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24, 2016

XM Anomaly "Aegis Nova" 東京戰回憶錄:一場放著一顆西瓜也能贏的史上最大戰役

『在攻勢尚未開始之前,有人問我,假使可能的話,我們預料要多少時間才能抵達芬斯克。我回答說,若是在四天之內達不到目標,那麼有就很難完整無恙地攻佔這些渡口了。而從零時算起,我們的確在四天又五小時之內,完成了我們的任務。照直路算,我們已經一口氣衝入了敵境達兩百哩的距離。我們之所以能獲得如此偉大的成功,其原因是我們上下一心,每個人都不惜冒著重大的危險直向目標邁進。』
節錄自曼斯坦元帥「失去的勝利」第八章「裝甲軍的長驅直入」。

真難想像,一周前的現在,一個人還在漫步於東京的街頭,對昨日那場大勝仍意猶未盡地一個一個解完Mission Day的任務,而且為了幹掉ADA、全球比分22:7,而一路暗爽到差點內傷的程度,真是不可思議。
エリアによる偏りはあるにしても、沖縄や浜松に比べると良い戦いだったと感じました。Cluster、FlashShards両方で勝つことができ、個人的には香港フラッシュシャードでの雪辱を今回果たせた感があります。
不堪回首香港戰的屈辱,這次擬定綠軍作戰方針的酒井(原文)這段話,在下也深有同感,這一戰,打得的確比去年十二月的沖繩和今年二月的浜松還要好。

總而言之,本次台灣遠征軍戰果如下:
  • 總計灌入13球,在全體綠軍球門排名第五,大多數都是C17親自操刀射門入網。
  • S2回合一口氣灌入10球,在本戰役與S4的綠軍中央2和藍軍東2球門並列第一。
  • 攻佔C點數目起碼十來個,因部隊分散太廣,沒有詳細統計,但絕對高於去年仙台戰總計負責20點13勝6負1和,包含奉奶昔之命為了追求台灣綠軍精神上的勝利,竭盡全力攻佔台場鋼彈。
  • 投入總兵力不足40人,部隊兵力集結混亂,而且沒有事前的作戰計畫,13:00作戰開始時,我還不知道到底自己要做什麼,只知道這次不但要現場認領球門,我們還要想辦法把碎片踢進去。一開始,我竟然還很害怕這戰會重蹈香港覆轍,事後證明我多慮了。
不過,在回顧台灣綠軍日本遠征軍C17的作戰過程前,我先以源自個人經驗的觀察與角度,分析東京戰前需要特別考慮的因素,因為本次C17的舞台,西面戰線,從惠比壽到目黑,早已是我去年與東京藍軍留下激烈交手紀錄的戰場。

Ingress史上前所未見的巨大戰場:Aegis Nova東京戰

人生至今四十六趟日本旅行,超過三分之二都跟東京有關。這世界最大的都會區,自從2014年12月13日總計約5000人參戰的Darsana,相隔一年多,成為決定ADA生死的戰場(最後ADA還是死掉了),而且這次帶來了三倍以上的參戰人數和三倍以上的戰場規模,Ingress歷史上第一場"Mega Anomaly"。

這場臨時追加的Mega Anomaly,時間還故意選在日本的三天連假,說NIA不想賭上編劇組劇情寫不下去的風險趁機海撈一票,打死我都不相信,結果ADA這次真的就被綠軍活活打死了。
我第一次看到戰場被拆成東部、中央和西部三條戰線時,腦中浮現的竟然是二次大戰德俄戰爭的即視感,順時針旋轉90度,就剛剛好對應著德國三個集團軍面對的環境,事後證明,擁有最廣大運動空間、擁有最強勢藍軍兵力的東部戰線,就如同德國南戰場一樣的血流成河,還好藍軍流的還是比綠軍多。

人數激增、戰場變大,會造成那些問題?我一開始的想法跟這次擬定綠軍作戰方針的酒井(原文)如出一轍,可以歸納如下:
  • 預期會出現大量過去尚未有Anomaly參戰經驗的玩家,有豐富實戰經驗者,其影響力會被稀釋掉。
  • 難以進行嚴密的組織戰,本來引進球門戰又發展成混合戰後,就已經難以像過去純地面戰一樣井井有條的進行集團戰與精確控毒,這次難度更高,或著說根本不可能。
  • 日本基本上仍是藍大於綠的格局,史上最大戰役的號召力、ADA的存亡、三天連假的餘裕,很有可能對藍軍有利。
  • 部隊輪替、機動能力和主動精神,會決定這場戰役的勝負。
這次C17被分配到西部戰線,從新宿中央公園一路往南延伸到目黑區,這個戰區有幾個值得注意的特色:
  • 很多公園和與山手線平行往南的散步小徑,從明治神宮、代代木公園、新宿御苑、一路往南銜接著惠比壽花園廣場再到國立科學博物館附設植物園等,這些都是很可能出現球門和碎片的地點。結果藍軍還真的有一個進球十一顆的球門,就在代代木公園內。
  • 那這會造成那些問題?第一,這些公園都不小,出入口的選擇會嚴重影響跑百米帶殺聲的所需時間,請想像一下如果球門和碎片出現在明治神宮本殿,一票人在碎石路上從原宿衝進去的慘烈場面;第二,某些公園都需要付費才能進場,去年11月21日,日本藍軍在目黑植物園內開八塔團,我還真的差點要掏出五百日圓衝進去跟他們拚了,結果我這次還真的差點真的要掏錢衝進去拼命了。
  • 山手線西側南方,以惠比壽為起點,經過目黑,一路延伸到大崎,是東京藍軍的超強勢區域,很有台北市萬華和北投的味道。去年從大崎一路掃蕩到目黑,事後還被友軍念:有那個時間去打日本藍軍,幹嘛不打萬華和北投?好主意,有空我來考慮一下,如果我的Ingress人生不會休克的話。
充滿眾多變數的史上最大戰役,台灣遠征軍C17的作戰,就此開始。

兵力陸續集結於惠比壽

因為C17每位成員的行程並不一致,導致在從台場前往目黑駅東口的初次兵力集結,無法一次到位,只能一批一批的從後面跟上(包含突然腹瀉衝廁所再一個人跑去吃麵的我)。

在目黑駅一樓用來果腹的拉麵... 坦白講,味道真的很不怎麼樣... 這應該也不是什麼拉麵。
[13:10] 初次集合的地點,約在惠比壽駅南方約100公尺。
[13:20] 隨後我們再往南,抵達惠比壽花園廣場對面的アメリカ橋公園。其實大家如果一開始就可以在東口集結完畢,就可以吹冷氣走高速步道過去了。
[13:20-13:30] 雖然球門13:30才會出現,但事前的清理還是必要的,我和其他三位綠軍,先動手清理惠比壽花園廣場,用十分鐘整整繞了一周,再回到集結處。
[13:30] 球門出現!惠比壽駅東北方的Stone Spheres!
C17並未進行事前的編組,一切只能當機立斷,馬上把不足40人的兵力切為兩組:
  • 16人往東移動,清除東面那一望無際的藍海,並尋找14:00出現的碎片。
  • 其餘部隊(包含參加Goruck Stealth台南隊)由奶昔和Chris帶領,奔向法雲寺旁的球門,台南隊也會負責奪取出現在球門附近的碎片,然後設法全部踢進去。然後我還是得講一句:他們真該走室內高速步道的....
行文至此,根據過去的作戰經驗,一個小隊最少人數最好要有九人,理由如下:
  • 考量到可能會有人走失,一人消失,就蓋不成八塔,就難以沿路靠hack補給八腳和八砲。
  • 遭遇藍軍大攻勢時,可以拆成三組防七進行遲滯作戰。
  • 有一人可以回球門搬key。
C17東京戰役的野戰篇,故事就此展開。我馬上在內心發誓,不再重蹈香港覆轍,這次要完全掌握主動權壓著藍軍打,因為這是雪恥的一戰,包含台南戰只贏藍軍74分的恥辱。

水球隊深入敵境的大攻勢

拿破崙經常採取攻勢,甚至於在戰略上採取守勢時(1813-1814),也仍然在戰場上一再發動攻擊。他幾乎永遠保持主動,他說『我的想法跟菲德烈一樣,必須經常先攻擊,容許自己受攻擊實乃大錯。』

我在香港戰回憶錄曾經寫過:

『一個最理想的作戰計畫是「即使戰場上通信斷絕,毫無情報,每個人也都應該知道執行什麼,追求的目的地最終在何處」。』這次要貫徹信念,去做我們該做的一切事情。

清除積水部隊往東北沿路清理藍塔並一路蓋防八,原先打算北上與球門部隊會合,但擺在眼前的慘況是....

往東方與南方,一望無際的巨大藍海
這裡本來就是藍軍強勢區域,沒甚麼好懷疑的

這些不清理乾淨,屆時南方出現的碎片根本沒有進球的機會,但範圍真的太大了,所以我們16人再度切成兩組8人,一組東北、一組東南,因為需要由戴著耳機連著Zello者帶隊,所以水球隊就在沒有任何推舉的情況,就自然成立了,沒有任何掌聲。
接著水球隊開始獨立作戰,努力的快速行軍並堅壁清野掃除眼前所有的藍塔。
14:00開始碎片陸續出現,球門西北方和車站東方的碎片都有效的被綠軍控制,開始陸續進球。以下是球門景象。
前來馳援的日本綠軍高速機動隊。
同時,台南小隊接獲指示,要將2片碎片射門,迅速分成2隊後,東聲小隊前往東北方碎片(#20),沿海小隊前往西方碎片(#16)。碎片(#16)於14:20順利射門,藍軍僅零星反抗。
更重要的是:球門都沒有藍軍進襲,看來誘敵果然有效果。
這時候水球隊已經離球門非常遙遠了,但往目黑方向還是一片藍海。和其他隊友討論後,決定不再回頭,一直往南打下去。

不過,因為反覆鑽入羊腸小徑.... 結果....

某印鈔走失了
蓋不成行動八了

我們只好七個人繼續往南行動,因為蓋不成八塔,沿路也難以補給八砲和八腳。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脫隊的隊友在後來不但戰線復歸,還在緊要關頭帶了大禮物過來。

我們一路往南打下去,目標只有一個:

不但要吸引藍軍的注意,還要搶目黑區的碎片
事後證明這是非常正確的決定,藍軍根本不敢派兵力去攻擊球門

很快的,我們的機會就出現了。

助攻#21號球

[14:30] 至於當時球門附近的狀況,台南小隊接獲指示,球門北方將無碎片產生,因此預先往南移動至車站旁休息待命。並請台南huakevin當臨時戰情,幫我們查碎片所在。

[14:33]我們繼續往東南方進攻,設法加快速度,當接近東大附屬醫院時,21號球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這是從目黑駅跳過來的,難道那邊沒有藍軍去搶?
周圍都沒有藍軍,馬上衝進去搶球。
然後大腳一踢,直接踢到球門附近!感謝隊友剛好有適合的key。
送出去啦!這球一定十拿九穩的。
再接再厲!因為已經很確定目黑駅周圍是碎片大量出現區,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要干擾藍軍的進球!

[15:00] 我們再把鏡頭移往台南小隊。碎片再度出現,惠比壽駅旁發現2個碎片,決定先至離球門較遠的碎片(#103),就在快要射門時,被其他綠軍link另一條線,傳到旁邊的portal,只好出發前往並等待十分鐘後再次射門,準備射門之即,又被其他友軍link,辛好此次碎片選擇球門點,得分。而離球門較近的碎片在這混亂中,已被其他友軍射門成功。

激烈異常的#118 #119爭奪戰

目黑駅周圍總計出現八片碎片,當我們抵達時,那邊也集結了大批藍軍,馬上爆發一連串的激戰。當Zello請示戰情蔡小踢時,得到的回覆是:

『請各小隊按照自行的計畫進行作戰。』
『除了一邊幫忙戰情透過zello對其他隊員下達指令外 
沒甚麼事情能作的 真的能體會擺顆西瓜都能贏的感覺(From蔡小踢)』

沒啥好說,放手一搏。
但是我們在奔襲途中不斷掉隊,人數不足也無力對抗車站周圍的藍軍(總計超過三十人),眼睜睜的看著三球被踢進西側的藍軍球門。

此時此刻,#118 #119號碎片同時出現在我們剛剛經過的地方(植物園門口附近的十字路口),但很可能已經有藍軍衝過去了,為了不讓球被藍軍搶走,我做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噴出一條線,瞬間包起來
我寧願球跳走,也不要被藍軍奪取
我彷彿聽到Zello傳來的眾多隊友慘叫聲... 奶昔當下的反應是:怎麼會有人如此78(稱讚意味)。

但是災難還沒結束,我用這場Anomaly結束後即將升天的ADA轉藍解除CF後,植物園內竟然有其他的綠軍(不知情玩家或著是假綠軍?)正在噴針包。沒錯,就是那個去年十一月我差點要掏錢衝進去打藍軍八塔團的植物園!更糟糕的是,當下包含我,現場只有兩位綠軍,其他人正在趕過來的路上。

踢進#118號球

#119號球隨即被藍軍(應該是從球門趕過來的)搶走射門成功,局勢非常危急,我先把#118球短傳到植物園門口附近,一人守塔,另一位(頸鹿)則馬上掏錢買門票,衝進植物園旁東京都庭園美術館內毒掉綠針包清理旁邊一小陀爛掉的藍CF,這短短的十分鐘,真的是我Ingress戰役中最緊張的十分鐘。
代價:100日圓。
接著隊友陸續抵達(當然藍軍也是),最令人驚喜的是,剛剛走失的印鈔,他回綠軍球門並帶來了球門Key!瞬間士氣大振,我們從來沒有如此極度的渴望要在藍軍面前搶球然後在他們面前射回綠軍球門過!拚了!

也要非常感謝腿妹和保濕協助清理最後的短擋線(用遠距離開砲震掉一座剩下三隻腳沒盾牌的擋線),讓我們可以直接1.7km直射球門。其實,那時候球門部隊已經在設法增加進球數,派人出來清理擋線。

但#118號球馬上遭受大批藍軍圍攻,短短的五分鐘內,被藍軍打掉三次,我們再接再厲,噴線連回球門四次,在最緊要關頭,日本綠軍統帥Hirotake帶隊的高速機動隊出現啦!在高速機動隊的支援下,我們有驚有險的把這球射回去!得分!單回合進10球的S2漂亮收尾!

結束後,我們仍心有餘悸,看看Poi那張臉就知道了。後方那票人全部都是藍軍... 我們激戰到八腳都快用完了。
總之,包含深入目黑南方的鳳梨小隊,我們主動前往目黑挑戰藍軍,大約干擾了五球,綠軍總計從藍軍手上搶下了四球,後來再補進五球(#310 #102 #323 #318 #320),讓這裡的藍軍球門只進了五球,但附近的兩座綠軍球門,總計拿下了24球,最後球門戰綠軍以156:109大勝藍軍。

繼續在地面戰牽制目黑藍軍

地面戰開始前,球門那邊就傳來了停止碎片戰的指示,C17全體盡速往台場移動,剩下的交給當地的日本綠軍處理。

C17球門防禦部隊合照,這次大家表現得都很好。
其實地面戰M1從15:00就開始,C點慢慢一個一個浮現,目黑將在17:00的M3成為戰場,雖然人數明顯不如藍軍(這裡原本有藍軍踢進的#3碎片),但我們還是要留下來,跟當地日本綠軍地面部隊會合,繼續跟藍軍搶C點,結果打掉數百發US8還是沒有搶下來,但看著牽制住的藍軍人數,很夠了。
M3結束,準備回台場趕上最終局面的M4,雖然比數已經拉開,但是C17成員只要看到附近有碎片,就直接殺過去,不給藍軍任何反撲的機會。
[17:39] 有鑑於After Party晚上20:30才結束,我們先在大崎駅吃點東西,以防萬一,所以當解散後又集合時...

又不小心丟包隊友了。
Poi我對不起你們啊啊啊啊啊~~~

M4時,除了球門防禦部隊外,其他隊伍幾乎都失散了。

台南小隊部份成員因之前參加Goruck,至此已十分疲備,雙腳過熱,雙眼喚散,東聲隊長則是想死守C4的碎片,不想前往台場,所以未與C17小隊參加M4,後來連AP也放棄不前往,直接前往AAP(After After Party)地點。

最終任務:鋼彈奪還作戰

一抵達台場馬上就開打,看到有C點就馬上搶。水球隊的最後四人在臨海線出口處防守C點「Wood Horse Object」。

其實M4在日方已無分配C17作戰計劃,不過,搶下鋼彈是身為台灣人的浪漫,一方面請台灣友軍拿出鋼彈key準備充電(靠夭,比原本的球門戰還更有計畫?最好笑的是,台灣一堆人有剛彈的KEY,都在幫忙充電),以奶昔為首的球門部隊一邊前往鋼彈。然後鋼彈就死掉了.... 不對,被台灣綠軍搶下來了。
搶奪鋼彈的戲碼,不只存在於動畫,更是現實生活的真實啊!
最終藍軍在M4還是沒有反撲成功,史上最大規模的東京戰,就仍以綠軍大勝收場,日本藍軍Anomaly七連敗,這也是我個人有幸躬逢其盛的Anomaly第六勝(一敗)。
千里迢迢來遠征,就只是為了迎接這勝利的瞬間!
這次雙方軍力旗鼓相當,這個分數差距背後的意義,我就不再多廢話了。
連續兩季全球綠軍獲勝,看來藍軍會安靜好一段時間了。
晚上當然就參加綠軍的After After Party了。
辛苦了,台南小隊,打完台南戰後,又奔赴東京助拳。
不解釋,乾杯就對了。
各位可以來透過這段動畫,回顧這場精彩的戰役。
最後,因為我對東京已經麻木,活動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與幕後花絮,完全隻字未提,我對Aegis Nova東京戰,唯一的感想只有...

竹子,你把彩虹大橋全部毒藍,這樣做對嗎?
到最後還是完全劃錯重點啊!

星期一, 7月 04, 2016

即日起退出台灣綠軍相關事務

 
昨晚至今想了很久,想想差不多也是時候了。

即日起,水球退出綠軍遠征軍與特殊議題以外相關群組,成為獨立玩家。尚未執行完畢的事情,我會自己主動跟當事人聯繫。

以上。

PS. 引退回憶錄『男子上班族的Ingress』差不多可以想想怎麼發表了。

星期日, 7月 03, 2016

[2016/02/13] 43回日本旅行「君の知らない物語」:浜松戰前場勘,滾回台灣

今晚就要滾回台灣,看在JR Pass仍然本日有效的份上,就搭新幹線去月底的戰場瞧瞧吧。

[2016/02/13 09:33] 幹... 這啥鬼早餐... 這是我熟悉的Dormy Inn嗎?
[2016/02/13 11:16] 在即將出發的N700A上看著隔壁的E5,嗚嗚,我好想搭E5啊,如果能一路直奔新函館北斗就好了。(北海道新幹線三月才通車)
又是一如往昔的東海道新幹線沿路景色。
幹,這本看不完了。
首度造訪不知多少次路過而不入、德川家康大本營、鰻魚聖地、月底Ingress Anomly的激戰地:浜松。
[2016/02/13 13:31] 拜早餐太爛之賜,已經到了不補充人體XM就會出人命的紅屏狀態了,只能迅速補充鰻魚以免悲劇發生。
應該還在營業時間內吧?沒有就慘了。
好險還沒休息。
不解釋。
啊啊啊啊啊已經沒有時間解釋了。
喔喔喔喔喔已經沒有機會解釋了。
浜松沒啥高樓型建築物,都是矮矮的民房,人行道也很大條,看來GPS會很精確,也會非常適合自行車高速機動隊的作戰。
車站附近幾乎都是地下道,很少有斑馬線,這個到時候要注意一下。
嗯,又有新的大河劇要跟這裡扯上關係了。
我Ingress人生截至為止在日本最重要的一張照片,希望2/27這裡真的會成為緑の町。(後來的確夢想成真,上演浜松戰大屠殺)
[2016/02/13 17:19] 因為乾爹笠原最近很忙,遲遲沒有時間跟我餐敘,只能約在機場,所以回東京後,搭他的車前往成田空港。
[2016/02/13 17:30] 準備上彩虹頻道... 呃,彩虹大橋。
彩虹大橋上的東京都傍晚景色。
這趟路上都沒有塞車,所以18:30前就抵達成田空港了。成田空港內沒啥想吃的店(都不知道吃過幾輪了),所以選擇和幸啃豬排。
[2016/02/13 18:51] 這時候才熊熊想起:我這趟旅行除了三明治外,這才是第一次啃到豬排啊啊啊啊啊。
[2016/02/13 21:09] 即將登機,JR全日本七日券就此功成身退,農曆新年也這樣畫下句點了。

這趟旅途之後,緊接著極度榮耀的浜松大屠殺,那又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精彩故事。

XM Anomaly "Obsidian" 「緑の町」浜松戰回憶錄:Goruck Stealth徹夜苦戰擊潰藍軍 x 第一屆浜松盃足球賽16:0奇蹟完封秀

最後,這趟旅行真該改名為『どこにも書いてない物語』啊,哈哈哈...(乾笑到無聲)

Goruck台南戰回憶錄正式版即將開始連載,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