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9, 2011

永遠不可能成功的台灣教改

我想寫這篇豪洨文很久了。

某人的「完了」,真是微言大義,除了這兩字真的沒有其他的更好形容了。我講的更白一點,只要台灣人民不放棄那套「缺乏數字和邏輯觀念、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自以為制度改革可以讓自己躺著爽又婊別人」的偉大價值觀,又不肯承認世界很擁擠的現實,不願意面對真正的激烈競爭,台灣的教改來個多少次都一樣。

回顧過去,台灣人民對教改的「期望」是什麼?講難聽點,普遍根本是:滿臉洨容的妄想教改可以讓我家小孩輕鬆上名校,別人家小孩都去死一死。一方面白爛的痛恨現有透過國家力量建立的聯考金字塔,另一方面又希望我家小孩就可以站穩金字塔的頂端,學歷一入手不必繼續努力就躺著賺大錢。別的不提,「波波」事件完全反應了這種惡劣的心態,在台灣考不上醫生就繞後門的波波,和舉著醫療品質大旗排擠波波的台灣醫學生,在我眼中都是一丘之貉。

問題是,台灣又不是只有你家有小孩啊!結果就是更激烈的大亂鬥,拉高軍備競賽的經濟支出,反而製造更多的社會不公,扭曲的制度完全獨厚上層階級,導致天龍國的一個大安區,考上台大的機率高過中南部任何一個縣市不知道多少倍。甚至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教改根本是刻意製造出來、蓄意保障天龍人特權的長期計畫。

反正華人社會一向崇尚「集中社會資源培養少數菁英領導無知大眾」,不是嘛?只是現況是: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只有吃不到白吃午餐的白痴,而台灣的家長和教改世代現在大多數都變成白痴了。

聯合考試制度建立的金字塔又是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只要是透過國家力量主導的單一聯合評測管道,都只會造成排名越高的公立學校,越能躺著幹收到最好的學生,而且這些學生只要付出最低廉的學費。反之,學店和野雞學校只會陷入惡性循環,但更糟的是,藉由既有制度,除非排名實在太後段,它們還是可以穩定的吸收到付出高昂學費卻無法享受到夠格教學品質的學生,繼續苟延殘喘。

失敗的教改,結合聯考分發金字塔,下場是:

1. 越好的學生,可以用最少的錢唸到最好的學校,而且這些人的家境普遍優渥。(感謝台灣人民765萬票的熱烈支持,現在可能還得加上陸生)

2. 越差的學生,只能用最多的錢最到更差的學校,而且這些人的家境普遍較差。

3. 技職體系崩潰後,升學及學習管道幾乎只剩下一條路,嚴重限制了年輕人在就學階段的多樣化發展,反正分數多少就唸到哪個學校哪個科系。

4. 導致所有大學難以發展出獨立的特色,現在每個都往「完全大學」發展,最好台灣可以容的下這麼多完全大學啦。

5. 沒有成熟的市場機制去淘汰缺乏競爭力的學校,而這些學店反而成為最大的受益者,因為國家機器每年都會送學生給他們搶劫,然後一邊手淫自己手上的免費肥羊,一邊意淫來自中國的優秀學生。

行文至此,唯一的解決之道就呼之欲出了:毀棄這座金字塔,拋棄國家主導的單一聯考(管你叫什麼名字,反正就是國家主導的單一科舉考試)及學生分配制度,完全開放市場競爭,從高中開始,讓各校獨立招生、彼此合縱連橫,上演著台青椒互衝、四中對著幹的戲碼,國家的教育經費集中在真正的尖端研究和基礎教育(而不是啥小五年五百億結果花去買印表機),除此之外的羊毛完全出在羊身上。

想花錢買學位的人自己掏錢,想拼獎學金的有志青年自己去拼,想念優羅志亞大學花七年變成GTO的自己去當暴走族,想過歡樂生活的人去進私立鶴峰學院的學生會,想考上東大就從此變的幸福的人自己去考東大。簡而言之,強迫每個人對自己的未來負責、每間學校去走出自己的特色,該倒的就倒,該整合的自行整合,該努力搞產學合作的就自己去搞。

咦,這難道不是在日本動漫畫、歐美留學生日記裡面,經常出現的背景設定嗎?台灣快點超英趕美壓日本啊!

但很遺憾的,這在現在的台灣絕對行不通,因為會有無數的家長和學生哭天喊地,抗議啥台灣與美國日本「國情不同」、從南到北跑來跑去多辛苦、報名費多貴、不能一次考全部想念的學校等blah blah blah,還不乏鼓吹研究所聯合招生這種狗屁倒灶的先知先覺者,所以絕對沒有任何實現的可能性。是啊,果然國情不同,難怪台灣的教改會失敗的這麼徹底。

我常常講,台灣人本質上是非常慵懶的民族,因為都普遍懶得用腦,毫無長進的產業結構堪稱最好的例證。這場失敗的教改秀,只是自私惡劣的價值觀、企圖建立封建金字塔的特權思維、根深蒂固的讀書最高文化、與崇尚「菁英領導論」的奴性社會,交互惡性循環的必然結果,因為台灣現在多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既得利益者,再來就是更多被賣了還很快樂的幫人數鈔票捍衛別人不當利益的白痴受災戶。

歷史的教訓已經證明,一個不公不義的社會,必定有著一大票熱愛不公不義、希望藉此獲得不當既得利益的人民。

亂象已成,現在已經來不及救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