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11, 2015

[2015/02/08-11] 悲願成就的四日:第二天,Nikka余市蒸餾所、寢台特急北斗星

這張照片拍攝於去年十一月十四日的竹原,我那時才知道,原來竹原就是日本威士忌之父的故鄉。無獨有偶,去年九月,某位英國女性跟著丈夫遠渡重洋到日本的故事,成為某日劇和竹原駅牆上海報的主題。

我個人一直很敬佩日本人的根性,尤其是竹鶴政孝這樣為了追求一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中途被迫中斷、但最終仍耗費畢生心血、最後悲願成就的故事。北海道余市正是這夢想開花結果之地。繼攻略Suntory山崎Suntory白州後,Nikka威士忌的兩大蒸餾所「余市」「宮城峡」就成為我後面的新目標。

但Nikka兩大蒸餾所有很麻煩的時間限制:年末年始公休。換言之,跨年日本行程就無緣一親芳澤了,前年底也只能讓警衛放我進去拍拍照。這趟日本十九天剛好就是最好的機會,這次錯過,下次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了。即使有可能列車因為大雪延遲而趕不上傍晚的北斗星(這季節的海側都在豪雪),還是得義無反顧的踏上余市見學之旅。拼了。
不過先倒帶一下早上發生的事情。昨晚實在累壞了(其實是和日本人拼酒拼到茫),早上九點半才勉強起床(而且還出現久違的嘔吐感),剛好就是東橫Inn那就算有機會我也不會想碰的早餐死線。可是預期到在余市會試喝威士忌,肚子不塞點東西不行。

所以就在札幌駅的羅多倫花日幣390吃點東西了,坦白講,味道真的不錯,唯一比較討厭的是吸菸區飄來的煙味。台灣是全世界對癮君子最不友善的地方這點可能是唯一勝過日本之處。
畢竟以前跑過一次,對路線一點都不陌生,從札幌坐到小樽再無縫轉車到余市。一路靠海的路線總是驚人的大雪,到達余市後,天氣根本就跟暴風雪沒兩樣了。
但這大雪未能澆熄眾多來訪旅客的熱情,前來見學的人數遠遠超過我的預期。
和刻意宣揚「國產美酒」的Suntory兩大蒸餾廠很不同的是,Nikka花了很大的功夫介紹竹鶴夫婦的事蹟與生活,連昔日住處都開放參觀。這也決定了Suntory和Nikka兩邊蒸餾所見學「性格」的差異性,後者的見學內容反而更能吸引我的共鳴,即使我無力判斷、也不願判斷兩邊產品的高下。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試飲啦。(背景罵聲:幹,你這隻酒鬼。)
無料試飲區也很精采,無可挑剔,我真的覺得金車在宜蘭的表現實在不及格,他們難道沒有派人來日本見學過嗎?
在外頭大雪的氣氛中飲用威士忌真是無上的享受。
喝完酒,肚子也餓了,余市和Suntory白州一樣,有配置很不錯的餐廳,那我吃了什麼?
在舞鶴沒吃到海軍咖哩,結果竟然在余市吃到當地自衛隊的咖哩了,好爽。重點是一點都不貴,而且超級好吃。
再度酒足飯飽後,就得趕緊殺回札幌駅了,雪這麼大,列車誤點甚至中途停駛的機率高的嚇人,沒趕上北斗星我還真的不知道今晚要住哪裡。
這班開往小樽的列車真的不負我的「期望」,開到一半真的就給我停下來了... 還好最後還是成功抵達札幌。

接著就是和無數日本人一起共享的超級大怨念要堂堂登場了:寢台特急「北斗星」!全日本搶票搶成一團卻被某個台灣人不小心髒到,真的很狗屎運。
開進月台了,好多人搶著拍照啊。
好老舊的車體。
一覺起來後下車,就是東京上野了。
這次住的是B寢台四人房,三個室友都是大男,代表晚上應該有聞到死的腳臭和聽不完的打鼾了。
因為沒訂到車上的晚餐時段,所以只能帶便當上車,事後證明這是非常錯誤的決定。其實餐車除了兩個晚餐時段後,還有一個到23:00的自由時段...

更糟糕的事情是:我身上竟然沒剩下多少現金了!我竟然沒算到我在Miku演唱會、OFF會和在余市總計多花掉了整整兩萬日圓!這樣連明早的餐車早餐都無望了啊!這真是本次旅行最大的失誤。

沒搞清楚狀況就太早買螃蟹便當,果然是早蟹的行為。
當開到函館暫停一段時間時,一堆乘客下車到月台拍照,一見機不可失,我竟然就穿著睡褲赤腳穿著脫鞋就衝上積雪的月台了...
希望今晚能有一個好夢啊... 嗚嗚,對面的腳臭味飄過來了...
張貼留言