從15:00就開始,C點慢慢一個一個浮現,目黑將在17:00的M3成為戰場,雖然人數明顯不如藍軍(這裡原本有藍軍踢進的#3碎片),但我們還是要留下來,跟當地日本綠軍地面部隊會合,繼續跟藍軍搶C點,結果打掉數百發US8還是沒有搶下來,但看著牽制住的藍軍人數,很夠了。
M3結束,準備回台場趕上最終局面的M4,雖然比數已經拉開,但是C17成員只要看到附近有碎片,就直接殺過去,不給藍軍任何反撲的機會。
[17:39] 有鑑於After Party晚上20:30才結束,我們先在大崎駅吃點東西,以防萬一,所以當解散後又集合時...

又不小心丟包隊友了。
Poi我對不起你們啊啊啊啊啊~~~

M4時,除了球門防禦部隊外,其他隊伍幾乎都失散了。

台南小隊部份成員因之前參加Goruck,至此已十分疲備,雙腳過熱,雙眼喚散,東聲隊長則是想死守C4的碎片,不想前往台場,所以未與C17小隊參加M4,後來連AP也放棄不前往,直接前往AAP(After After Party)地點。

最終任務:鋼彈奪還作戰

一抵達台場馬上就開打,看到有C點就馬上搶。水球隊的最後四人在臨海線出口處防守C點「Wood Horse Object」。

其實M4在日方已無分配C17作戰計劃,不過,搶下鋼彈是身為台灣人的浪漫,一方面請台灣友軍拿出鋼彈key準備充電(靠夭,比原本的球門戰還更有計畫?最好笑的是,台灣一堆人有剛彈的KEY,都在幫忙充電),以奶昔為首的球門部隊一邊前往鋼彈。然後鋼彈就死掉了.... 不對,被台灣綠軍搶下來了。
搶奪鋼彈的戲碼,不只存在於動畫,更是現實生活的真實啊!
最終藍軍在M4還是沒有反撲成功,史上最大規模的東京戰,就仍以綠軍大勝收場,日本藍軍Anomaly七連敗,這也是我個人有幸躬逢其盛的Anomaly第六勝(一敗)。
千里迢迢來遠征,就只是為了迎接這勝利的瞬間!
這次雙方軍力旗鼓相當,這個分數差距背後的意義,我就不再多廢話了。
連續兩季全球綠軍獲勝,看來藍軍會安靜好一段時間了。
晚上當然就參加綠軍的After After Party了。
辛苦了,台南小隊,打完台南戰後,又奔赴東京助拳。
不解釋,乾杯就對了。
各位可以來透過這段動畫,回顧這場精彩的戰役。
最後,因為我對東京已經麻木,活動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與幕後花絮,完全隻字未提,我對Aegis Nova東京戰,唯一的感想只有...

竹子,你把彩虹大橋全部毒藍,這樣做對嗎?
到最後還是完全劃錯重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