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6, 2014

[2014/04/02] お花見2014年「夢、ひとひら」第一日:上野公園、横浜みなとみらい

出發前,因某個不可告人的原因,跟黎某人開會討論行程時,講到此行必須開啟匿蹤模式、徹底保密、不准Facebook打卡以免曝光blah blah blah...

『所以我們這趟行程就叫做黃金馬賽克。』
『.......我只看步兵片,不看有馬的。』

希望日本人不要真的跑去拍黃金馬賽克的A片啊!因為我真的會私底下偷偷看的!

上面這段毫無意義的對話只代表了一件事:要搞砸一次旅行,對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又交友不慎而被寄生自婊基因的有志者,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有沒有看過明明嘴巴上說要お花見偏偏就拿JR Pass一直往沒有櫻花的地方跑?本痴漢就幹的出來啦!

4/2早上八點的松山機場,在櫃檯報到日本航空JL096(08:45-12:45),就發生一段小插曲:

黎某人的行李被X光掃出攜帶用電源...

出國旅行時,就本痴漢的經驗,任何與行李相關的事情都非常的考驗人品,比買螢幕還敏感,因為無論是哪間航空,早到還是晚到,我的行李永遠都是輸送帶的後段班。事後證明,在羽田空港一次發爐,這輩子好像還沒碰過等這麼久的。哪天不小心人格破表被機場緝毒犬抱著屁股猛聞後被抓去約談數小時就慘了,我不想侵犯某小明長輩的專利啊

[08:45-12:45] 日航JL096,松山羽田的捷運航線,一切就如同過往,飛行旅程依舊非常的日航,完全無感,連機上餐點都懶得拿手機拍了。
這張機票真的好貴啊... 不過還好比長榮華航便宜。
不過飛行途中本痴漢依循優良傳統,主動離開座位跑去跟空姐要更多的酒時,開口講破爛的日文後,直接被中文回應。俗語說的好,壞的開始,是失敗的一半,但那時我腦內已經產生一股墜機的幻覺。

順便一提:空姐發我的入境卡竟然是「韓文版」(飛日本第一次碰到)。我有長得那麼像泡菜人嗎?這種發卡法也未免太虐待我這個好人了吧。

降落時,依然有不少蓋高尚的台灣同胞無視民航安全規定,開手機的開手機,拍降落的拍降落,算了,習慣了。

[12:45-14:00] 其實班機似乎提前抵達,但是賺到的時候,都在託運行李輸送帶上被連本帶利的賠掉了,過去「降落一小時內到達秋葉原Dormy Inn」的紀錄毀在本人有問題的人品上。

寄放行李在Dormy Inn後,相機一扛,直接步行到上野公園,這也是我2007年失業期間首次日本お花見的起點。但離開Dormy Inn沒多久,路邊的櫻花就已經帶來讓我胸熱的預感。
[14:15-15:45] 首次一親芳澤櫻花真正滿開的上野公園!這氣勢遠遠超過我2007年抵達東京前夜被狂風暴雨摧殘後的同處。

Flickr相簿[2014/04/02] 上野公園

DSC06329
DSC06330
DSC06331
DSC06332
DSC06333
DSC06334
DSC06335
DSC06336
DSC06337
DSC06338
DSC06339
DSC06340
DSC06341
DSC06342
DSC06343
DSC06345
DSC06346
DSC06347
DSC06348
DSC06349
DSC06350
DSC06351
DSC06352
DSC06353
DSC06354
DSC06355
DSC06356
DSC06357
DSC06358
DSC06359
DSC06360
DSC06361
DSC06362
DSC06363
DSC06364
DSC06365
DSC06366
DSC06367
DSC06368
DSC06369
DSC06370
DSC06371
DSC06372
DSC06373
DSC06374
DSC06375
DSC06376
DSC06377
DSC06378
DSC06379
DSC06380
DSC06381
DSC06382
DSC06383
DSC06384
DSC06385
DSC06386
DSC06387
DSC06388
DSC06389
DSC06391
DSC06392
DSC06393
DSC06394
DSC06395
DSC06396
DSC06397
DSC06398
DSC06399
DSC06400
DSC06401
DSC06403
DSC06405
DSC06406
DSC06407




















































為何我不喜歡在台灣賞櫻?因為國民的水準實在差距太大了。每年剛撐過最忙碌會計年度的四月初是關東關西日本人最無拘無束的時刻,在櫻花樹下煮泡麵的煮泡麵、打麻將的打麻將、cosplay的cosplay、大聲飲酒喧嘩的大聲飲酒喧嘩,但起碼人家地上很難看到垃圾。

所以某長輩名言:如其去武陵塞車幾小時,又只能住又貴又爛的旅館,還不如五分鐘訂機票,五分鐘訂旅館,直接飛日本比較快。

攤販人擠人,雖然肚子不餓,但為了應景而假掰一下,索性買了豚王燒,好像是鹿兒島的小吃吧。
還好我抑制了學日本人用手餵麻雀、卻舉中指的狂熱衝動,要不然我就變成國恥了。某瓦斯浜這次沒跟來真的是虧大了呀!
[16:00-17:00] 上野駅的出入口和購票機真的是擠個半死。原本還在想說,明天才會用JR Pass,為了節約開支不想跑太遠的地方,想說乾脆跑池袋吃無敵家順便看IdolM@ster劇場版算了,但此時此刻,原本要替黎花生買西瓜卡的我,卻因為大宇宙的意識買成了一張日幣9xx的JR車票!

怎麼辦?用這張車票只在山手線上移動?好虧呀。用一秒鐘思考後(你確定你真的有用大腦去想嗎),毅然決然搭上京浜東北線,前往横浜。腿太酸,懶得等快速車,就一站一站的慢慢前進。

[17:00-18:15] 在横浜駅轉みなとみらい線。為何?黎某人說想知道Thinkpad的老家在哪裡,我就只好勉為其難的第四度抵達這我沒啥參訪動力的地方,Thinkpad如果不王道復古回傳統鍵盤我就更不想來了

Flickr相簿[2014/04/02] 横浜みなとみらい21

DSC06409
DSC06410
DSC06411
DSC06412
DSC06414
DSC06416
DSC06417
DSC06419
DSC06420
DSC06421
DSC06422
DSC06423
DSC06424
DSC06425
DSC06426
DSC06427
DSC06428
DSC06429
DSC06430
DSC06431
DSC06432
DSC06433
DSC06434
DSC06435
DSC06436
DSC06437
DSC06438
DSC06439
DSC06440
DSC06442
DSC06443
DSC06444
DSC06445
DSC06446
DSC06447
DSC06449
DSC06450
DSC06451





























Queen's Square出站,因為突然失去方向感,耍笨繞了曾經因出差看展(每年十一月的Embedded Technology)而去過的Pacifico一圈,當然,櫻花寥寥可數,只能吹吹海風。靠,春暖花開的季節竟然讓我有寒風刺骨的感覺。早知道這趟就帶剛入手沒多久的Zegnasport外套,這時候的關東怎麼會冷成這樣啊,失算了。

但是當接近地標Landmark Tower時,乖乖,就不得了了,這港區的櫻花很好拍啊,這麼晚才到實在很可惜,況且也差不多是最期了。日後必定列為關東お花見的攝影地標內。
[18:15-19:00] 不知走了多少公里的路,雙腿已經快失去知覺了。從桜木町駅搭京浜東北線回東京駅,到達後第一件事情就先跑去買4/3-4/5的JR關東Pass三日。因為提高消費稅,漲價到日幣8300,有點小痛,但回台灣後看到自己用這張坐掉日幣32990就暗爽到內傷了。靠,那我去年農曆年那趟一天就坐掉更多不就爽到馬上風了?
[19:15-20:15] 此時此刻燃燒殆盡的腸胃已經發出震耳欲聾的哀號,為了順便緬懷去年九月在同樣的地點慘遭小明長輩土匪的慘劇,直接在地下的Yebisu Bar進行療傷止痛工程。

有時候我都很納悶:NEX-7到底是我用來拍照還是用來應景的?不過NEX-7裝上菜頭的確可以襯托出我假文青的身分。(大嘘)
Yebisu這款在下定義成健力士山寨版的Creamy Top很值得推薦。
當然,傳統的琥珀Yebisu也很不錯。
又長又大又粗咬下去還會噴汁的香腸。靠,我怎麼寫的如此猥褻?這並不符合我的形象啊!
這道德國豬腳去年小明長輩還大大讚譽有加。(因為水球請客所以更美味了)
和風牛排,不解釋。
幹,這到底是第幾杯啊?我都喝到茫了。
結果兩個人好像吃掉日幣七千多吧,比去年還少。證明水球是窮人。

[20:30-21:00] 搭山手線回秋葉原Dormy Inn,結束お花見第一日。但當領取行李、登記付錢並領取房間鑰匙時... 我的房號竟然是...
『311』

靠腰啊!我2011年農曆年日本行回台灣就發生311地震,結果竟然給我這麼不吉利的房號,這是要詛咒我後面幾天的行程變成一場災難嗎?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跑完頂樓假溫泉、吃完Dormy Inn招牌宵夜無料夜鳴きそば,自動販賣機買了兩三罐Asahi Premium,回房間就喝酒看信準備睡覺了。希望明天還有白爛的一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